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绘画一道有两个要素,一是性灵,二是学问。无性灵不能驾驭笔墨,有学问才能表现思想。

必须于性灵中发挥笔墨,于学问中培养意境,两者是一内一外的修养功夫,笔墨技法是次要的东西,绘画不能光讲技法也不能光讲意境,技法,学问互相映衬才能产生出生动感人的作品。

画画有两种境界,一是“画”,一是“写”,“画”是描画,“写”是表现,写胸中逸气。绘画艺术离不开“写”,但观古今画人之作,大多是“画”而不是“写”。而高明的艺术家在他们的艺术修养达到了一定境界以后,便不再是单纯的画,而是以写代画。


已故大画家石壶先生的作品,早已脱离了具体的像,其大写意作品,便是将中国画的空灵和意境的组合达到了顶峰的代表。

石壶(1913—1976),即陈子庄,原名富贵,后以字行,号南原、下里巴人等。现代著名的国画家,人称“陈风子”、“酒疯子”,他便以此名落画款,自我解嘲。石壶擅山水、花鸟、人物。其作品不矫饰、不做作,信手拈来,妙趣无穷。被誉为“中国的梵高”、“画坛怪杰”。现代画家。四川荣昌人。自幼习画,早年在成都等地卖画,受齐白石、黄宾虹教诲。中年生活坎坷,仍作画不辍。1988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遗作展轰动画界。擅长山水,多写农家小景,逸笔草草,率真简洁,奇趣横生,耐人寻味。亦能花鸟。代表作有《山深林密》《秋山如醉》《溪岸图》等。著有《石壶论画语要》。

石壶先生的绘画善于化繁为简,他喜用简淡之笔描绘物象,构图简略随意,却常出乎意料,而令人玩味不尽。平淡无奇的场景,简略至极的房舍,平入直出的树木,三五疏散之线构成的崖岸,等等,相对于许多人的精心构置而言,全是不经意的“偶得之作”。他曾说:“最好的东西都是平淡天真的。”还说:“我追求简单孤洁的风貌,孤是独特,洁是皓月之无尘。”


石壶先生的花鸟画,寥寥数笔,形象简单却不乏生动,他的小鸟形象,孤独寂寞,形影相吊,很像八大和徐渭的孤寂苦寒,但却有人间的烟火气。从他的花鸟画中能够感受到画家的生活经历和他艰难的心路历程。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