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张铨 | Zhangquan

  1964年出生于江苏省苏州市,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

  现为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出版专著二十余种。

  2000年作品参加江苏省新江苏画派大展,获金奖。

  作品《待风吻》等,在台北、上海、新加坡“当代风华——传承跨世纪现代水墨巡回展”中展出。

  作品《故宫喜事》《花香倚屏绝纤尘》《重返家园》参加第九、十、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并获奖。

  作品《声声只在芭蕉里》《成扇系列》参加第五、第六届杭州中国画双年展。

  ▲ 雁 纸本设色 44×33cm 

  ▲ 放鷹圖 纸本设色 44×33cm 

  ▲ 芍藥写生 纸本设色 64×32cm

  张铨的画,仿佛有故事。

  于是笔底花鸟鱼虫,皆有时、有地、有灵、有趣、有情、有义。不事铺陈,不作雕饰,意随物到,笔随目传。

  张铨注重传统、博学精研,他说到——

  “我的出生地是在黑瓦白墙渔光点点的水乡,小桥流水烟雨迷朦的江南和文风荟萃的天地,给我生活和艺术的感受都很浓厚,这些年我总是不断地在思索,把脑海里的一片宁静、优美、幽远的自然空间加以绘画。”

  “在中国传统的工笔花鸟画中,一般都以花草景点特写为主。

  宋代院体画已到了折枝花鸟的最高境界,从意境到笔墨线条、造型各个方面已近乎完美,现代花鸟画家恐难逾越。

  我们这代绘画者能做的,除了继承以外,只有重新面对自然,放弃一些已经形成的模式,凭自己的眼睛去观察和发现。

  静观万物皆自得。这样,始觉万物皆具生命,自然而然存在于天地之间。”

  “自然界总是对我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

  首先进入眼睛的是一个整体,无论是阳光辉映还是雨声渐沥,都构成了一幅幅优美的画面。

  这是一种形式,一种描写场面性的自然环境,使画面产生优美、深远、开阔的视觉效果的形式,是一种没有修饰的对自然的瞬间感受。

  我转游山野进行写生,用心灵与自然交流,有时还多次去同一个地方,因为自然的生命是变化着的,每一次去总是在原有的感受上又多了一种新的理解。”

  “我的花鸟画显然是南方的风味,多以静谧的山野自然为题材,给人以一种安祥的气氛。

  我对凭直觉捕捉到的意象加以艺术表达使画面自然洋溢着纯真的生命感,以此作为我自身心灵的表象。

  江南的自然环境是那么的优美,一直无私地给予我创作的灵感,也给了我绘画的倾向与格局,使之呈现出浓郁的生活气息和不同地域的文化氛围。

  我的绘画不会惊魂夺魄,希望能如品清茗,沁人心肺。”

  《故宫喜事》 145.6×161cm 1996年

  

  《花间里的温柔》 107.8×81.5cm 1997年  

  《诗篇曼妙春意浓》 65.8×132.9cm 2002年 

  《园蔬小摘嫩还抽》 66×33cm 2012年 

  《春意浓》 33×66cm 2014年 

  《秋篱图》 33×44cm 2014年 

  《天上玉恒散》 102×33cm 2014年  

  《琼葩》 45×33cm 2015年 

  《朝云》 45×33cm 2015年 

  《新冠》 44×33cm 2015年  

  《倚朝晖》 66×33cm 2015年

  《汉春宫》 66×33cm 2015年 

  《露华浓》 66×33cm 2015年 

  《醉春风》 66×33cm 2015年 

  《金英带露香》 44×33cm 2016年

  《誰道梅花早残年》 76×29.5cm 2016年

  《醉春宫》 45×33cm 2017年 

  《不慕红花不慕仙》 66×33cm 2017年 

  《秋风萧瑟天气凉》 45×33cm 2017年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