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大元敕藏御服之碑》,秀媚爽朗,灵动自然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11 浏览:86
  • 举报

      《大元敕藏御服之碑》元延祐二年(1315年)刻立。原散落在祖庵镇北郊田野,1962年移竖于重阳宫后院(今碑厅)。

      此碑螭首龟座,通高523厘米(其中首高140厘米、座高40厘米)、宽138厘米、厚35厘米。圭额篆书“大元敕藏御服之碑”2行8字。

      碑文楷书34行,满行81字,记成宗感异梦而赐御服于孙真人之事。赵世延撰文,赵孟頫书丹,李孟篆额。

      此碑为其青年时期的作品,书法秀媚爽朗。碑阴为元朝中叶溥光书“敕赐大重阳万寿官”2行8个大字,字径约50厘米。溥光亦为元代著名书法家。

      赵孟頫楷书《大元敕藏御服之碑》欣赏

      ▼

      


      大元敕藏御服之碑,正奉大夫中书参知政事臣赵世延奉勅撰。集贤学士资德大夫臣赵孟頫奉勅书。

      


      翰林学士承旨光禄大夫知制诰兼修国史平章政事,秦国公臣李孟奉勅篆额。皇元德肖上天,太祖圣武

      


      皇帝握符龙朔,辟宇垂统,历太、定二宗,至宪宗御极,世祖以太弟之亲抚临方夏,分地关辅,渊龙于六盘之三年,政教聿修于内,六

      


      师戡夷于外。逮入继大统,定鼎幽燕,坞夷瘴海,穷发竺乾,莫不大觐琛贡,若运肘足以达腹以,故为治益隆,然其册庙胜恢鸿业,实

      


      事辅道体仁文粹开玄真人臣德彧钦承欢趋合羽,襡肃坛墠,俨恪祝厘,对扬天休。适久不雨,昧爽竣事,玄云砰霆,甘泽周霈,动植

      


      怿茂,人心感和。使者归福于上,臣德彧祗构龛殿仿像,宸居如觐,清光肃穆,南乡寅奉御服而宝滕之。岁丁未,成庙宾天,又七祀,延

      


      祐改元,臣德彧进神仙演道大宗师,嗣教长春,请于太保领集贤院事臣国枢、集贤大学士臣邦宁以颂述之辞。上闻,命臣世延执

      


      笔以纪,集贤学士臣孟頫书之,平章政事臣孟篆额。臣世延承命,悚悸不得,以綦陋辞,谨叙陈颠末,庸侈丕显丕,承之谟烈,因言天

      


      人交际若影响也。夫御群化者天也,子兆民者君也,宰万事者理也。君者所以承天御群化,理者君所繇执以为治者也。天理无(二)

      


      致,人心之所同,得征乎人,以验于天,顺乎理,斯得天矣。故曰天人之际,感与应而已矣。匹夫且不违,而况君国子民巍然立极者乎。

      


      精神,念虑思肇造之艰,懔嗣服而无逸,不追八骏而神游,于先帝渊潜汤沐之地,兹非孝弟之至通于神明者乎。休征既苻,发自天

      


      衷,爰授御服,藏诸名山,以示天下后世。不省方而观民设教之化寓,不封禅而增高益厚之礼备,方之桥山弓剑亭亭云云远矣。兹

      


      洪惟先朝深庞之泽,覆露生养,统元引年,至大德间,几五十年,重离迭耀,万邦欢康,雨晹罔愆,祯嘉仍畣(古同“答”)。当时天子端拱于上,颛其

      


      非光于四海无所不通者乎。方今圣天子以仁孝治天下,光岳昭宁,万类兹遂,然犹宵旰寅畏,鉴于烈祖成训,新文明以饰太平之

      


      盛,盖将扬耿光播休懿以示悠久,兹非继志述事绎隆圣绪于无疆者乎。古称雍积高为神明之隩,重阳仙翁濬全真之源,滥觞甘

      


      河,旁魄衍溢,六传至开玄,会众流而导其归壹,以虚诚自持。在嗣教之秋,蒙被非常之宠,数炳蔚乎兹山兹宫,亦岂非寂感之妙能

      


      致之者乎。继治清虚无为者,盍思夫兵车租庸不征力于县官,而又崇尚若是,其显其隆,抑修而玄默之道,将由希微凝寂,鞠躬揭

      


      虔,效华封人,祝皇祚于亿万维年,庶乎合于天保之诗矣。臣世延谨拜手稽首而献颂曰:于铄皇元,允集大命,笃启世祖,丕乘景运。

      


      于时渊龙,于秦之中,于以肇师,载缵武功。奕世重光,践修惟人,逮我成庙,克承克继。明明梦寐,远幸于兹,俾藏御服,以永时思。至元

      


      之政,化薄海外,施于大德,制而不宰。礼备而举,乐和以修,天降其祉,神荐其体。精诚潜孚,三五协治,匪曰盈成,孝思攸致。维今天子

      


      繇关辅发之。列圣承承,宜兹致孝思而无斁也。至元仓龙甲午,成宗践祚,恪绳祖武,协羹墙之思,兢业万几,期底至治。大德癸卯春

      


      仲初夕,恍然梦游于金阙之庭,跸者曰:是为岐郊之终南也。既旦,诹诸左右,审谛临幸,则为终南重阳万寿宫。昔尝隶凤鸣,廷臣赍

      


      咨,咸以为吾君追孝先帝,积诚所繇致。翼日,敕尚衣出尝所御服一袭,遣集贤大学士臣献可、近侍臣把海等,驲置于是宫。其纲教

      


      懿恭渊仁,寰寓时雍,为元之春。犹为翼翼,茂阐祖训,迄贞厥苻,以赞攸应。穆穆祖宗,陟方帝庭,何以侑之,广张钧天。河山百二,麾斥

      


      指顾,风马云軿,翩其来下。终南琳宇,若宸扆存,譬朝委裘,百灵骏奔。鼓钟万年,帝力是恃,播之颂诗,永诏来世。

      延祐二年三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