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画派 | 画坛伉俪与莫高窟的一世情缘

来源: 敦煌书坊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6-19 152 阅读
  • 举报

      


      千年莫高,百年传承

      我们为您讲述关于敦煌画派的那些故事……

      “让更多的人看到敦煌的美和伟大。”

      

    李其琼20世纪50年代戎装照2014年整个夏天,《心灯——李其琼先生纪念展》在莫高窟美术馆展出,几个展厅汇集了李其琼一生的临摹作品。


      “一头黑发到敦煌,一头白发还在敦煌。这一辈子注定与敦煌分不开了……”李其琼、孙儒僩,这对来自天府之国的同龄伉俪,在敦煌携手走过半个多世纪,与莫高窟结下了一世情缘。

      孙儒僩来敦煌,是在李其琼之前。

      1947年从西南美专一毕业,孙儒僩就从四川来到敦煌,做了一辈子的石窟保护工作。1952年,孙儒僩在美专的女朋友李其琼从部队复员来到敦煌和他结婚。婚后不几天,李其琼就钻进洞窟,开始了她的壁画临摹生涯。没想到,这一干就是半个多世纪。

      

    李其琼临摹的莫高窟第220窟阿弥陀经变

    李其琼临摹的莫高窟第220窟伎乐图李其琼在西南美专学的也是油画,中国画、特别是壁画并不是她的专长。钻进洞窟里临摹了一段时间后,李其琼觉得敦煌壁画不同于传统中国文人画,特别是经过历史的变迁,敦煌壁画变得非常厚重神秘,她很喜欢这种绘画形式,她试图探索一条由中国传统绘画转化而成的油画艺术形式。


      孙儒僩说,李其琼临摹的两幅初唐绘画,当时就用了西洋画的办法,就是比较自由的用色。但是她的这个转变过程还是很苦的,西画的用笔和中国画的用笔完全不一样,油画没有笔尖的笔不能描线,她在敦煌却需要苦练描线。

      段文杰先生曾对新来的年轻画家说,你要临摹敦煌壁画就先去练10年线描再说吧。

      

    青年李其琼在临摹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单调冷寂的莫高窟,年轻画家们晚上没有别的消遣方式,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煤油灯下练线描。


      “当时我们年轻人啊,不像现在有电视,有手机。那个时候我们晚上的时间就点着煤油灯练线,写字练线。”孙儒僩说:“段先生说既要画方形,又要画圆形,画圆圈的时候,画一层又一层螺旋线,而且越近越好,而且要非常均匀的距离,要练习怎么用腕,怎么用肘,画长线,画短线,跟写字一样,书画同源嘛。所以她学得很用心的。”

      在敦煌的50多年,李其琼临摹了120多平方米的壁画。敦煌美术研究所所长侯黎明统计过,专业的临摹工作者一般最多能够临三四平方米。这120多平方米的临摹壁画,几乎搭上了李其琼整个一生。

      

    白发李其琼仍在临摹宁强教授说,大家都承认李其琼是敦煌研究院临摹的第一高手,造型能力强,色彩、线描、造型都是画得最好的,李其琼是那代画家里的大内第一高手,她的创作欲望也是最强的。


      曾有人问:“你在敦煌那么多年,为什么没有画出自己的创作?”李其琼有些无奈地说:“1954年,文化部给我们所写了一封信,指示我们要临摹研究,同时向全国推广,我们的任务就是研究和临摹。那时候我们连架照相机都没有,要推广就只能靠临摹然后展出。直到20世纪80年代,我们才从单纯的临摹当中解放出来,现在条件已经非常好了。以前是有很多人瞧不起我们,叫我们临摹匠。我倒觉得,我就心安理得地做一个临摹匠了。创新发展固然重要,用心临摹也仍然需要。”

      在《心灯》展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挂着一张尺幅很小的油画《初春》。据孙儒僩说,这是李其琼先生唯一的创作画。

      

    李其琼油画《初春》“让更多的人看到敦煌的美和伟大。”这是李其琼和老一代敦煌画家坚守了半个多世纪的信念。


      2012年,李其琼病逝,孙儒僩仿陆游词《诉衷情》写了一首《自述》悼念老伴:

      当年万里苦追求

      跋涉赴沙州

      宕泉坎坷寻梦

      石窟任周游

      事未就

      鬓已秋

      泪难流

      此生将了

      心在莫高

      身老兰州

      文章摘编自《敦煌画派》

      来源:敦煌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