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贵胄公子·王诜的宅院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24 286 阅读
  • 举报

    如梦如烟的西园雅集

    文·胡建君

    王诜的宅第座落于“安远门外永宁坊”, 属于浚仪县(治所在今河南开封县)外城城北左军厢,为神宗所赐,有园林之胜。李之仪有诗,题曰:“晚过王晋卿第,移坐池上,松杪凌霄烂开”,又有“华屋高明占城北”、“万盖摇香俯澄碧”、“阴森老树藤千尺”、“刻桷雕楹初未识”、“乱点金钿翠被张”之句,给人以扑面而来的富贵风雅气派,正能为京城风雅的文化名流们提供理想的交游场所。

    图片


    南宋·刘松年《西园雅集图》局部

    王诜另在私第之东筑有一堂,名曰“宝绘堂”,专藏古今法书名画,其风流蕴藉,大有王谢家风,这也是吸引文人雅士络绎前来的原因之一。东坡为其作《宝绘堂记》云:“驸马都尉王君晋卿虽在戚里,而其被服礼义,学问诗书,常与寒士角。平居攘去膏梁,屏远声色,而从事于书画,作宝绘堂于私第之东,以蓄其所有,而求文以为记。”苏辙在《王诜都尉宝绘堂词》中详细描述道:“侯家玉食绣罗裳,弹丝吹竹喧洞房。哀歌妙舞奉清觞,白日一饱万事忘。……朱门甲第临康庄,生长介胄羞膏粱。四方宾客坐华堂,何用为乐非笙簧。锦囊犀轴堆象床,竿叉连幅翻云光。手披横素风习扬,长林巨石插雕梁。清江白浪吹粉墙,异花没骨朝露香。……”浓墨重彩地书写了宝绘堂的富丽雅致、典藏丰富以及高朋满座的场面。


    图片


    南宋·刘松年《西园雅集图》局部

    正如这些文字和著名的《西园雅集图》所展现的那样,王诜宅园常常宾朋云集。除了书画唱和之外,欣赏文艺表演也是士大夫宅中常见的娱乐活动。在友人前来宅中聚会之时,王诜常以婢女表演器乐来助兴。曾诚有诗写到与同舍诸公在王诜宅中饮酒赋诗,还有一诗,题曰:“七夕王都尉邀同舍置酒听琵琶”。元祐三年(1088年),黄庭坚也曾在王诜宅中水阁听侍女昭华吹笛。出于对这位没有骄矜之气而才华横溢的贵公子的赞赏,东坡前后数次为王诜画题诗,谓其“得破墨三昧,又尝闻祖师第一义”、“郑虔三绝居有二,笔执挽回三百年”。很多诗文中赞美了王诜的品味与画艺不同流俗,令人读之有林下之意。

    王诜终日与苏东坡为首的文人寒士们聚谈、切磋,以致成为后来失欢于公主的原因之一,而他在所不惜。西园雅集的那些景象,成为他与苏东坡以及所有元祐文人最清新、最美好的记忆。


    图片


    南宋·刘松年《西园雅集图》局部

    东坡在病中更加怀念那些风清云和的日子,回忆中,总有些微醺的感觉。他常说“人生如梦”,他也确实是个经常怀旧并喜欢沉浸于梦的氛围的人,据不完全统计,“梦”字在东坡诗文中共出现七百多次。《东坡志林》记载了十一个梦,其中一个梦到唐明皇令赋《太真妃裙带》诗,东坡醒后依然记得:“百叠漪漪水皱,六铢縦轻。植立含风广殿,微闻环仍摇声。”他对这首诗念念不忘。竟又梦见被宋神宗召入禁中,命他在红靴上题写文词,“既毕,进御,上极叹其敏”,便让美丽的宫女陪他出宫。微风动处,他无意瞥到宫女裙带间有诗一首,正是他的《太真妃裙带》,何其旖旎!而在传奇中,李白醉中为杨玉环填的三章浓艳的《清平调》,也不过写在金花笺上而已。


    图片


    北宋·苏轼 《题王诜诗帖》 故宫博物院

    纸本 册页 墨书 29.9x25.7厘米

    他还记过一个梦,《记子由梦塔》:

    昨夜梦与弟同自眉入京,行利州峡,路见二僧……手擎一小卯塔,云:“中有舍利。”兄接得,卯塔自开,其中舍利灿然如花,兄与弟请吞之。僧遂分为三分,僧先吞,兄弟继吞之,各一两,细大不等,皆明莹而白,亦有飞迸空中者。僧言:“本欲起塔,却吃了!”弟云:“吾三人肩上各置一小塔便了。”兄言:“吾等三人,便是三所无缝塔。”僧笑,遂觉。

    好一座酒囊无缝塔!更神奇的是,东坡“觉后胸中噎噎然,微似含物”。当所有的嬉笑喧哗渐渐远去,东坡微醺的记忆中总会剩下那一幅静静的大美画面,西园雅集的景象在记忆中越来越清晰,就像李公麟精心构图后录于笔端的那样,温暖而亲切的,永远不会褪色。


    图片


    明·仇英《西园雅集图》

    记忆里首先是一只蝉,翅羽轻盈,静静地向水边飞去。河岸花竹茂密,草木自馨。东坡着乌帽黄道服,意兴昂扬地倚桌作书,一边是炉烟方袅,周遭水石潺湲,风竹相吞,虽然只饮了一点酒,却似乎微有些醉意。庭园的另一边苍松盘郁,上有凌霄缠络,红绿相间,东坡记得那一种红红得特别漂亮,犹如午后阳光。底下有一张大石案,被阔大的芭蕉所围绕,映得桌上的古器、瑶琴都是绿盈盈的。他的弟弟苏辙慵懒地靠在石盘旁,道帽紫衣,悠闲地执卷观书。李公麟则俯身据横卷画渊明归去来,黄庭坚、晁补之、张耒等在旁围观叫好。米芾则早已醉意酶醺,仰首在一块突兀的巨石上笔走龙蛇。秦观坐在多节瘤的树根上,静观游烟相逐,谛听琴声袅袅,不知身在何处。王诜则仙桃巾紫裘,在附近饶有兴味地到处走走看看,他的身后总跟着那两个风韵楚楚、云鬟翠饰的侍妾。


    图片


    元·赵孟頫《西园雅集图》

    某日雅集之时王诜拿来了自己的新作《烟江叠嶂图》给东坡过目,只见画面上烟江远壑,气象清旷,东坡忍不住两度题咏。在第二次的诗题中,东坡对两人的交谊慨乎言之:“不独纪其诗画之美,亦为道其出处契阔之故,而终之以‘不忘在莒’之戒,亦朋友忠爱之义也。”的确,东坡与王诜的交谊经历了死生契阔的考验,弥足珍贵。诗中更写出了王诜的画外之情、笔外之意,东坡早已认他为平生知己。北宋文人圈中这位难得的贵胄公子,以风流蕴藉的画笔与特立独行的作风,为文人画添上了富丽而不失清雅的一笔。东坡献了一首诗给王诜,同时表明自己一贯的心迹:“我今心似一潭月,君身已如万斛舟。看画题诗双鹤鬓,归田送老一羊裘。明年兼与士龙去,万顷沧波没两鸥。”……不如归去,在万顷烟波之上,续写西园雅集之梦。

    西园雅集图

    南宋 刘松年(传) 台北故宫博物院

    绢本 长卷 设色 24.5x203厘米


    图片



    图片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