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良:在学校不是培养画派,毕业以后尽可以自己发挥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5-07 265 阅读
  • 举报


      关良(1900年--1986年),字良公,广东广州府番禺县人,中国画大师 。

      


      变形的问题,实际也是艺术和自然的区别所在,完全一味模仿自然对象,实际也就没有艺术存在的必要。

      中国清代的八大山人就是变形,眼睛是方的,鸟的眼睛特别有精神。所以变形并不那么值得可怕,中国艺术中早已有之,诗词、戏剧、绘画,无不在表现对象的特征上煞费苦心,老百姓也完全可以理解,可见变形是为表现对象的特征服务的。

      


      建筑上过去雕琢、精细,现代则讲究几何形,家具、商品、包装等等,也都如此。使形如何更简练、更醒目、更舒展,把繁琐的东西概括掉。大的、明确的造型,光线投射其上,远看极为清晰。这种审美观点的发展,跟立体派的出现也有关。

      颜色的感觉对每个人来说也是不同的,如红色,每个人的感觉便各有差异,偏冷一些或偏暖一些都是应该允许的,但又要抓住大的前提,可以发挥,而不管怎么变还是红色,不要豁边、出格,不然就是对现实的欺骗。

      有的人学习苏联的马克西莫夫,不少人以学得像而沾沾自喜,实际上马克西莫夫他所生活的环境接近寒带,色彩关系跟我们国内就大不一样,所以不好照搬;同样,学凡·高照搬也是不对的,他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所以无论如何学他也是学不像的。

      


      当前在提倡学习传统的同时,也应该强调学习现代,以使自己的作品能反映当今世界文化所发展的高度,更富于时代性。

      学习现代,在艺术形式上包括几个主要方面:

      1、色彩上要明朗,这与时代人和人的心情有关,与周围生活环境的变化有关。色彩上也不必太以琐细,而要根据内容的要求,通过色彩的艺术语言,能给人以强烈的印象。色彩是极富于感情的,要用色彩扣动观者的心灵。

      


      2、造型要简练,要明确,可以借助几何概念来认识和表现对象。用十笔画的。改为用五笔来画。就逐步地简练了。这方面的提高,只有从实践当中加以解决。画人体,也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人体是最复杂的,变化无穷,从中训练处理对象的能力。形、色、凹凸解决了,就一通百通了。

      3、线,是“管”形的,包括高低、起伏、浓淡等变化,中西绘画都有用线表现对象的。中国画用线讲究韵味,这跟材料、工具有关,一种工具有一种工具的特点,要发挥其长,扬长而避短,不可生搬硬套。线要注意其的表现力,不要为线而线,结合形体、色相,成为画面艺术语言的组成部分,切忌简单化。

      4、此外,各种技法都要很好研究,充分发挥材料、工具的性能。

      


      我在油画技法运用方面,比较注重发挥民族画风上流畅的特色,在用色上比较稀薄,但必要时也要厚色涂抹,甚至借助括刀作画;调色方法也多种多样,色彩效果理想与否,决定在画布上,在画板上调的颜色并不算数, 所以我时常是画布上直接调色。用笔也可多种尝试,我过去用圆笔,现在也以方笔为主。关于油画的底子和画布也很重要,常常影响到作品的成败。我都是事先作过加工的。

      单纯化也是我所追求的一个方面,表现对象时注重含蓄,这也是我们民族的性格,比较内在,中国人是爱和平的,从不侵略别人。

      


      作画关键还在于提高作者的修养。一张画,如何使它活起来,有时愈改愈坏,就是没有看出缺点。眼不高,手也提不高。一幅画在进行中,对哪部分好,哪部分不好,要心中有数。看别人画,也有这个问题。

      熟练不等于艺术。

      作画要恰到好处,很生,抑或很熟,都是毛病。要使作品居于这两者之间。到处都到家,不解决问题。生还可以补救,所以宁“生”一些。

      


      各种艺术、各门学科都要贯彻“双百”方针,教育上也不例外,艺术教学方面,音乐最为显着。学生要根据自己的素质,多方面的吸收,逐渐形成自己的艺术个性。学生要超过老师。要求学习学得和老师一样,是不科学的。要注意发现学生在基础练习中所表现的带特殊性的东西,即表示作者个性的东西、素质的东西,加以扶植培养,逐步改变习作中那种千人一面的状况。

      学生学习基础很重要,在学校不是培养画派,毕业以后尽可以自己发挥。作业应该要求严格,不然形体就散掉了。当然要爱护学生艺术上的求进心,培养他们的创造精神和主动性,希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中国的艺术是大有希望的。

      


      双百方针的问题已谈了十几年了,每次文代会也提出,但精神似乎还理解不太透彻,这是发展艺术的根本方针,如果能够贯彻执行则前途当极为光辉。现在评选画,往往有老框框,以一定的模式作统一化的要求,这样实际便扼杀了多样性,达不到群芳争艳的目的。艺术的新苗往往是不成熟的,但却是有前途的,要很好扶植、促其发展,而不能求全,这样经过反复实践,就会成为好花。

      


      艺术必须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停止不前的艺术最终将被发展了的时代所淘汰、所抛弃。文艺复兴时期有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19世纪有19世纪的艺术,20世纪也有20世纪的艺术,将来新的世纪必然会有更新的艺术。艺术永远离不开创造,传统就是因为有了创造才不断得以丰富和发展,传统决不是如有些人所理解的那样,是一成不变的几公式,不是的,时代无穷尽,艺术当然也无穷尽。

      


      当一个艺术家在献身于艺术事业之前,应该十分明确这一点,要立志于独创,在生活中不断发现和敢于运用别人从来没有尝试过的艺术形式和艺术手段。要别致,要创新,要独具匠心地表现自己真切的感受。一种新艺术的成长,由于社会的不习惯、不了解等种种原因,而受到非议与指责,这是不足为奇的,在漫长的美术史上这类例子屡见不鲜,问题是画家本身要坚持,要探索人没有探索过的形式,要画别人没有画过的题材。哪怕一个笔触、一个色调,都应该是自己独有的......总之,我们在艺术道路上要充满热忱与自信,走别人从来没有走到的道路!

      


      我在留学日本时,有机会研究了许多大师的杰作,古代的现代的都有,对他们我极为敬佩,但这毕竟是别人的东西,是西方的成就,而简单地去模拟某家某派不是我的艺术理想,博采众长不是目的,只是一个必要的手段,我作为一个中国画家热爱中国的艺术,我长期来苦心求索的艺术意趣就是在博采众长东西方艺术的基础上,创造我们这个时代的,我们自己热烈追求的艺术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