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蒲华(1839—1911)晚清画家,书法家,与虚谷、吴昌硕、任伯年合称“清末海派四杰”。原名成,字作英,亦作竹英、竹云,号胥山野史、种竹道人,一作胥山外史,斋名九琴十砚斋、芙蓉庵,亦作夫蓉盦、剑胆琴心室、九琴十研楼。浙江省嘉兴人。曾参加科举考试,最终只得秀才,从此绝念仕途,专心致志于艺术创作,后携笔砚出游四方,以卖画为生,最后寓居上海。生性嗜酒,疏懒散漫,有“蒲邋遢”的雅号。去世后由其好友吴昌硕为他料理丧事。传世作品有《倚篷人影出菰芦图》、《荷花图》、《竹菊石图》、《桐荫高士图》。

  


  画家很难,自古多清贫一生,不被家人理解,不被社会认可。如徐渭,八大山人,唐伯虎,蒲公英,近现代石壶,黄秋园等等。死后却为人创造财富传奇。

  


  艺术很难把握,你推广就容易生浮躁之心,生名利之心,很难有艺术高度,你孤独寂寞坐冷板凳,你又清贫一生,所以画家适度宣传推广是有必要的。也应得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蒲老竹叶大于掌,画壁古寺苍崖边。墨汁翻衣冷犹善,天涯做客才可怜。朔风鲁酒助野哭,拔剑斫地歌当筵。柴门日午扣不响,鸡犬一屋同高眠。

  ——吴昌硕

  


  谢稚柳论言:“蒲华的画竹与李复堂、李方膺是同声相应的,吴昌硕的墨竹,其体制正是从蒲华而来”。

  


  蒲华是晚清民国时期著名画家,与任伯年、吴昌硕、虚谷合称“海派四杰”。与海上名家广有交往, 同吴昌硕尤为密切。蒲华长吴昌硕十二岁,昌硕幼时便闻蒲华画名,关系在师友之间,互取所长,风貌因之相近。善用湿笔,水墨淋漓,光彩照人。善花卉、山水,尤擅画竹,有“蒲竹”之誉。

  


  蒲 华:(1839-1911)字作英,亦作竹英、竹云,浙江嘉兴人。号胥山野史、胥山外史、种竹道人,斋名九琴十砚斋、九琴十研楼、芙蓉庵、不染庐、夫蓉盦、剑胆琴心室等。

  


  蒲华幼时,从外祖父姚磐石读书,后曾师事林雪岩。1853年入庠为秀才。

  


  蒲华在嘉兴时,家境贫寒,曾租居城隍庙。为人朴厚,淡于名利,潜心于绘画。

  


  22岁结婚,娶缪晓花为妻,亦善书画。二人贫困相守,情感至深。1863年秋,相依十年的妻子病逝。

  


  蒲华以诗抒其哀恸:“十年结知己,贫贱良可哀”。时年蒲华32岁,无子。从此不再续娶,孑然一身至老。

  


  与友人结鸳湖诗社,有诗稿《芙蓉庵燹馀草》,得诗家陈曼寿等题辞赞许,早年便获“郑虔三绝”之美誉。

  


  1864年春,客宁波。同年到台州,十多年间,先后在太平(今温岭)县署、新河(温岭属)粮厅和海门(今椒江)海防同知府当幕僚。因不善官场应酬,更不耐案头作楷,叠遭辞退。

  


  生性嗜酒,疏懒散漫,人称“蒲邋遢”。穷途无路,开始卖画生涯,走遍台州、温州、宁波、杭州等地。

  


  虽以画为生,却不矜惜笔墨,有索辄应。当时民生多艰,又因人微画易,笔润微薄,常至升斗不济。

  


  1881年春,自上海去日本,受日人赞赏,颇为自得,因绘《海天长啸图》以舒其意。

  


  同年夏归国,依旧画笔一枝,孓然一身,游食于沪宁苏常、杭甬台温一带。

  


  师承陈淳、徐渭、郑板桥风格,借鉴近世浙东画家林璧人(蓝)、傅啸生(濂)、姚梅伯(燮)及赵之谦,曾跟著名词人与画家范湖居士周闲学画。

  


  当其声名远扬,乡间旧友来沪探望,蒲华盛情款待,视同至亲。日本来客,每以重金求画,得资便呼朋斗酒,或为青楼女子赎身,竟至垂橐空囊。

  


  因而在沪期间,仍为生计所驱,不时奔走于沪宁、沪杭之间。清末多灾荒,他参加“豫园书画善会”,义卖书画以助赈。

  


  蒲华素无疾,步履轻捷。1911年夏,醉归寓所,假牙落入喉管,气塞而逝。

  


  蒲华无子,一女在乡。吴昌硕等为其治丧,由一侄扶榇归葬嘉兴西丽桥西堍,今墓已不存,唯吴昌硕所书“蒲山人墓志铭”嵌藏于南湖监亭内壁,为后人凭吊遗迹。

  


  蒲华一生贫困潦倒,极不得志,吴昌硕题墓志铬曰:“富于笔墨穷于命”。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