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人画意图、重峦雪霁图》原图影印与赏析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15 289 阅读
  • 举报

      宋人画意图、重峦雪霁图

      现代·黄秋园作

      纸本浅设色

      前者纵 一 三六厘米

      横一○三厘米

      后者纵一四八厘米

      横一○四厘米

      中国画简笔不易,繁笔更难。简笔是聪明人的画,繁笔没有相当功夫和修养及精力,是难以达到的。

      黄秋园对习画认为应首重临摹,一是为了掌握中国画用笔用墨之基本法,二是为了熟悉历代各宗各派用笔、用墨、皴法之艺术特点,藉以融会贯通,摄其所长。有了这些,再到生活中去师法自然,不断观察、写生,而后进入创作,那就既有传统,又有生活了。

      秋园的山水画,从“宋人丘壑,元人笔墨”中得悟;对董其昌的用笔施墨更趋自由一点,有深刻理解;落实地步入了石谿、石涛的堂奥,深得“二石”神韵;在墨法上得力于黄宾虹,旋又透网而出,终于造就了一个“黄秋园”。

      蔡若虹有一首赞秋园的诗:“丹青无意祭轩辕,膜拜西风市井喧。传统几曾蚕蚀尽?尚留硕果灿秋园。”

      《宋人画意图》和《重峦雪霁图》都是黄秋园逝世前一年甚能体现他的观点和特色的最后作品。

      


      宋人画意图

      秋园的山水画多矣!如《庐山高》、《匡庐胜境》、《层岩古木》、《朱砂冲》、《空朦山色》、《山隐幽居》、《深隐》、《井冈山》等图,大都出自黄鹤、瞿山、髡残、清湘等人之门,虽个人面目已见端倪,而离古人尚不太远;唯《宋人画意图》和《重峦雪霁图》却不相同,在意境缔造和笔墨特色上有相当大的突破。仅就皴法而言,他把五代荆浩的鬼脸皴、骷髅皴,南宋李唐的斧劈、马牙、刮铁皴,阎次平的弹涡皴等,化合在一块岩石上,一座山峰里,结合自然,无僵硬拼凑之感,这是他经过长期对山石纹理的观察,和对古人传统皴法的体悟,几经组合,脱颖而出,创制出新技法,用来描绘他特别喜欢的重山复水之丘壑结构,尤显得英雄有用武之地。《宋人画意图》画的是晴秋气高的季节,多用浓墨;《重峦雪霁图》画的是冰天雪地的隆冬,多用淡墨,均使用了新化合的皴法。两图季节有别,却都显得雄伟、森严、壮阔、幽深、杳渺,有幻梦般的仙境美,显示出黄秋园卓越的丹青手腕,把祖国山河妆点得如此高华精美。

      


    重峦雪霁图

      黄秋园在山水画中布点,极擅胜场,他往往淡线勾用浓墨点,浓线勾用淡墨点。唯有这两幅作品,除《宋人画意图》的山头上略使聚攒之点外,几乎不用苔点,全以勾勒和皴笔出之,处处以骨取胜,手头上若无功夫,是不敢这样画的。“繁笔更难”,这是秋园山水画进入晚年后的一大特色,也是他最明显的突破之处。

      秋园在日,备受嫉忌,连省美协的会员都不是,蹭蹬以终。吟有一七绝:“花开花落度虚年,霜发低头图云烟。画格高寒不入时,难换人间半文钱。”今虽誉溢寰宇,但此类可憎现象,画坛中仍未泯灭,大可发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