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天寿:陈子庄学八大,很有悟性但欠点火候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25 287 阅读
  • 举报


    潘天寿 江洲夜泊图 164.5×108.7cm 1954

    文/吴山明

    一九六五年我们浙美的部分师生在浙江上虞丰惠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潘老、吴老等一批老先生后来也下来“走马观花”,省委要他们到第一线去看看农村面貌,记得他们住在一座离丰惠不远的老房子中,这是一座九十九间半的大屋,他们一边学学文件,同时也到各地社教点去走走,以便跟上形势。



    潘天寿 猫石芭蕉图 指墨 237.5×120cm



    潘天寿 《欲雪》 指墨 1954年 作

    从学生时代的课堂内外,以及临海的接触中。我感到潘老从性格到画格的大气严谨和方正,乃至形象都是非常一致的,这在画家中是不多见的。记得少年时,我家住在吴茀之楼下,我家的住房原是潘老家住的,潘老搬到荷花池头后,便典给我家,尽管潘老不住了,但却常来红门局老屋吴老家聚会。



    潘天寿 抱雏图

    在我们学生时代,除课堂外,还能经常听到潘老等老先生的讲座,系统的以潘老讲的最多,潘老讲话离题很少,扯出去话题是绝对没有的,而且时间把握的也很准确,剖析问题冷静而严谨,着眼点高,言简而意赅,因此学生的笔记,很容易整理成很完整的讲义,可惜我的一些笔记散失了,没有保存下来。



    潘天寿 《梅鹤图》 指墨 1961年

    还记得有一次在高班的教室里,有人拿来一张陈子庄先生的画,好像是六尺四开,竖构图,画的是石头上立着一只鸟,同学们请潘老说说,潘老用手摸摸自己的头,笑眯眯地看了好一回,评价说:“学八大作风,画的不错,此人悟性很高,但功力上火候还欠一些。”当时陈子庄还很少有人知道,潘老也未听说过他,但这简单的几句话,一直留在我脑海中,因为这对当时的陈子庄的那幅作品评价是十分概括而准确的。



    潘天寿 鹰石图

    记得多年前有一位当年的红卫兵曾跟我说起当年发生在文革初期“牛棚”中一段与潘老有关的经历:当时,为了批判潘老的一幅《蟹石图》,他拿着抄大字报的笔墨汁以及铅画纸去找潘老,让老人再画一幅,以供批判时大字报张贴之用,潘老看看纸和笔墨,极认真地对他们说用这种画具是画不好的,并告诉他们应找张宣纸与墨砚以及好一点的笔来,他可以画得好的一点的。当这位已是画家的当年的红卫兵,事隔十几年后回忆此事时,讲一位大艺术家在那样的困境之中,对艺术竟仍是如此的执着和严谨往事时,讲者与听者眼中都是含着对潘老崇敬的热泪。



    潘天寿 春塘水暖图轴 249×102cm 1961年



    潘天寿 《楚兰图》



    潘天寿小品



    潘天寿 雁荡山花



    潘天寿 小龙湫下一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