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眠:艺术家应有四种态度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5-16 106 阅读
  • 举报



    林风眠是“中西融合”这一艺术理想的倡导者、开拓者和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他吸收了西方印象主义以后的现代绘画的营养,与中国传统水墨和境界相结合,并融入了个人的人生经历。是已经接近了“东西方和谐和精神融合的理想”的画家。林风眠说,艺术家要有这种态度,才能搞好艺术。


    一、远功利的态度

    无开心论是康德论美的精华,就是说,当一个艺术家在创造他的作品的时候,第一应该把世间的一切名利观念远远地置之度外,然后才能到生命深处,而直接与大自然的美质际会;后来又有人生短艺术长的一句谚语,这又是说,同人类现实生活关系最密切的那种直接的物质享受到底不过是一时的事情,只有艺术能把作家的生命垂之永久,延长到只要有人类存在时候。


    二、爱自然的态度

    自然一语谓物质存在之总和及根本,亦可谓为除本身以外一切精神、物质及其现象,均为自然。此处之所谓自然实取后一意义。一个艺术家应当有从一切自然存在中都找得出美的能力,所以他应当对一切自然存在都有爱慕的热忱,因为,他是爱艺术的,而艺术又是从这些地方产生的。我们看见,多数的艺术家同文艺家都是广泛的人道主义者,这就是因为人类是自然存在中的主脑,而艺术家是爱自然的缘故。



    三、精观察的态度

    艺术家常能见人所不能见,闻人所不能闻,感人所不能感的东西,我们可以说艺术家是具有特别的敏感的人物,也可以说,那是因为他有善于观察的态度的结果。世间的事物都有若干必要的来由去因,也有许多必要的朝变夕化,常人总是把眼见的现实看做实在,艺术家则往往在暗处先看它的因由变化;此种观察且永无停止。故艺术家,能得事物之真,而常人则以此为怪矣。


    四、勤工作的态度

    艺术家所要表现的,是他从自然存在所观察所感应的,在思想中构成的幻象,这幻象是一不留心就会为别的感应破坏的;艺术家所侍以表现其幻象者是他多年所得的表现技巧,这技巧稍一放置是很容易生锈的。因此,艺术家往往是最勤于工作的人物,一方面专心保持他的美丽幻象惮不为外物所破,一方面琢磨他的表现技巧伸不至于生锈。我们可以说,工作是艺术家生命,不工作的艺术家等于不存在。


    林风眠谈什么是艺术


    人类所创造的美的对象是艺术,人类所创造的研究美的对象的学问是美学。美丽是这样能够吸引人的东西!

    据心理学家言,美之所以能引人注意,是因为人类有爱美的本能的缘故;人类学者更以各种原始人类的,以及各种存在着的野蛮人类的,如爱好美的纹身,美的饰物,美的用具等,证明了这事实;生物学者亦以各种动植物之以花叶羽毛之美为传种工具的事,把这事实推广到各种生物界去。

    林风眠 金秋

    我们知道,属于美的,有天然美,人工美,以及创造美之区别。天然美是天生地设不加上些人工而自然美妙动人的;人工美是在天然美之外,加以人工之改造或补充而成;创造美是完全由人类的力量,在固有的美的对象之外,创造出一种新生的美来的。

    林风眠 青衣

    中国现时所流行的,为多数人所喜悦,而特别认定为艺术的,如旧剧,如古画,如音乐,雕刻,及建筑诸类,我们试一略加思考,便可觉到无限的凄凉!

    在我国现代的艺坛上,目前仍在一种"乱动"的状态上活动:有人在竭力模仿着古人,有人则竭力临摹外人既成的作品,有人在弄没有内容的技巧,也有人在竭力把握着时代!这在有修养的作家,自会明见取舍的途径;但在一般方才从事艺术的青年,则往往弄得不知所适从!

    林风眠 蓝衣仕女 1980年代初期 彩墨纸本
    香港三槐堂收藏

    我从事美术工作已经40年了,大部分时间都在解放以前。回忆那时美术界的情形,犹如想起一个可怕的恶梦。从前的艺术生涯,美其名曰:在象牙塔中。美术界根本谈不能什么艺术思想,只有混乱和派系纠纷。美术家与时代和生活脱离,对着那一点可怜的作品自我陶醉。而今天,特别是大跃进以来,无论是我们美术家的作品或是从我们身上,都可以感觉到时代的脉搏。

    林风眠 霸王别姬

    解放前,画国画的瞧不起西画,画西画的瞧不起国画,进步的或稍有创造性的美术家就受到迫害,美术界内部也互相倾轧,彼此排挤。我还记得1926年我在北京旧艺专时,想请齐白石先生到艺专任教,结果校内一群国画教师反对说,如果齐先生从前门进校,他们就从后门出去。这真使人啼笑皆非。

    林风眠 花间仕女 约1940年代 彩墨纸本69 x 67 cm
    香港三槐堂收藏

    艺术是什么?这个答案,我们再不能从复杂的哲学的美学上去寻求一种不定的定义(请参阅各种美学书)。我以为要解答这种问题,应从两方面观察:一方面寻求艺术之原始,而说明艺术之由来;一方面寻求艺术构成之根本方法,而说明其全体。



    林风眠 戏剧人物

    艺术之原始,系人类情绪的一种冲动,以线形颜色或声音举动之配合以表现于外面。

    谈到艺术便谈到感情。艺术根本是感情的产物,人类如果没有感情,自也用不到什么艺术;换言之,艺术如果对于感情不发生任何力量,此种艺术已不成为艺术。

    林风眠 丰收 油彩 60.5 x 72.5 cm
    此画为林风眠赠予在监牢中给予多方照应的厦门陈先生

    人类益进化,生活益复杂,情感方面需求表现的更多,渐渐地亦就脱离了一切应用的游戏的目的。显然已经独立的艺术,是单为了美的情感的表现。

    艺术根本系人类情绪冲动一种向外的表现,完全是为创作而创作,绝不曾想到社会的功用问题上来。如果把艺术家限制在一定模型里,那不独无真正的情绪上之表现,而艺术将流于不可收拾。

    林风眠 荷塘飞雁

    艺术家为情绪冲动而创作,把自己的情绪所感到而传给社会人类。换一句话说,就是研究艺术的人,应负相当的人类情绪上的向上的引导,由此不能不有相当的修养,不能不有一定的观念。

    艺术是创造的冲动,而决不是被限制的;艺术是革新的,原始时代附属于宗教之中,后来脱离宗教而变为某种社会的娱乐品。

    林风眠 渔夫与鱼鹰

    托尔斯泰的《什么是艺术》书中,谓“艺术好坏的定论,应该了解艺术的人多寡而决断,如多数人懂的,多数人说好的便是好艺术;多数人不懂的,多数人说不好的,便是坏艺术”。这种论调未免失平。如果是这样,艺术家将变为多数人的奴隶,而消失其性格与情绪之表现。克鲁泡特金批评托氏这种言论,亦谓其过于偏见。


    艺术的功能

    艺术的第一利器,是他的美。


    美像一杯清水,当被骄阳晒得异常急躁的时候,他第一会使人马上收到清醒凉爽的快感!


    美像一杯醇酒,当人在日间工作累得异常惫乏的时候,他第一会使人马上收到苏醒恬静的效力!


    美像人间一个最深情的淑女,当来人无论怀了何种悲哀的情绪时,她第一会使人得到他所愿得的那种温情和安慰,而且毫不费力。


    林风眠 桌台

    艺术把这种魔力挂在他的胸前,便任我们从那一方面,得到那一种打击,起了那一种不快之感,只要遇到了他,他立刻把一种我们所要的美感,将我们不快之感换过去!只要一见到艺术的面,我们操纵自己的力量便没有了,而不期然地转到他那边!

    林风眠 细语

    艺术的第二种利器,是他的力!

    这种力,他没有悍壮的形体,却有比壮夫还壮过百倍的力,善于把握人的生命,而不为所觉!

    这种力,他没有利刃般的狠毒,却有比利刃还利过百倍的威严,善于强迫人的行动,而不为所苦!

    林风眠 双栖

    这种力像是我们所畏惧的那运命之神,无论生活着怎样的生活方法,他总会像玩一个石子一样,运用自如地玩着人的命运,东便东,西便西!

    艺术,把这种力量藏诸身后,便任我们想用什么方法,走向那一方面,只要被他知道了,他立刻会很从容地,把我们送到我们要去的那条路的最好的一段上,增加了我们的兴趣,鼓起了我们的勇气,使我们更愉快地走下去了!


    林风眠 秋林

    艺术,是人生一切苦难的调剂者!

    我们应该认定,艺术一方面调和生活上的冲突,他方面,传达人类的情绪,使人与人间互相了解。

    水彩画如其他画种一样,脱离不了三性:民族性,应一看就知是东方的,而且是中国的,即使是外来的方法,迟早也必和民族传统发生联系,成为民族化的中国风的。西洋美术开头就提希腊、罗马,那也是他们的民族传统。


    林风眠 秋色

    时代性,文艺复兴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特点,当时油画严谨,水彩画也工细;后期印象派时,不仅油画有点彩派,水彩也有点彩的。不仅思想方面有,形式也有时代特点。个性,是在民族性、时代性中不同的画家又有不同的个人风格。但一个时代中每个画家总都带有共同的时代特征;而从时代特点看传统,就更可看出它在继承与发展中保持的共同特点和新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