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俨少:画时自己觉得很舒服,观者才会觉得舒服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27 97 阅读
  • 举报


      陆俨少先生画语录

      洪惠镇 笔录

      整理旧稿,中夹数寸宣纸一片,险些被当废纸揉弃,上记 1985 年 5 月25 日所闻陆俨少先生的几句画语录。其时还在浙江美院等候厦门大学调令,得暇常去先生晚晴轩请益。那日忽然想起应该记录教诲,即取先生画案余纸与圆珠笔记此,至今已逾二十八载,圆珠笔油墨晕化严重,几难辨认字迹,所以差点误弃。

      很后悔没有从拜师伊始,就像王伯敏先生著《黄宾虹画语录》那样,用心尽量收集聆教内容。其后再去,先生知我不久即将改行执教山水,皆是示范作画而少论道,因此语录仅存此纸,极为遗憾。调厦门大学后不久,偶遇并结识刚从台湾回大陆探亲的余承尧先生,记此教训,每有谈艺即做记录,结果集腋成裘,撰了《余承尧厦门谈艺录》一文在台湾《艺术家》杂志发表。所录陆师数语,不足成文,聊加按语,以资纪念,并供学画或研究者参考。

      


      雁荡云海图

      一、刘国松的画法精神可嘉,但方法不可取,工具太多。我是懒人,画笔都不换。刘国松也是旁门左道。

      按 :其时台湾画家刘国松先生曾在杭州举办个展,他结合西画抽象性因素,创造无笔水拓山水,并将画材引向太空。我甚感兴趣,因此请教陆师。先生是正宗文人画大家,自然视角与理念不同,但犹能嘉许其精神,可见学术胸怀之阔大。后来我与刘国松成了画友,不敢提起此事,担心那句“旁门左道”会令他不快。不过刘道长也胸怀阔大,今年 1 月参加台北中国画论坛,我们比肩而坐,有台湾同行当面刻薄非议他的艺术主张,我特别观察他的反应,仅笑笑而已。真正的大艺术家,都容得下异议。

      二、黄宾虹作画从大到小,我是从小到大。此法易于出奇制胜,然亦不易收拾。从大到小,容易受程式约束 ;从小到大易于绝处逢生,不雷同 ;从大到小,宜从淡到浓,可以改动 ;从小到大,不易改动,每一笔都可生发出新章法。所谓胸无成竹,信手画来,再长的长卷都可以画下去。

      按 :此语极为简要精辟地道明陆师画法与黄宾虹先生的区别。所谓“从小到大”,是指从画幅近景局部开笔,犹如写字,逐步成篇。“从大到小”则是从整体开始,先以淡墨画出主要景物的大体构成,再逐步深入,直至完成。这样作画意在笔先,确实易受已经形成程式的意念约束,难怪黄宾虹的构图比较雷同。而陆师的画法是意在笔后,笔笔生发,随机应变,故能千变万化。正因如此,黄宾虹最终以笔墨美胜,先生则以构造美胜。

      


      鱼龙回夜水

      三、风格之变应水到渠成。先要有变的思想,但得有基本功。

      按 :先生此语,可为“为变而变”者醍醐灌顶。那日我斗胆向他提出探索个人风格的想法,故有此语。我在拜师时曾携数画请教,他即理解我不是“规矩”人,肯定我既有传统,又有创新,特别对拙作《敦煌月牙泉》谬赏有加。该画借鉴西画构图,他老人家在 20 世纪五六十年代也尝试过,故蒙印可。我理解他说的“要有变的思想”,是指变法的思路需要清楚,才能水到渠成,否则会盲目乱闯,四面碰壁。至于基本功,当然是指传统山水画的所有技术要领,否则犹如登山者训练不足,难以攀高走远,那是对我的教诲与鞭策。

      四、画画时有一点很重要,画时自己觉得很舒服,观者才会觉得舒服,不能有功利主义,不能取悦于人。

      按 :我闻此语时十分惊讶,从来没考虑和听说过作画过程的舒服与否。我所见陆师的作画姿势,都是坐着,行笔有如春蚕吐丝,从容不迫,悠缓自在我后来效法他的画法,感觉很舒服,才明白他的意思。观者观赏艺术时,会潜意识地“内模仿”,看到用笔沉着痛快画出来的线条,会有跟着痛快的感觉,所以画家的自我感觉,是和观者的感受相联系的,不能轻忽。至于“不能有功利主义,不能取悦于人”,这本是每个画家应有的自律,于今则成了嘲讽对象,刘国辉学长就曾问我:“听说你不爱卖画,想成大师吗?”我报以一笑,不敢有违师训。

      


      雨晴新峡图

      五、学画者应当博受约取,多向各种画法学习,受启发。

      按 :学画之初,“博受”为难,没有博受,其艺不高 ;博受之后,“约取”为难,不知约取,其艺难精。

      


      云天永夜图

      六、艺术与科学,真正的精华是讲不出的。讲出来的可能是糟粕,还要学者能悟。所以要有天才才能画,有天才就易于成功,但天才不是不要学习。

      按 :庄子谓“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也是让人们自己感悟。天才悟性高,收获自然比悟性低者为多,所以易于成功,先生就是这样的天才。但光靠悟性远远不够,所以还有名言谓“天才在于勤奋”,这就免得我们这些非天才者气馁,只要勤奋学习,还有奔头。

      2013 年 5 月 11 日于不动心斋

      (注:本文刊于2019年中国美术学院校友会会刊《湖山志(第一辑)》。)

      陆俨少先生山水画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