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最有激情的画:画得太密了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18 浏览:103
  • 举报


      齐白石 发财图 纸本墨笔 纵103.5厘米 横47厘米 1927年 北京画院藏

      世人都知道,齐白石卖画,不论交情,都按润格来,向来是不会多画的。

      可偏偏有这一幅,齐白石不仅多画了,还画得密密麻麻,铺满了整个画面,乍眼一看上去,便是红红火火热热闹闹十分喜庆。

      


      齐白石《福祚繁华》

      而这幅画的由来,更是颇有意思的一个故事。而且还要说到齐老先生的一些风流韵事上去。

      彼时老头子原配和子女都在湖南乡下,一个人在北京漂,十分寂寞。正巧遇上个叫胡宝珠的小保姆。老头子喜欢上了小妹妹,经过朋友牵线,58岁的齐白石娶了18岁的胡宝珠当偏房。

      而这位朋友,更是来头不得了,他除了是齐白石的媒人,可以说还是他背后的推手。

      我们先来看一看这幅四屏的画。

      


      第一屏是硕果累累的枇杷和荔枝。

      


      这第二屏,是红彤彤的豆荚和老少年。

      


      第三屏则是富贵的红色牡丹和桂树。

      


      第四屏是娇嫩的芙蓉和金菊。

      这四屏红红火火的画,正是老头子送给他这位媒人朋友的,满屏都是激情。

      那么这位好友是谁呢?他名叫胡鄂公,号南湖,比齐白石小上足足20岁,齐白石喊他南湖老弟。

      


      胡鄂公像

      胡鄂公这个名字,或许现在人不识,但他当时名气可比齐白石大得多。

      


      周恩来写给胡鄂公关于促成抗日统一战线的亲笔信,2015年西泠春拍,成交价365.5万元

      胡鄂公,辛亥革命的干将,李大钊介绍入党,当过中共北京临时市委宣传部长和中共情报部长。

      武昌起义的时候,革命军的第一张正式委任状就是委任胡鄂公为鄂军水陆总指挥。

      他还是谍战中的“潜伏”,抗战期间,他作为孔祥熙的私人顾问,与日本人秘密谈判,借机刺探日军情报。总之,这个人跟各路神仙都搭得上关系。

      


      齐白石和胡宝珠

      他跟齐白石,也是段说来十分让人感慨的故事。当时齐白石还是个被北京画家瞧不上的“野狐禅”,直到胡鄂公看到了他寄卖在店里的“破烂小六条”(即《秋声》六屏,现藏于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胡鄂公买下了这幅画,还宣称这一幅价值百金。可以说,他既是齐白石的知音,也是齐白石的推手。胡鄂公的身份使得他眼界不同于常人,他劝说齐白石坚定信心:“你的书画篆刻,火候已经到了,何苦再回湖南乡下混日子。待在北京多熬个三四年,那些大款大官必定知道你的大名,也不辜负这么多年的辛苦努力。”

      他不仅说,还请海派盟主吴昌硕替齐白石代订润格。经此一遭,齐白石才算是在当时的画坛真正站稳了脚跟。

      胡鄂公和齐白石的交情,显然也不仅于艺术。胡宝珠原先,就是胡鄂公家中的佣人。但齐老先生喜欢,便成了世纪佳缘。胡宝珠很有艺术天赋,临摹起齐白石的画作十分相像,虽然后来为免非议不再画画,但也陪着老头子演着双簧。

      有人来买齐白石的草虫,老头子推托说年事已高,不能再画,只给夫人留了一本,“宝珠,客人想要你那本册页。”宝珠回答:“不卖。”齐白石又说:“卖了吧,客人给个好价钱。”一唱一和,画价便抬上去了。

      


      齐白石的生命力旺盛,胡宝珠前后为他生了4男3女,到78岁时还得了小儿子齐良末。老头子对小娇妻也宠爱得紧,还专门写了一个告示,告诫弟子们不要对师母乱献殷勤:“凡我门客,喜寻师母请安问好者,请莫再来。”

      


      这样的密度,在齐白石的作品中实在少见

      画完这幅后,老头子的激情仍然遏制不住,又开始吟诗。大家都知道,齐白石自己号称“诗第一”,书画印什么的都是余事,诗成之后才发现略显尴尬,画得这么密,题诗的空间不够啊,老头子只好自嘲:“余画此幅成,得诗一首,惜无空处不能写上。”

      


      说到这里,也有个妙事。17世纪,大数学家费马在一本书的空白处写下了一个数学猜想,也就是著名的费马大定理。但他当时却说:“关于这个猜想,我有一个十分美妙的证明,惜无空处不能写上。”害得多少数学天才绞尽脑汁,花了300多年时间,一直到1995年才最终证明这个猜想。

      


      法国数学家费马和费马大定理

      齐白石这四屏“生平最稠密”的画,送给了胡鄂公。

      但艺术品的生命,总比人要长,胡鄂公去世后,这四屏也流出胡家。

      


      云海阁主人张宗宪

      几经辗转,这幅画前任主人,也非等闲之辈——收藏界无人不知的云海阁主人张宗宪。张宗宪先生其人,颇有些故事,他的江湖地位,也不是只凭年龄混到的。

      张宗宪出身旧上海古董世家,曾被称作“败家子”,年仅12岁的时候只喜欢跳舞,极爱好风月场所,这一点让当时张宗宪的父亲操碎了心。

      可就是这样一个他。20岁时却只身闯荡香港。到1951年才正式开设自己的古董店,店名为“永元行”。当时开设古玩店是很艰难的。上世纪40年代末,北京的旧王孙、上海的昔日收藏家纷纷避居香港,香港顿时成了中国文物流通的重镇。庆幸的是,北方来了一个梁雪庄(三爷),梁三爷对他颇为赏识。

      于是,张宗宪就硬着头皮向梁三爷借了十两金子,当时十两金子约合2700港元。 孤注一掷的张宗宪,立刻与在上海外贸工艺品公司工作的父亲接上线,汇去3000港元,上海外贸工艺品公司发来一批旧工艺品。也就是这批货,成就了年轻的张宗宪。这批货旗开得胜,很快就卖出去80%,收款1万港元,还清了梁三爷的借款。这就是张宗宪在香港淘到的第一桶金。

      老头子现在90岁了,仍然谈笑风生,跟古玩字画谈了一辈子恋爱,四处飞参加拍卖和艺术活动,胃口好,记忆力好,精力好,并且春心不老,穿华服,戴花帽,兴之所至跑上台和泳装模特开心尬舞。

      他说,“只要东西好,贵了还能贵!”

      


      张宗宪看中精品,他拍下齐白石的这四屏,自然是是毋庸置疑的一种肯定。但是提到齐白石,便不能不提到吴昌硕。这是总避免不了的比较。

      


      吴昌硕

      虽然在市场表现上,吴老师有点落后于更加亲民的齐白石,但老师总有一些学不走的后手。吴昌硕画过纱帽石,“虽非形似,而神在个中”。这种石头,不是谁都敢画的。

      


      吴昌硕《石生而坚》

      艺术史上这两位大师,多多少少是有些疙瘩的。齐白石堪称爆红,而红了许久的吴昌硕自然是有些不舒服,曾道:“北方有人学我皮毛,竟成大名”。

      齐白石却也不甘示弱:“老夫也在皮毛类”。面对质疑,此后他也不再多言,而自己埋头在艺术道路上不断精进。比如1928的这幅观音造像,已经颇有自家面貌。

      


      齐白石《南无观世音菩萨》

      吴昌硕活了83岁,齐白石93岁,而张宗宪已经89岁,虚岁九十,眼看这精力还要往一百岁奔。老头子们虽然年纪大,但他们折腾起来的那片世界,还是热闹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