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年,奠定南宋画风新格局,从小景山水走进宋人画境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01 88 阅读
  • 举报

      明朝收藏家张丑诗云:“西湖风景松年写,秀色于今尚可餐;不似浣花图醉叟,数峰眉黛落齐纨。”说的就是刘松年的山水小景。

      宋代在南渡以后,建都临安。虽是偏安一隅,但画事依旧繁盛。南宋的皇帝们个个皆得宋徽宗的遗风,重文轻武,雅好书画,致使南宋的画坛群星灿烂,高手如林。刘松年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南宋画风形成过程中,李唐属于开创规范,刘松年奠定格局,马远夏圭发扬院体山水画,开创了山水画艺术的新风格。

      


      三朝画家名过于师

      刘松年的山水画多是以江南“茂林修竹、山青水秀”的风光为描绘对象。擅画山水,师张训礼,笔墨精严,着色妍丽,界画工整,兼精人物,神情生动,衣褶清劲,其画超越先师。

      入宋以后,统治阶层“重文轻武”,喜爱文艺,尤其重视绘画的发展。随着皇家画院的创立,画学的兴办,文人士大夫绘画的兴起,涌现出了许多优秀的画家,同时,也使绘画风格丰富多样,别开新境。

      到南宋时,以充满着诗情画意的小景山水见长。这期间,就有一位三朝画家,他的画风精妙,笔墨灵巧,作品大部分都反映社会的不平之景,他就是与李唐、马远和夏圭合称为“南宋四大家”的刘松年。

      


      刘松年,号清波,钱塘人,居清波门,因清波门又称南“暗门”,故外号宋“暗门刘”。刘松年出身小官吏家庭,其父刘克勤官至将仕郎,淳熙间为画院学生,绍熙间升画院待诏。宁宗时进《耕织图》被朝廷看重,赐金带,为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宫廷画家,在画院供职长达半世纪之久。

      他是宋哲宗之婿张敦礼的得意门生,而张敦刘画法效李唐,工于山水人物,技艺不凡,具有恬淡滋润的画风,刘松年学到老师的优点和长处并且青出于蓝胜于蓝,“神奇精妙,名过于师”。在“南宋四大家”中,他是出道最晚的一个,但却名居首位,画史称为“刘李马夏”。《清河书画舫》则直接写明:“南宋刘松年为冠,李唐、马远、夏圭次之。”

      


      虽然擅长山水画,但是刘松年的眼睛里并不是只有诗意的江河湖山,同时他还是一位爱国画家。他拥护抗金,反对投降,曾苦心孤诣画《便桥会盟图》、《风雪运粮图》,希望统治者效法唐太宗战胜强敌突厥,而不要效法唐高祖之逃跑投降政策;他还画《中兴四将图》,表彰岳飞、韩世忠等民族英雄之伟绩。

      


      西湖风景松年写

      张丑诗云:“西湖风景松年写,秀色于今尚可餐;不似浣花图醉叟,数峰眉黛落齐纨。”

      五代、北宋山水侧重崇山峻岭的 “全景式”、“中轴线” 布局,造型布置重密茂。到南宋时则趋向近景突兀,马远、夏圭更出现了省略中景,截取画面 “一角”、“半边” 式的布局,用笔也渐变为方折、犀利、粗略的横阔斫拂类型。

      


      刘松年画学李唐,画风笔精墨妙,山水画风格继承董源、巨然,清丽严谨,着色妍丽典雅,常画西湖,多写茂林修竹,在技法上刘松年变李唐的“斧劈皴”为小笔触的“刮铁皴”, 画风笔精墨妙,变雄健为典雅,水墨青绿兼工,着色妍丽典雅,常画西湖,多写茂林修竹,山明水秀之西湖胜景,因题材多园林小景,人称“小景山水”。

      小景山水在全景式雄伟山水画外别开新境,以引人入胜的情趣、富有诗意的小景见长,充满着诗情画意。

      


      他的山水画多取江南景致,技法上讲求清秀淡远,所以笔下茂林修竹,争妍桃李,云烟掩映,都体现着山温水暖的江南特色。他所画的山水竹木高大茂密。

      他所作“小景山林”与李唐的“全景山水”有相似之处,但也有与李唐不同之处,即把山水、人物结合起来只是其偏重表现士大夫的悠闲享乐,所以自然环境典雅清丽,所谓“桃李争妍,山峦耸翠”、“青山渺渺,白波漾漾”等情调,显然在内容上与李唐逐渐有了区别。

      


      刘松年还兼精人物,所画人物题材颇丰,道释仙佛、忠义英杰、市井平民皆跃然于笔下,其人物画不同于古人不画背景常以虚当实,多伴有山石、树木、花草及动物等,所创作的道释仙佛绘画作品使其在人物画方面超越了李、马、夏三家。

      


      小景山水大格局

      刘松年的每一幅画,似乎都是在讲述一个故事,表现一个极其生动的场面。其中对日常生活的赞赏,和热爱之情充盈于笔墨之间,可让我们在真切的生活场景中,感受到南宋社会的运行节律与生机。

      


      


      


      


      《四景山水图》

      四段,分别绘有当时杭州春、夏、秋、冬四时景象,画面以人物活动为中心,结合界画技法,精心勾描庭院台榭。山石用斧劈皴和淡墨渲染,具有刚硬的特点。树的弯曲,用笔偏于方折,远山仅画一角。四段均无款印。 全卷书风精巧,彩绘清润,季节渲染十分得体,笔墨苍逸劲健。

      


      《秋窗读易图》

      山石的画法明显是学自李唐,先用健朗的线勾轮廓,然后施以斧劈皴,精巧、有力,青绿设色,杂树用夹叶法,这些都是典型的南宋画法。但细读之下,却也不尽然。

      《秋窗读易图》较之《四景山水图》,硬朗之风略逊,而优雅、闲适之气则胜之。从这个意义上讲,刘松年的作品突破了时代的风格,以典雅、秀丽的风貌预示了元代山水画的走向。

      


      《瑶池献寿图》

      人物用笔细劲畅利,神态生动。画山石以刚硬的线条勾写形体,加斧劈皴,用淡墨横抹,显得浓厚的线条突出。图中的松树也较为突出,松针先以墨笔疏疏画出,再以草绿色间点、复勾。全画构图饱满而丰富,人物与树石穿插自然,充满着幽静雅趣。

      


      《秋林纵牧图》

      图绘金色秋林,二位牧童放羊的情景。上端两棵大树,根深叶茂,秋景中有红叶和青红叶,画法用干笔皴擦点染,整幅画面金碧辉煌。全图笔法精工,形象生动,具有丰收喜悦之气。

      


      《斗茶图》

      人物用线多为铁线描,爽利细劲,以疏笔皴擦山石,鱼鳞皴示松干苍劲斑驳之态,淡墨渲染山地。画面工写兼备,细致与豪逸并存, 以高山的苍翠秀润使人物更显生动传神。

      


      《天女献花图》

      线条道劲有力,人物造型生动自然。布局疏密有致、离合有序。线条或刚或柔,表现出衣衫的不同质感。设色以沉稳为主,又以朱砂色来体现天女青春活泼的体态。异于同时代禅画家的庄严肃穆,画中的人物形象面部表情生动传神, 变得更加贴近平常人的生活。

      


      结语:

      事实上,与其说刘松年的画风,对后世的画坛起过多大的影响,倒不如说,他的作品是南宋院画最完美的体现。

      作为宋代院体绘画代表人物,刘松年的画作,可以说是南宋的一个缩影,代表了他那个时代的最高层面的水平。

      为宋代写实绘画添上了闪亮的一笔,使宋代写实绘画艺术发展达到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