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月谈写生,重新面对自然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10 265 阅读
  • 举报


      《陶瓷艺人》

      关山月认为,中国传统绘画中的写生绝不是仅指面对实物作如实描写的过程,包含从观察对象的生态获得感受并捕捉这些感受的过程,包含通过对观察结果的理解和记忆来增进画家的主观感受能力的过程,也包括了将观察结果和感受融合而还原成不脱离实际对象的艺术造型的过程。

      


      《马联教堂前的花市》

      写生已成了当下国画学习和创作的重要途径和实践活动。我认为写生首先除了要注意代表传统国画中用笔技巧总称的“写”字之外,更要注意那个“生”字。在传统绘画理论中,从最初提到“写真”到“写生”,从“览之若面”到“气韵生动”,无不重视这个“生”字,这是对物像生动的神情典型的姿态等客观造型上更高的艺术要求,又是作者活生生的个性气质及艺术风格。忽略了这些而只重形色上的酷似,只能是将生动的对象描绘成呆板的死物。

      


      《革但尼港》

      我们只能是通过写生才能真正理解和把握传统绘画中的各种技法和图式、程式,并在写生实践中去追寻它们与现实生活的源流关系,最后把传统的技法和描绘的经验真正变成自己的囊中之物,才能在掌握和使用它们的基础上将其进一步上升成为理性的认识。当然通过这种训练去培养捕捉描绘形象的能力或为艺术创作积累素材,也是不能忽视的任务。 事实证明,只有通过直接面对自然的写生,才能打破积年的陈规,使中国画家在自然中寻求物象的变化和理法,扩大中国画的表现领域,可以说这种重新面对自然的写生,是本世纪中国画创新的探索中最有价值的一种方式。

      


      《格但斯克造船厂的贝鲁特号》

      


      《清迈写生》

      


      《南洋人物写生之六》

      


      《首都写生》

      


      《北京少年宫》

      


      《蜀都写生》

      


      《晚雪归途(部分)》

      


      《红领巾》

      


      《首都西》

      


      《首都碧云寺》

      


      《青岛写生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