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吾道有传人矣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1-18 浏览:185
  • 举报

    张大千:吾道有传人矣

                                                    薛原

     

    张大千当年海内外弟子众多,他在大风堂和后来的八德园教授弟子学艺的情景只能从他的弟子们的回忆里了解。美国硅谷亚洲艺术中心的舒建华说,他们之所以举办《八德园岁月:王旦旦》书画及收藏展的主要目的就是以实物和书画真迹向世人呈现开启中国传统绘画现代转型的张大千又是如何教学生的。

     

    张大千画王旦旦


    王旦旦,一名王曦,1949年生于上海,1957年随父母移居香港,她8岁时父母偶然发现她的绘画天赋,就开始请老师教她学画,譬如她曾跟着赵少昂等名家学画花鸟和山水。她父亲是书法篆刻家邓散木的弟子,也是香港电影界的知名人物,她母亲也是香港电影界的明星,亦善丹青。本来王旦旦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在1960年代初,她父亲因为飞机失事不幸殒命,她母亲因丈夫遇难,也逐渐淡出电影界,专心教育三个未成年子女。1965年底,王旦旦于纽约在父辈的介绍下拜张大千为师,次年17岁的她跟随张大千前往巴西圣保罗,在八德园张大千身边随侍学艺三年。王旦旦与张大千的弟子孙家勤、张师郑等一起在八德园游于园林沉潜艺术。1967年夏,在张大千安排下,王旦旦和张门弟子孙家勤等在圣保罗美术馆举办了联合画展。1969年春,王旦旦离开八德园,并于1971年与张门师兄张师郑在纽约结婚,婚后移居旧金山。1975年,张师郑患脑癌不幸病逝,王旦旦为了生计逐渐从绘画转行经商。

     

    张大千与弟子张师郑王旦旦夫妇及他们的孩子


    王旦旦在八德园的那三年,深得张大千赏识,张大千称赞她:“用功甚力,人物仕女效李公麟、王舜国;山水竹石效石涛、渐江;书学唐人写经;皆能各摄取神髓,不斤斤于绳墨。”1966年,张大千在王旦旦临石涛的画作上题道:“旦旦临之,极为神似,吾道有传人矣。”次年,张大千又在王旦旦临的石涛《张公洞图》图卷上题曰:“清湘老人此图吾家所藏第一,世间流传第一,予从不轻以示人。女弟子王旦旦酷好清湘,不远万里来从予游,每与讲论也慧解,因嘱临写。二岁为之,快极。不悉暮年得此传人也。”



    张大千还将自己珍藏的唐人写经送给王旦旦嘱咐她临摹研习——这幅张大千送给王旦旦的唐人写经卷,王旦旦回忆说:“1967年初,老师去加州前夕,有一天拿出这个卷子,说小楷有古意,你按这个练写,可以配你的画。还说这个卷子在他这里有三十年,有欧美博物馆想购藏,只愿出五百美金。就送给你,好好练。”张大千还题写了“此盛唐人书,犹有陈隋间意”。即七世纪时的手笔,但保留五六世纪时代的气息。



    张大千还让她对临大风堂珍藏的名作《江堤晚景图》。王旦旦说她喜欢石涛的笔墨,不适应宋人的青绿山水。张大千说:学艺者要广取博收,不能只局限一己之趣味,尝试与自己趣味不合者才会有更大长进。由此也可以看出张大千对她的赏识和指教。

     


    舒建华说,张大千在八德园时期和加州时期是他后期创变最最重要的阶段,他在2010年春策划举办张大千弟子孙家勤的画展时,曾邀请孙家勤演讲了他在八德园时期跟随张大千学艺的岁月。但遗憾孙先生于当年秋天病逝于台北。当时孙先生为画展先后两次来硅谷时,就向舒建华打听小师妹王旦旦。因王旦旦转行已经三十年,没能打听到她的下落。2018年在旧金山州立大学一位教授的帮助下,舒建华终于联系上了王旦旦。于是,也才有了王旦旦提供的珍藏,呈现“张大千的八德园岁月”的文献与作品展,这也是《八德园岁月:王旦旦》画册的由来。这本画册主要有两部分内容:一是张大千送给王旦旦的作品和藏品以及手札;二是王旦旦本人的画作,呈现她在张大千身边作为入室弟子的学画历程。这些画作也为张大千在海外八德园时期的艺术生活留下了一个侧面的记录。

     

    伏文彦先生


    如果说王旦旦作为张大千的入室弟子时间很短,只是呈现了八德园时期的张大千的一个侧面,而前几天也就是2021年11月7日晚在美国旧金山以享年102岁仙逝的伏文彦老先生则为张大千的艺术做了传承久远的见证。而且伏先生还与青岛有缘:伏文彦1920年8月生于上海,4岁时随父母移居青岛,从小对绘画产生极大兴趣,一直到17岁才离开青岛。1937年赴北平考艺专,正值七七事变,后南归,1938年考入上海新华艺专。1941年拜汪亚尘为师,成为其入室弟子。毕业后留校任助教,教授中国画,并加入中国画会。1946年经汪亚尘推荐师事张大千,入室大风堂,成为张大千上海时期的弟子及助手。“抗战胜利后,张大千长居上海,伏文彦每日拜访,目睹大千绘制精品不下五百余幅。在大风堂早期弟子中,他是最受大千器重的,可以在老师的内室细细观赏大千的重宝《韩熙载夜宴图》和《董源潇湘图》真迹。” “1946年到1949年,是张大千精品迭出的盛年期,在上海就办过四个大展,每次都是一百张画作,许多都是吸收敦煌壁画和宋代绘画精粹、又有强烈个人风格的精工之作。伏先生如入宝山,在张大千身边,专心看老师画,恭听老师的言谈,花大力临摹老师的作品,一丝不苟、分毫不差地把老师的许多代表作《文会图》《肖翼赚兰亭图》《贵妃上马图》《天竺舞女图》,都用白描勾线的方法临摹下来。”



    伏文彦临张大千《南国清歌图》稿


    1949年初,张大千离开上海,临别前召伏文彦和陈从周,将“大风堂同门会”印章和“大风堂同门录”交于二人,自此师生天各一方……1949年后在上海担任中学语文和图画老师,1962年起应邀在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美术,1978年后聘为上海文史馆馆员。1989年夏移居旧金山后,将画室命名为“可定居”,致敬张大千在加州的故居“可以居”。舒建华说,2016年3月在硅谷亚洲艺术中心为清癯温雅的伏先生举办大型回顾展《风雨-顾盼》,从早期勾临大千先生敦煌仕女的白描,到成熟期“尽得翠色迎人,烟云供养之致”的山水画作,涵盖伏文彦一生的艺术轨迹。现在,张大千那一代艺术大家和他的弟子们也渐渐走入历史,不过张大千和大风堂的艺术风景还未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