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们总提起苏格兰色彩“四君子”,他们是谁?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1-05-11 浏览:317
  • 举报


      佩普洛作品

      每个流派都有相对应的代表艺术家,流派之间如果分出个“你死我活”,则是来自对抗某个时期的独特宣言,或者是置之不理那个时代的任何风格。但是能成为众所周知的艺术家和流派,都跑不出“特点”这一词。苏格兰色彩主义则是没完全脱颖而出,所以对于大众来说相对陌生,但是他们有自己的不同之处。

      


      卡德尔

      当时这一风格由四名激进的艺术家组成,他们的画风源于新鲜活力的法国野兽派色彩。这四个人分别是塞缪尔·约翰·佩普洛(Samuel John Peploe)、约翰·邓肯·弗格森(John Duncan Fergusson)、弗朗西斯·卡德尔(Francis Cadell)和莱斯莉·亨特(Leslie Hunter) 。

      


      弗格森

      他们的团体顾名思义,这些艺术家在苏格兰一起生活和工作,但他们并不是一个有紧密联系的团体,也并没有某个特定的目标。他们都在世的时候,甚至一起展出的时刻也能锁定在三次展览。

      


      佩普洛

      直到1950年,四个人的名字才被并列放置在一起,成为一个风格,而且最初是一名艺术史学者在书中提到其中三个人,佩普洛、卡德尔、亨特,后来弗格森才加入进来这一风格。

      


      佩普洛

      不是每个流派都像印象派一样,一起出门写生,一起坐在咖啡馆谈天说地。苏格兰色彩主义便是星空中散落的繁星,各自闪耀,但又身处同一片天空。

      


      亨特

      他们每个人都有特定目标和宗旨,但四人之间也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是1870年代出生于苏格兰的中产阶级家庭。他们在不同的时间,各自都前往法国,亲身体验当时的前卫艺术,并带着新的想法回到了苏格兰。

      


      


      弗格森

      在法国的影响就不得不提马奈、塞尚,马蒂斯和野兽派等人的画风,这些苏格兰色彩学艺术家也是在作品中探索光线,阴影等效果的创作方式。

      


      卡德尔

      这四名艺术家中有三位都先在爱丁堡接受了正规的艺术培训。佩普洛和弗格森都曾就读同一所学校,卡德尔也在苏格兰一所传统学院里任教。似乎每个人都对他们所接受的教学都是充满着失望,这种传统的保守方式让他们寻求新的出口。

      


      佩普洛

      历史学家西安·雷诺兹(Sian Reynolds)曾经付出很多时间去研究这一时期的爱丁堡和巴黎,总结出这之中的文化差异,提到:“在世纪之交,爱丁堡的名声是一个沉稳,高高在上的长老会和清教徒城市,到处都是教堂,而且人们大多是律师、学者和医生。”

      


      


      亨特

      当时的苏格兰的主流风格是格拉斯哥画派,充满着写实主义,着重于传统的乡村风光,但来自透纳和法国印象派的影响已开始渗透在一些艺术家的作品和风格中。

      


      弗格森

      弗格森作为苏格兰色彩主义的“领头羊”,曾经在1890年代首次前往巴黎时,感受到前卫艺术一直伴随着他。他后来写道:“一种新鲜之事开始了,我很感兴趣。但是在爱丁堡和伦敦之间,没有一种语言可以合理描述。”

      


      弗格森

      弗格森、佩普洛、卡德尔还是年轻艺术家的时候,都曾在巴黎朱利安学院(Academie Julian)就读,这是一个深受留学生欢迎的艺术学校,当时的法国艺术影响深远。

      


      


      佩普洛

      卡德尔对马奈的作品深深地吸引住,在1921年创作的《黑色女士画像》中,可以看到他的大胆且平坦的深色中看到了马奈的影响。

      


      卡德尔

      佩普洛则是受到塞尚和雅波尼斯的影响,探索了几何平面颜色。弗格森则是被野兽派的明亮色彩和富有表现力的绘画语言所吸引。

      


      卡德尔

      亨特则是这是这四人之中的“坏小孩”,经历不同。尽管他出生于苏格兰,但他年轻的时候主要在美国,自学成才。在回到苏格兰居住之前,他与一群年轻艺术家从旧金山前往法国。

      


      亨特

      这四位苏格兰色彩主义艺术家在其一生中都获得认可,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失去了大家的关注,直到1950年代才被重新发现。

      


      佩普洛

      


      卡德尔

      1980年代,他们对苏格兰艺术的贡献得到了广泛的赞同。最终,他们为苏格兰艺术注入了新的活力,为下一代艺术家开辟了广阔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