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谷对传统文人画的超越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0-10-26 464 阅读
  • 举报

      虚谷是近代海派画坛早期非常重要的一位艺术家,他颇富传奇色彩的经历、高洁的品行以及独特的艺术风格共同构成近代画史上一道亮丽的景观。虚谷本姓朱,名怀仁,安徽歙县人,先为清军参将,后在镇压太平天国起义过程中忽“意有感触,遂披缁为僧”。但是出家后的虚谷既不入寺、也不礼佛,而是游寓海上艺林以鬻画为生,并取斋号“觉非庵”。根据画史零星记载,虚谷卖画自定限量,倦即投笔远游,接受订件后总是将订金与纸张并放一处,待画件完工后方动润金,以致他逝世后人们发现一批未完工的定件,旁边的润金分文未动,足见其人品。此外虚谷还留下诗文数首,意境皆高古清寒,再有就是他为后世留下的一批风格独特的艺术精品了。

      


    清 虚谷 秦赞尧像图48.3cm×143.5cm 1875 故宫博物院藏

    虚谷选择丹青绘事的具体动机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百年之后,人们仍为虚谷那些风格绮丽的艺术作品而惊叹不已,这些画作犹如纸上明月、光华隽永,画中的情调是如此亲切动人,以致从这些作品中我们能够解读出虚谷更为清晰的思想和心态,这让人感到虚谷离我们很近,仿佛能看到他的明月前身和清风襟怀。把虚谷的艺术放在中国近现代社会转型的历史背景下和海派画坛的大环境中来考察,我们会发现海派诸家在雅俗共赏的共同风格取向下又呈现出许多不同的格调定位。

      


      清 虚谷 蜀葵枇杷图46.3cm×177.8cm 1877 故宫博物院藏

    相比之下,任伯年的花鸟画艺术创造更多表现为设色趋于艳丽、造型接近生活真实;赵之谦、吴昌硕则是以书入画,且不避艳色,却也极力保留了文人画的基本品格;虚谷花鸟画艺术的创造性主要表现在主题思想的世俗性和表现形式的独创性上,他在艺术中透出的世俗情怀以及在艺术形象、笔墨色彩方面做出的革新,呈现出对传统文人画风的极大偏离,而在近现代的审美趣味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这是我们仍能够和虚谷的艺术进行精神往还的原因,也是虚谷艺术的魅力所在。

      


      清 虚谷 松石水仙图96cm×178cm 1872 故宫博物院藏

    虚谷的绘画囊括了山水、花鸟、人物诸科,但是他的艺术成就主要还是体现在花鸟作品中,他的艺术突破首先表 现在传统诗书画印格局之中透露出的强烈世俗情怀。虽然虚谷画中的题款仍然是在抒写传统的文人士大夫志趣,如“我与梅花是故人”“还来就菊花”“其本清虚,其性刚直”等等,但是他的艺术意境却透出强烈的世俗情味。这突出表现在他于传统梅兰竹菊题材之外开拓的一大批果蔬题材上。

      


      清 虚谷 花鸟水族图册(十开)之垂柳松鼠31.4cm×24.5cm 南京博物院藏

    例如桃子、枇杷、茄子、白菜等等,既描绘园林果木如葡萄、苹果的香甜,也图绘湖区水产像河豚、莲藕的风味,还绘制农家菜蔬如萝卜、南瓜的时鲜,这些都是不同地理区域、不同生活方式以及不同农、渔产业类型中的事物,虚谷却用饱蘸情感的画笔不遗余力地描绘。这些题材不再是文人士大夫寄寓情怀的植物花卉,而是具有功利价值的果实,是民生日用的经济物质,并且这在数量上远远超过了传统的梅兰竹菊,成为虚谷花鸟画作的主要题材,显示出画家对世俗生活的态度,是虚谷艺术世俗情怀的重要体现。

      


      清 虚谷 花鸟水族图册(十开)之芦笛小雀31.4cm×24.5cm 南京博物院藏

    另外虚谷还有一个重要的题材类型就是书斋案头小品,既有俯在砚台上的毛茸茸的小松鼠、玻璃杯中的插花、古缶中的白绣球,又有《端午荐鲜》中的果篮,《满架秋风》中的篱落,以及《岁朝清供》《六合同春》等作品,虽为文人案头小景,但所画也不乏梅菊,却洋溢着浓郁的现实生活气息。通过作者的题款我们可知,虚谷是通过这些花果来抒写端午、中秋、重阳这些农耕文明中的吉日佳节的诗意气氛,菊花、枇杷这些案头清供都是不同时节民俗生活中的节令事物,透露出浓郁的生活气息,虚谷摄之入画正是渲染这种世俗情味,是对世俗生活的赞美与祝福,这是虚谷花鸟画主题的基本情感与心态。另外在《桃又熟矣》《满架秋风》中我们能感受到虚谷对于诗意生存的喟叹,对于四季流光的咏唱,读其画很有观子在川上,望而兴叹“逝者如斯”的感慨,虚谷这种自在自得的心态和对于农耕社会的诗意体味,透出了我们的民族对于农耕文明积淀的亲和情感,这些题材拉近了虚谷艺术与当代人审美视野的距离。

      


      清 虚谷 花鸟水族图册(十开)之小草双蟹31.4cm×24.5cm 南京博物院藏

    虚谷对于这种世俗情味的表达,对于瓜果菜蔬的亲近,其背后是农耕文明积淀出的平和自足心态和质朴美好情愫,这是我们民族文化心理中的某种永恒本体,也正是这些才使今天的我们仍然感到亲切,他作品的动人之处也正在于此。虚谷本是一位画僧,他侧身海上艺林鬻画为生,但他又是入世极深的。虚谷的经历和他的诗文可以是不俗的,但是卖画为生就要注意到雇主的喜好,同时在封建末世的海上艺林,这个时期、这个地域,清雅与世俗在已经职业化的、具有文人修养的自由艺术家心中是可以并存不悖的,所以虚谷的出世身其实怀揣着一颗入世心。

      


      清 虚谷 花鸟水族图册(十开)之竹笋扁鱼31.4cm×24.5cm 南京博物院藏

    他作品中透出的生活气息与情调是发自肺腑的,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虚谷是一位极具生活情趣的艺术家,这些形象的产生就是因为虚谷虽然不乏文人雅兴,但更把审美眼光投向现实生活,亲近感受现实生活的诗意,而不是清高地挥写“似与不似之间”的概念符号,这是虚谷的贡献。果蔬题材古代文人士大夫画家大多不为,虚谷之后才有齐白石、郭味蕖等画家专注于此,特别是枇杷、苹果、佛手这些果蔬种类之前很少有人画,虚谷在这方面还具有开风气之先的意义,这对于当时腐朽的文人画来说是一股生气,对于浮躁的海上艺林又不啻为一股清风。

      


      清 虚谷 紫绶金章图48cm×129.5cm 1878 河北省博物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