齐白石绘画珍品:杂画册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1-05-08 浏览:308
  • 举报


      齐白石(1864-1957)

      白石老人的笔下,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魔力。他画的很慢,慢慢的行笔中,他在思考,画的是自己的心声与喜好,日常生活的感悟。《杂画册八开》呈现着一位耄耋老者最强烈的人生记忆,盈尺小幅间,闪烁着跳跃活泛的情愫,清新生动,迥异于白石老人常见的工笔花鸟虫册,更为珍罕。

      


      齐白石杂画册(八开)

      设色纸本 册页

      28×17cm×8

      此册八开,每开17.5厘米×27.8厘米,画彩石、水草甲虫、河蚌、葡萄、藤萝、草本海棠(秋海棠)、木本海棠等。

      


      齐白石 《杂画册》之秋海棠

      从画风和款题书法的风格判断,这套册页约作于30年代前期,即七十岁前后,正值白石老人艺术的盛期。我们知道,齐白石初到北京的十余年,实行“衰年变法”,由以水墨为主、近于八大山人的冷逸画风,转而借鉴赵之谦、吴昌硕等的金石大写意画风,强化色彩的表现力,独创了“红花墨叶的一派”。“红花墨叶”是一种简称,具体点说,其特征可用“结构简洁、笔势清健、色墨交辉、明丽爽快”16字来概括。

      


      齐白石《杂画册》之藤萝

      此册即很典型。第一,它们的构图高度简洁,只呈现画家最想突出的东西,一枝花,几根草,两个蚌等,无任何多余之物;第二,用不疾不徐的行楷笔法,勾画花果草虫诸形象,骨力清劲,沉着而活泼,有力度也韵致,不象早年作品那么率意,也不象晚年作品那么拙重。

      


      齐白石《杂画册》之木本海棠

      第三,有墨有色,墨色交织辉映,明丽但决不俗艳。如海棠,以纯正的、浓淡不同的胭脂画花朵与花枝,以墨线和花青勾染叶子,既娇艳又清雅。第四,从总体看,这些作品借鉴了吴昌硕画法,但与吴氏浑圆奔放的笔法、强悍的气势大不同;保留了八大结构简洁的特点,但与八大笔法的流动、形象的怪异、境界的冷寂也大不同。它们平朴亲切、鲜活而隽朗,完全是齐白石的个性风格。

      


      齐白石《杂画册》之彩石

      齐白石画石,大多与花卉禽鸟画在一起,少数只以石为主题,画彩色石更少见。北京荣宝斋藏其早年(约40岁前后)为友人胡石庵所画《梅石图》,即为彩色石;天津博物馆藏其60岁左右为曹锟所画《画石四条屏》,也绘有彩色石。《淮南子•览冥训》有“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的故事,白石画五色石,或有借喻这一古代神话的涵意。

      


      齐白石《杂画册》之河蚌

      河蚌是极少有人画的题材,白石老人将其入画,一只在水面浮游,另一只似乎跃出了水面。在老人眼中,河蚌也象鱼虾一样,是鲜活的,有生命的。

      


      齐白石《杂画册》之水草甲虫

      《水草甲虫》中的水草有飞动之意,题“活流清浅”四字,让人生出水流清浅的感觉,真有无笔胜有笔之妙!

      


      齐白石的题跋,是画中构图的一部分,也有着点题、传达情意的功能。册中《藤萝》一幅题“春风香”,《草本海棠》一幅题“往日泪痕犹在”。在古诗词中,秋海棠多被喻为风姿绰约的美人,而“胭脂泪”则常常形容美人的相思,齐白石有《题画秋海棠》诗曰:“玉阶满地是相思,化作胭脂君不知。愁绝杜兰香去后,背人终日泪丝丝。”即承此意。画中“往日泪痕犹在”六字,把秋海棠拟人化了。

      


      齐白石《杂画册》之葡萄

      来源:北京保利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