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的秋叶红蝉:高蝉多远韵,茂树有余音!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0-10-14 410 阅读
  • 举报

    齐白石作品

    齐白石花鸟画的草虫是齐白石绘画创作中不可缺的重要部分及闪亮点,也是其创作中最具特色,最为成功的部分。如他的意笔鸟、虫、虾、蟹、蛙、蝌蚪、鼠等,而工笔中则以蝉、蜻蜓、蚱蜢、蜜蜂、甲虫、蝴蝶著称。而画蝉则又是这其中最突出拿手的。

    齐白石作品

    鸣蝉画的极为工细,甚至可透过透明的蝉翼看到腹背部,有的地方甚至比真蝉还细,虽极工整,甚至极度逼真,但绝不是简单平庸地对自然景象的模拟再现,而是有选择精思与提炼概括,即艺术化,从而达到如齐白石所自言:“不似则欺世盗名,太似则媚俗,吾画在似与不似之间”。

    齐白石作品

    于是我们看到在热烈明快,爽心夺目的,如夕阳一般火红的枫叶疏枝上,一只栩栩如生的鸣蝉跃然眼前,仿佛可以听到它那带有一丝幽然凉意的断续鸣声。这是多么美妙新奇的画面,妙思巧构、举世稀见。

    齐白石作品

    齐白石既擅用墨,更擅用色,就是齐白石画枫叶所用的不是一般人通常所用的朱砂或朱磦,而是用了惯用以表现春色桃花的胭脂红。

    齐白石作品

    以真实的秋色枫叶来说,它是深沉而明净的色调,非用朱砂朱磦不可。秋色的红与春天的红是完全不同的,后者妩媚轻快,如娇艳如活泼如十四、五的花季妙龄少女,灿如朝霞,而秋色则饱满深沉。

    齐白石作品

    从常理画法及惯有经验来说,胭脂红画枫叶肯定不能行,而以画秋色之朱磦,朱砂画春天也是万万不能,必定失败的,如真为桃树杏枝上点上沉着厚重的纯朱磦,就完全是秋色的枫林,而绝不是粉红色的桃花杏枝了。

    齐白石作品

    但齐白石则以看似绝不能用、不能成的,似乎不合理法的,本以画春色的颜色,大胆来画秋色,反倒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效果,走出了一条新道路,开创了一个新风格、新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