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 · 赵喦《八达游春图》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5-23 178 阅读
  • 举报

    赵喦,名霖,后改为喦,陈州宛丘人(今河南淮阳县),生卒年不详,唐末忠武军节度使赵犨的次子。开平初年,授驸马都尉,是后梁太祖朱温的女婿,长乐公主的丈夫。善绘事,精鉴赏,富收藏。后因政治斗争被温韬挟至后唐杀害。《宣和画谱》著录有其作品《汉书西域传图》《臂鹰人物图》《五陵按鹰图》等。现存世作品还有上海博物馆藏《调马图》。



    《八达游春图》描绘了宫廷贵族、官员打马球的玩乐场景。画中共有八人,中间一人正高举鞠杖,欲抽打运行于空中的马球。其余七人分为两组,分别围绕在这个举杖骑士的周围。

    此图名为“八达游春”,“八达”指的是晋朝的名士光逸、胡毋辅之、谢鲲、阮放、毕卓、羊曼、桓彝、阮孚。“达”,是指他们在精神上达到老庄的玄远境界,在行为上纵情背礼,狂诞不羁。此八人的主要活动时间是两晋之交,东晋时期他们偏安江东一隅,常轮流坐庄,饮酒放诞,高谈阔论。







    在《八达游春图》中,画者并没有选择对此八人放浪形骸的乖张之气进行表达,画中的八个人穿戴整齐,神态端庄,置身于台阁假山、垂柳芭蕉当中,悠然地打球游玩。赵喦选择了这一情景进行描绘,很显然与唐代盛行打马球的娱乐风俗有关,唐代帝王、贵族当中均不乏擅长马球运动的高手。另一方面,赵喦在后梁身为驸马,当时的梁太祖正好有八位王子,这八人平日中的娱乐情景是赵喦所熟悉的,所以“八达游春”中所塑造的八人形象也许就是以这八位王子作为原型的。


    孙位 《高逸图》唐和五代绘画作品当中,以魏晋时期高人逸士的形象或典故为题材,能流传至今的,还有晚唐孙位所绘的《高逸图》。《高逸图》也是画晋代的名流逸士,是以稍早于“八达”的“竹林七贤”为主题的。孙位在画中同样将士大夫们置身于蕉竹树石间,但在人物的塑造上,则忠实于史籍当中所记载的“蔑礼法而崇放达”的形象特征,描绘了他们坐于花毡上,解衣盘礴、野逸率真的状态。《八达游春图》、《高逸图》两图所画湖石,都使用了皴擦技法,并加以水墨渲染,以此来表现山石的肌理和阴阳向背,由此我们可看到水墨山水画技法在晚唐和五代的出现以及其日趋成熟的发展状态。赵喦在《八达游春图》中,对人物、鞍马的描绘,精工谨细,形象生动,神态毕现,我们又可从中一窥晚唐、五代时期人物画、鞍马画的精彩面貌。


    《八达游春图》流传有序。《宣和画谱》《书画记》《式古堂书画汇考》《壮陶阁书画记》《故宫名画三百种》等书中皆有著录,宋代曾被内府收藏,元代时被曹知白收藏,明代时到项元汴的手中,清代被裴景福等人收藏。



    《八达游春图》右上角有“宣统预览之宝”朱文印,与《中国鉴藏印鉴大全》中载入的“宣统御览之宝”比较,可以认定为同一方印。宋代以前多以水印为主,北宋宫廷开始使用蜜印,南宋开始用油印,元明以后也大量使用油印。此枚“宣统御览之宝”的印泥便是油印,印章的主人是清朝末代皇帝溥仪,故这幅画曾经被清代内府收藏。

    《八达游春图》左下角有一方印“天水郡收藏书画印记”,此印在五代董源《溪岸图》、南宋马麟《静听松风图》以及明代文徵明《仿黄公望溪阁闲居图》之上也曾出现。世人曾猜测,因其出现“天水郡”字样,而甘肃天水乃是赵姓家族的郡望,因此这枚印章必然与“赵姓”家族有着不解之缘,曾有三种观点:南宋宗室赵与懃的印;赵孟頫的印(赵孟頫有“天水郡图书印”);明末文字学家赵宦光与其子赵灵均的印。

    五代、宋代或是元代的人均不可能在明代的画作上留下印记,因此前两个观点可排除。该印章极有可能是明末文字学家赵宦光与其子赵灵均共同持有。一方面,赵宦光是宋代王室之后,符合天水为其郡望的条件;另一方面,与文徵明有交叉轨迹,文徵明的玄孙女文俶(1595~1634年)是赵灵均的妻子,精于绘制花鸟蝶虫,并且在文俶的画中落款处也时常出现“天水赵氏文俶”的题字。当然,这只是初步推理,尚需更多材料进一步考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