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天寿谈笔法:徐渭中、侧锋并用,八大侧锋为主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12-23 37 阅读
  • 举报

    潘天寿 仿八大笔意

    古代人用狼毫用得多,马夏是用退笔【秃笔】,李公麟用锋很尖的笔作画,王一亭常用玉荀笔,笔锋不尖,勾线粗壮,作点着实。米家山水也是以线为骨的,无线则软而无骨了。以线为主,故石涛强调“一画”。对于中国画的线,之所以重视它的功效,是因为它常与书法有关,故工画者都善书。

    吴昌硕 紫藤立轴 1905年 故宫博物院藏

    虚谷 树结宝珍

    绘画中的笔法,常有中锋、侧锋之辨。当文人画兴起后,讲究以书法入画,而对侧锋有排斥的倾向。其实中锋取浑厚,侧锋取劲峭,各有所长。就我们平常所见到的,吴昌硕的笔法以中锋为主,虚谷的笔法则多见侧笔,或侧中寓正。其实吴昌硕在中锋之中含有偏侧的意味,虚谷在侧锋中寓有浑成的意味。这样就在浑厚中含妍丽,妍丽中不失浑厚。

    元 吴镇《松泉图》藏于南京博物院

    元代吴仲圭多用圆笔中锋,故其画有厚重、温润之感,他是出之于董源,亦受马、夏的影响。然其笔墨的情趣与他们大为不同。

    徐渭 墨葡萄图 纸本墨笔166.3cm×64.5cm 故宫博物院藏

    徐渭 葡萄图

    徐渭 墨葡萄图

    明 徐渭 墨牡丹 纸本水墨 124.8cmx31.8cm 台北故宫藏

    徐渭 五月莲花图 纸本水墨 103×51cm 上海博物馆藏

    徐文长的大写花卉,使文人画进入一个新境界。他纯粹以书法笔意入画,用写字的手段置于画上,起落分明、洒脱,毫无做作之态,似乎都在有意与无意、有法与无法之间驰骋。笔墨的意态上,收得拢、散得开,绝去作家气息,潇洒脱俗,成为一代宗师。徐文长的用笔,中锋、侧锋并用,显得既有灵气,也有苍苍莽莽之味。


    清 八大山人作品

    八大山人画的荷花,借此想说明线条的变化,以及与荷叶阔笔泼墨之中的笔意对比效果与情致的感人程度。

    吴昌硕 独立一鸥

    吴昌硕 墨猫图 1896年8月

    吴昌硕 大石独松图 时年52岁

    吴昌硕也学八大山人,但在用笔方面不同,八大山人以侧锋为主,用墨一次清,不用积墨,若用积墨或积色就不是八大了;用笔不加修饰,一有修改,八大之味就全跑掉了。八大山人用笔简练,笔底极清,境界尤高,一气呵成。


    清 八大山人 墨兰图

    清 八大山人 孤鸟图轴 1692年 云南省博物馆藏

    清 八大山人 梅花


    清 八大山人 茉莉花图


    清 八大山人 芝兰清供图

    清 八大山人 月鹿图

    清 八大山人 墨兰

    清 八大山人 水仙

    清 八大山人 《海棠诗意图》

    八大山人写字用中锋,作画则多侧锋,但笔意不浮薄,侧而能厚,全在侧中寓正,这完全是利用笔上前端一段毫的功夫。所谓侧锋,要注意这个“锋”字,并非将笔头横卧之谓也。

    清 八大山人 书北窓三友诗

    清 八大山人 行书节录《渑水燕谈录》

    清 八大山人 草书《爱莲说》

    清 八大山人 行书《临河叙》

    清 八大山人 草书七绝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