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澄清事实后,还有人认为张大千是破坏壁画的罪人?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09 597 阅读
  • 举报

      1941年,张大千率众弟子远赴敦煌,临摹敦煌壁画。正在张大千声誉日隆之际,却传出了他在敦煌破坏壁画的消息。那么张大千在敦煌究竟有没有毁画?

      张大千“破坏敦煌壁画”的由来——最先始于莫高窟内两堵坏壁的脱落。

      当时的目击者窭景樁先生曾叙述:

      民国30年(1941)夏间,我随于右任由兰州前往敦煌,尔时大千先生居留千佛洞,陪同于老参观各洞壁画。随行者有地方人士、县府接待服勤人员,及驻军师长马呈祥等人。

      记得参观到一个洞窟,墙上有两面壁画已与墙壁底层的泥土分离,表面被火烟熏得黑沉沉的,并有挖损破坏的痕迹。(因民国10年,苏俄保皇党军失败,由新疆往北平过境时,曾驻扎于千佛洞,破坏之处甚多)

      上面的画像,似为清人建造。因过去信佛者修建洞壁画像,常把旧洞加以补修,改为己有,但此洞原有画像,欲盖弥彰,从上面坏壁的缝隙中隐可见里层画像的衣履,似为唐代供养画像。

      大千先生向于老作了解释,于老点头称赞说:“噢,这很名贵。”但并未表示一定要拉开坏壁一观。

      当时县府的随行人员为使大家能尽可能看到底层画像的究竟,手拉着上层张开欲裂的坏壁,不慎用力过猛,撕碎脱落,实则年久腐蚀之故。

      这便是后来传之沸沸、言之凿凿的所谓“张大千破坏了敦煌壁画”的全部过程。

      我们从窭景樁先生的叙述可以看出——

      1. 这两幅壁画早已腐朽不堪,被火烟熏得黑沉沉的,上面原来画的是什么已根本无法分辨。

      2. 壁画是在于右任及众多的视察官员面前,被教煌县府的随行人员在不慎中拉掉的,故而当时在场人中并无一人表示出任何异议。

      3. 最重要的一点,壁画并不是由张大千给破坏打掉的。

      

    为什么澄清事实后,还有人认为张大千是破坏壁画的罪人?


      张大千正在壁画上描摹

      莫高窟内两堵坏壁的脱落,给张大千惹来大麻烦

      尽管那两堵坏壁的朽皮是被偶然撕掉的,也由此还产生了对莫高窟的重大发现。因而1944年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之后,也曾采用同法,在今第220窟等处清除坏壁,露出了底层的数幅唐代壁画,使人们更加深了对于莫高窟的认识与了解。

      然而不幸的是,当时社会上有些人不顾这些明显的事实,抓住这两堵坏壁被撕掉一事大作文章。张大千本人也万万没有想到,为了这两堵并非他损坏,也不应由他负责的坏壁,竟使他陷人了一个可怕的漩祸。

      据窦景椿先生叙述:

      就在此两堵败壁被撕掉不久,适有外来的游客,欲求大千之画未得,遂向兰州某报通讯,指称大千先生有任意剥落壁画,挖掘文物之嫌。一时人言啧啧,是非莫辨。

      此事闹闹的沸沸扬扬,甚至传到了中央各方。而张大千尚蒙在鼓里,还在敦煌洞窟内起劲工作。

      1943年4月,甘肃省政府主席谷正伦从兰州给敦煌县长陈儡学发了一封电报,陈将电报转给了张大千。

      电文日:“张君大千,久留敦煌,中央各方,颇有烦言。饬转告张君大干,对于壁画,毋稍污损,免滋误会!”

      就在这封电报的压力下,1943年5月,张大千被迫离开了敦煌。尽管当时张大干的计划尚未完成,但出于无奈,也只有忍痛收兵。

      但民间对张大千的诋毁愈演愈烈,由“破坏壁画”到“敦煌猎奇”“盗窃壁画”“敦煌盗宝”。

      张大千曾无比悲愤的说:“一句恶语不仅能破坏一个人的名誉,甚至能把一个人置于死地啊!”

      

    为什么澄清事实后,还有人认为张大千是破坏壁画的罪人?


      张大千站立在洞窟外

      甘肃省参议会正式控告张大千

      1948年7月,甘肃省参议会第一届第六次大会在兰州正式举行。

      会议开始后不久,敦煌县参议员郭永禄,就人们关心的张大千在敦煌壁画的问题,突然向大会提出指控,正式控告张大千在敦煌犯下了“严重罪行”。

      郭永禄指控道:“敦煌千佛洞(即莫高窟)壁画,前被张大千剥夺损坏极大,并且在南京公开买卖、赠送!”郭紧接着又云,“敦煌千佛洞壁画,被张大千大量窃取,请注意保护!”等等。

      当时正在成都家中忘情作画的张大千,简直连做梦也没有想到,甘肃省参议会竟会根据捕风捉影的传闻,对他进行堂而皇之的控告。这既使他感到可笑,更使他感到伤心愤慨和委屈。

      于是这起“官家告名人案”,被大大小小的报刊、电台争相刊载,并加油添醋,大肆渲染,大炒特炒,致使事情更扑朔迷离。而许多不明真相的人,出于对祖国文化和国家文物的热爱,亦跟着指责张大千,痛斥其"破坏敦煌壁画的罪恶行径”。

      

    为什么澄清事实后,还有人认为张大千是破坏壁画的罪人?


      张大千临摹壁画闲暇之余喂养的鸭子

      张大千面对指控申诉无门

      对方是挟"一省之威"而来,有职有权,有钱有势,有人有物。而自己无钱无权,无力无势,虽然是占着道理,问心无愧,但“胳膊又岂能扭得过大腿”!

      自己要去申诉吗?又到哪儿去申诉?自己要去辟谣吗?却只见花花绿绿的大报小报,发出的只是一个声音。

      况且自己在敦煌的行为光明磊落,问心无愧,不怕查,并欢迎查。

      所以,张大千始终相信,是非自有公论,谣言终归不会久长。因之他对此控案,仍坦然处之,依旧是我行我素,忙着自己的绘画事业,没有为这桩控告而多作辩解。

      

    为什么澄清事实后,还有人认为张大千是破坏壁画的罪人?


      张大千在洞窟外与僧人的合影

      正直之士纷纷挺身而出,替张大千辩诬

      1948年8月下旬,敦煌艺术研究所所长常书鸿叫顶着巨大压力,坚持事实,并仗义执言:

      “张大千破坏敦煌壁画,纯属子虚无有!我!我竟豪不晓得!”

      敦煌县国大代表窦景椿先生,忍不住各方对张大干的污蔑,也站了出来,在南京向报界发表公开谈话,为张大千正名辩诬。

      “甘肃省参议会提出的这件控案,实在是对张大干的一件冤枉事!张先生对于干佛洞的管理,保护敦煌文物,实有伟大贡献!”

      常书鸿、窦景椿等人当时的谈话,对澄清事实真相,扭转社会舆论起了一定作用。但是,张大千所期盼的控案结果,却一直未见到来。之后张大千远走海外,不了了之。

      

    为什么澄清事实后,还有人认为张大千是破坏壁画的罪人?


      张大千一行人正研究壁画临摹

      张大千敦煌壁画一案终于被澄清

      由于当年甘肃省参议会的控告,已严重地影响了社会视听,因而在中国文艺界、文物界、学术界、新闻界等许多人士的心目中,张大干仍属“破坏了敦煌壁画”的“罪人”。

      在多年的沉寂之后,文物工作者刘忠贵先生就张大千“破坏敦煌壁画"一案,发出了勇敢有力的第一声平反呼唤。

      “张大千并未破坏敦煌壁画!”并证明说,“我在敦煌莫高窟工作了10多年,据我亲眼所见,张大千先生不仅没有破坏过敦煌壁画,相反对恢复和整理敦煌壁画艺术作出了不可否认的贡献!”

      他又讲:“我曾有机会进到莫高窟490多个洞窟中去看了一遍,我没有发现哪个洞窟的壁画,可以证明是被张大千临摹后破坏了的,他所临摹的200多幅壁画的原画,现在都完好地保存在莫高窟的各个洞壁上。”

      被人尊称为敦煌的“活资料”、活字典”的敦煌研究院研究员史苇湘先生,也情不自禁地大声疾呼:

      “我在敦煌已呆了数十年,每个洞子都去过,并对每个洞子的内容都进行过仔细的调查。说张大千破坏了敦煌壁画,了有什么根据?莫高窟的492个洞窟中的壁画,有哪个是被他破坏了的?完全没有根据嘛!所以,说他破坏了敦煌壁画,我不这样看!”

      

    为什么澄清事实后,还有人认为张大千是破坏壁画的罪人?


      张大千与常书鸿日常居住的地方

      控案结果竟然未公之于众

      1949年3月在兰州召开的甘肃省参议会第一届第七次大会的会议记录,上面就记载了这次会议对于上一次大会上由参议员亢维斗、郭永禄等11人联名控告张大千破坏敦煌壁画一案所作出的最后结论。

      省府函复:查此案先后呈奉教育部及函准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

      电复:张大千在千佛洞并无毁损壁画情事。

      这个结论清楚无误地表明:张大千先生是清白的,无辜的,他没有破坏敦煌壁画!

      按照常理,在此案查清,并已得出了明确正式结论之后,作为原告方的甘肃省参议会,理当将此官方的正式结论公之于众,以正视听,并向张大千本人公开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挽回影响。

      但令人遗憾的是,他们却完全没有这样做。他们将最后结论压了下来,使之沉没于历史档案的汪洋大海,致使这起当年曾喧嚣一时的公案的最终结论,不仅世人毫不知情,就连当时的商京政府和后来的人民政府,也毫不知情。

      而此案的“被告”张大干先生,直到他辞世之后,依旧背着“破坏了敦煌壁画”的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