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寒汀花鸟百图:花卉与禽鸟相映成趣!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1-27 浏览:212
  • 举报



    青年时期的江寒汀(摄于上世纪40年代)

    江寒汀
    (1903—1963)
    擅长花鸟画
    尤以描绘各类禽鸟著称于世
    与唐云、张大壮、陆抑非
    并称“海上四大花旦”

    江寒汀《百鸟百卉图》之一


    在“四大花旦”中,江寒汀尤以禽鸟见长。其笔下的禽鸟鲜活而灵动,这与他种花养鸟的癖好密不可分,其挚友李咏森曾言:“我去他家时,常见他不是对着笼鸟凝视入神,就是持弄着花木盆栽。”正是这样朝夕相对的观察和呵护,使他对禽鸟的造型动作、生活习性烂熟于心,放笔自然胸有成竹。


    江寒汀《百鸟百卉图》之一


    当然,讨论江寒汀的艺术,不能忽略其师承脉络,正所谓“写生、仿古两不敢忘”。他自小已展现出对绘画的天赋和兴趣。然其父觉画师生活清贫,希望他以后从事教育。故其少时并未接受师徒授课式的系统学习,但江寒汀执意走绘画之路,最终在十六岁时拜同里陶松溪先生为师,学习中国画。陶氏名鉴,是常熟当地的花鸟画名家,擅画禽鸟,时有“陶鸡”之誉。陶松溪的画风为典型的晚清花鸟画,出自任伯年一脉,亦兼有华喦风格。其笔墨温润平和.但规整有余而灵气不足。这种平淡的风格非常适合学习,不但为学生提供了标准的学习范本,而且提供给学生更广阔的发挥空间。陶氏对江寒汀赞赏有加,除倾囊相授外,还在1920年带他来上海接触各界人士观摩历代名迹,这一经历对江寒汀之后的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而另一位“老师”则与中年时的变故有关。

    江寒汀《百鸟百卉图》之一


    1931年,江寒汀的父亲去世,赡养母亲及家庭的重担便落到他的身上。经好友张石园介绍,江寒汀与大收藏家钱镜塘结交为其作画。在这过程中,他近距离地接触了大量的古代名家绘画,并对钱镜塘收藏的虚谷画作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在临摹虚谷作品的过程中,他全面掌握了虚谷风格的神髓,以至人戏称其“江虚谷”。嗣后经由蕉雨、苏小松这一脉络,使得虚谷的画风得以传承下来。


    江寒汀《百鸟百卉图》之一


    最终,江寒汀将前人的技法、风格不断融合,结合其大量饲养、观察、写生自然界中真花、真鸟的经历,又在张石园的引导下学习了花鸟画中配景山石的技法,形成了独特的花鸟风格,时称“江家样”。他的花鸟画既有小写意清新可人的笔墨,又注重对禽鸟的观察与写生,极大地丰富了传统花鸟画中禽鸟的品种、造型,代表了当时主流的花鸟画审美。张大壮对此有“寒汀笔下鸟,天下到处飞”之感叹。


    江寒汀《百鸟百卉图》之一


    除了创作之外,江寒汀还积极投身于艺术教育事业。他因材施教,收徒不计身份,在1949年前便已有了众多门生。自1948年起,他历任苏州美术专科学校花鸟画教授、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国画系花鸟画教授。其门下弟子众多,如乔木、杨邨、郭鹰、富华、邱受成、房介复、孙悟音、钱行健、杨正新等人都在画坛享有一席之地。由于江寒汀并没有留下艺术上的相关著述,仅有蔡耕、富华进行过初步的技法总结,可惜未形成一套完整的技法理论体系。

    江寒汀《墨牡丹图》


    江寒汀 花鸟画谱 之一


    禽鸟姿态


    鸟的姿态、造型在构图中具有重要作用。江寒汀在构图布局时,往往考虑禽鸟与点景植物走势的关系,审时度势地调整其姿态,使得花卉与禽鸟相映成趣。旧时画鸟注重点晴,如画诀中言:“亦如写人肖,全在点双睛。点睛贵得法,形采即如真。”这段话将鸟类的喜怒哀乐,飞悟宿路全部归结于点晴手段的高低。事实上,点睛虽能够引导观者随着画家的构思移动视线,亦能赋予绘画对象一些拟人的特质,但要将禽鸟刻画得生动自然,关键还在于如何处理其姿态,使得头、身、尾以及翅膀之间的关系得以协调而又灵动自然。


    江寒汀 花鸟画稿


    当然,王概《画鸟全诀》中记载了相当数量的样本供读者参考:“飞扬势在翅,舒捷且轻。昂首须开口,闻枝上声。歇枝在安足,稳踏静不惊。欲飞先动尾,尾动便高昇。得其开展勢,跳枝如不停。”这段话直白地阐述了鸟在做动作时,身体会产生何种反应。《芥子园画谱》则将鸟的姿态分为暗枝式、飞立式、浴波式、水禽式、翻身飞斗式,以及多只禽鸟的并聚式。江寒汀则在课徒稿中描绘了不同禽鸟的姿态,有飞翔、站立,亦有正面、侧面、背面种种,提供了诸多可资借鉴的参考。


    江寒汀 百鸟百卉 局部之一


    鸟类姿态与构图


    禽鸟姿势看似千变万化,实则可分为站、动、戏三种姿态。

    站姿为禽鸟最基本的造型,飞鸟择木而栖,鸡鸭走地觅食,均是立姿,其中又可分为正面、反面、俯视、仰视四种角度。至于背身回视、搜翎搜足的姿态,则是在此基础之上的变体。其技法在传统技法书中多见,以《马骀画宝》为例,称正面站姿:“露腹翎……腹部中心多一虚线,以便分毛两边…唯背不能露,只稍露翅膀二三翅毛而已。”指出在胸腹正中添加虚线,其后左右分毛便能使得笔下翎毛拥有立体感,不至于如剪影般扁平。反之,如背面站姿:“少见胸腹,两翅全露。”至于嚎爪细节则因鸟不同,在后文中叙述。


    江寒汀 百鸟百卉 局部之一


    江寒汀 百鸟百卉 局部之一


    俯、仰两种角度,在正反站立的基础上,赋子了禽鸟更复杂的姿态。艺术创作均讲求一个“势”,用如今的说法,类似于绘画中的动态线。而头向正前方直立的禽鸟,往往缺乏“势”而显得较为呆板,因此通过俯仰、回头等动作的描绘便可极大丰富其姿态,使得画面更为生动。仰头姿态,又称为“仰头见胸画法”“眼珠点于上际,上嘴壳微露,下嘴壳见全,头顶不能得见,而下颌之毛至于胸腹要弯曲自然…其翅膀与尾与反面之图法同。”而俯身姿势又称“俯头露顶背富法”“先画上嘴壳,点鼻孔于侧,下嘴壳微露。而眼珠点于下嘴壳之旁,头脑全现……下頜之勾一笔可也。其背毛与双翅俱全露,胸腹略见些。”此类动作的应用使得画面中禽鸟高低左右彼此呼应,极大地丰富了画面,增添了叙事感。后人在此基础上又组合演变出了“仰望露脑背式”“俯视露胸腹式”等。


    江寒汀 百鸟百卉 局部之一


    江寒汀 百鸟百卉 局部之一


    而戏姿是前二者的进阶,鸟儿不再站立在树木或地上,而是凌空腾飞或随波上下,包含了上下飞鸟,双鸟飞斗,水中浴波等禽鸟游戏的姿态,除去展翅的共通点之外,皆各具特色。上下飞乌是其中的基础,通常分为上飞、下飞、平飞、侧飞四种造型,看似复杂其实亦不离一个“势”字:“翅上展者头向下垂,头向上者而翅下垂,两足拳曲腹下。”双鸟飞斗则设计为两只鸟儿“上一下,一正一反,两喙相对,一啄其头,一啄其胸······足各拳曲”,水中浴波需“两翅半展,尾翅向上”艺术家在此物理、物情基础之上,再加观察学习,以个人审美添加各种物态。




    江寒汀《百鸟百卉图》欣赏

    文鸟 杨树

    钟馗鸟 木桃

    五道眉 桂花

    杨皮 吊钟


    鹦哥鸭 脚枫



    青长脚 紫荆花

    黄肚子 葡萄

    稻鸡 芦草

    乌春 碧桃

    黄眉金肚子 百曰红

    十姊妹 海棠

    山马 山梧桐 杨梅

    啄木鸟 鸟不宿树

    灰燕 紫薇

    么凤 荔枝

    八哥

    红头雀 银杏

    石燕 辛夷花

    彩四喜 丁香花

    金雀鸟 石榴

    翠头黄肚子 红寥花

    黄凤头红 梅花

    山白头翁 红叶

    黄头 竹杏

    翠鸟 荷花

    绞嘴 三角枫

    山營 铁邻

    操麻 介树

    鹡鸽 芋艿

    山鲁 罗汉松

    戴胜 山石

    百劳 风藤

    麻雀 腊梅

    广州白头 芭蕉 锦葵花

    青采鸟 李子

    山和尚 柏

    相思鸟 红豆

    寒雀 盘槐

    芙蓉鸟 夹竹桃

    叫天子 石筋藤

    紫背 榆

    画眉 木香花

    白头翁 桑

    山胡 白婆枣

    包头 栗

    野画眉 菱角树

    灰腊嘴 香橼

    布谷鸟 西湖柳

    黄鹂 梨

    十二红 路路通

    绣眼 石腊红

    子子黑 秋海棠

    红臀雀 梅树

    青腊 榕树

    十二黄 吉庆

    麦孝雀 老少年

    绶带 黑松

    斑鸠 蟠桃

    信天翁 观音柳

    大蓝翠 扁豆

    小花脸 芙蓉花

    金头雀 迎春花

    印度八哥 婆萝树

    雪眉 春鹃

    虎皮翠 佛手

    子规 白杨

    沙八哥 茹瓜

    黑头沉香 金钱松

    龙凤鸟 昙花

    四喜 木瓜

    牡丹鹦哥 牡丹花

    山子鸡 芍药

    红嘴山鸦 元宝树

    百灵 杂树

    青鸟 枇杷

    三色蓝燕 天竹

    铜腊 广玉兰

    倒挂 太平花

    紫当绣眼 紫竹

    灰白尾 天花粉

    鹊黄 天竹

    燕 红花

    梅花鸟 金丝桃

    黄鹡钨

    紫顶 凌霄花

    金丝雀 绣球花

    山子规 柳穿鱼

    大花脸 金钩树

    蓝臀天 南星

    金肚子 梨

    青头雀 蟑螂花

    凤林鸟 玉兰

    水四喜

    麻姑 瑞香

    田青鸟 秋葵

    花沉香 柽树 杞子

    唐山雀 木兰

    绣红头 紫藤

    蓝燕 皂荚

    泰吉了 桂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