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画佛,自嘲是“半个和尚”

来源: 墨涯书法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06 浏览:91
  • 举报


      纵观齐白石一生,他在德行修为上,确实具有许多佛门中人的特征。虽没有进入佛门修行,却将他的悲悯情怀、佛禅悟觉赋予他的生活形态及诗、书、画、印的创作之中。

      


      正如他在学生释瑞光的《大涤子作画图》(大涤子即石涛)上的题诗所云:“下笔怜公太苦辛,古今空绝别无人。修来清静华严佛,尚有尘寰未了因。”这诗似乎就是齐白石的自况。

      


      齐白石一生以布衣自居,以平常心运非常手,画出了一个丰富灿烂的世界。他本身的世界就似华严世界,层层庄严,丰富无比。他本身也如“华严佛”, 可是这尊”佛”,并不是超脱的,而是入世的、现实的,因为“尚有尘寰未了因”。

      


      他从俗就俗,热爱平民的生活,但却沽身自好,通俗而不庸俗,享受世俗人生的快乐,饱尝生活的五味,却又年高身健不肯做“神仙” 。

      他与官场的人多有交往,但绝不去做官,也绝不沾染官场的坏习气。他与文化名人亦交结频繁,并使自己从农民变成一个文人,但绝无孤做自矜,鄙薄劳动人民的毛病。

      他与佛门中人亦声气相通,但仍有家庭、社会的担当,如他之所谓“尘寰未了因”,故虽有佛心,却无避世之举动。

      


      


      关于“与佛有缘”的事,齐白石曾在自述中说:“到北京后,我从法源寺搬到龙泉寺,又从龙泉寺搬到石镜庵。连搬三处,都是住的庙产,可谓与佛有缘了。”为此,齐白石曾自嘲是“半个和尚”。

      


      齐白石一生画过不少神像、佛像,也画过与佛教圣地有关的山水画,更多的是在花鸟画中表现禅的意味。

      


      


      关于画神佛之类的,肯定有人会问,齐白石不是只画他见过的东西吗?

      确实,齐白石曾自称“所画的东西,以日常能见到的为多,不常见的,我觉得虚无缥缈,画得虽好,总是不切实际”。

      所以像画佛仙、鬼神这类现实中没有的形象,齐白石也是在生活中找出范例,对应为之。

      


      


      鬼神虽然是虚的,谁也没见过,但自己身边的熟人可是实的。齐白石把现成的实拉过来,往虚的头上一安,打通了虚实之间的通感。这一将生活中的发现运用于作品的方式不仅早年如此,而是贯穿了他创作的始终。

      


      


      他笔下的佛、道人物画,如来佛祖、观音菩萨、十八罗汉、八仙、钟馗等,神圣而不道貌岸然,出世而不离烟火世间,有一种让人亲近的平民情怀。

      


      


      其用笔简而富有意趣、形象简而蕴内涵,稚拙而纯朴、凝练而平和。无论采取何种表现方式,他所传达给世人的始终是一种真实而夸张的天趣,一种纯真的生命力。

      


      


      禅悦的佳境,表现的是天趣。齐白石因俱佛心而得禅悦的天趣,并表现于他的诗书画印中,实属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