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喦《山水册》赏析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6-22 175 阅读
  • 举报

      华喦(1682-1756),字德嵩,更字秋岳,号新罗山人、东园生、布衣生、离垢居士等,老年自喻“飘篷者”,福建上杭人,工画人物、山水、花鸟、草虫,力追古法,脱去时习,写动物尤佳。善书,能诗,时称“三绝”,为清代杰出绘画大家,扬州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绝壁参天入太青,枯松盘攫有龙形。

      何当赤脚来相过,飞瀑还从耳畔听。

      


      石势苍然剥藓花,古柯无叶自槎枒。

      无人知得荒寒意,分付斜阳几点鸦。

      


      远树亭亭望如荠,野亭矗矗看如笠。

      相去只在数里间,欲往从之路难识。

      华喦自幼聪慧,少年时代便显露出非凡的绘画天资。其父四十余岁时患痢疾病故后,华喦和他的兄弟相继离开家乡外出至江浙等地谋生,华喦于康熙四十三年(1704)来到了浙江杭州,凭借绘画技艺开始了卖画生涯。杭州自唐宋以来就是江南经济文化中心之一,康熙至乾隆年间,工商业发达,商贾云集,贸易四通。杭州亦是一个传统文化根底深厚的城市,文风鼎盛,名士如流。华喦来到杭州的当年就结识了年届半百的诗人徐逢吉(1655-1740),两人一见如故,终生保持着深厚友谊。后来又结识了吴志上、蒋雪樵、陈懒园、沈方舟等众多平民文人。这些年长的杭州友人,对于喜爱绘画的华喦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他们不仅为他树立了不慕名利、恬淡自强的生活榜样,而且帮助华喦提升了文学素养,使他最终跻身文人画家的行列。清初开创没骨写生花鸟画派的恽寿平,于抗清斗争失败后,以画笔、诗笺相伴一生。他与杭州也颇有渊源,与杭州士人来往颇密,他那清丽洒落的画风也受到了当地鉴藏圈的喜爱,一时风靡。华喦到达杭州之后受交游活动的耳濡目染,风气相袭,自然而然选择以恽寿平为师法对象。恽寿平注重师法造化以及笔墨技巧的运用,追求高雅的格调,这些都对华喦绘画产生了深远影响。

      


      野树低迷昼不分,山腰一抹是浓云。

      不知香积寺何处,塔铎数声空外闻。

      


      深树人家暮霭中,石桥低度野塘东。

      待他月上溪光白,襖霭一声来苇丛。

      


      绝磴凌空似峤壶,仙人鹤驭入虚无。

      恍然昔梦曾经处,细雨斜阳听鹧鸪。

      华喦早期绘画存世数量并不多,辽宁省博物馆藏有华喦《啖荔图》作于康熙四十六年丁亥(1707),从这幅绘画中可以看出青年时期的华喦有着过人的绘画天赋,在两尺长的幅面中,画家充分施展了人物肖像、山水、花果诸科兼备的精湛画艺。中国嘉德2021年秋拍中一套《山水册》为我们了解华喦早期绘画风格提供了又一重要参考。这套《山水册》共计十二开,水墨纸本,每开画山水小景一页,含一页对题。款署“癸巳清秋,写于淮阴旅窗。临汀华喦。”由此可知,此册完成于淮阴旅途中,创作时间为康熙五十二年(1713)秋,画家时年三十二岁。细观此册,颇可玩味。册中均为墨笔小景山水,寥寥数笔,逸气横生。第一开右侧绘一株古松盘曲于悬崖之上,远处瀑布飞泻而下。第五开与此相仿,右侧悬崖耸立,一排村落傍水而居,透过小桥将画面引申向左侧空阔的水域。第三开、第八开均画近水崖岸,巨石突兀,乔木挺拔,有小亭翼然处其上。第六开、第七开、第九开图式略相仿,近景树木林立,屋宇杂其中,远处峦头突起,将画意引向悠远处。第十开、第十一开一水两岸,远近分明,乃是承袭倪高士大意。第四开仿米元章落痂点作云山图,墨笔横点,层次分明,远处山头和寺塔若隐若现,云烟缥缈,不画而生。第二开、第十二开墨笔勾皴作巨石立于旷野,荒寒真率。从此册可以看出,青年的华喦广取博收,在这十二开的册页中已然能够熟练地驾驭各种经典图式,元明以来形成的文人山水画范式在华喦的笔下纵横自如,自信犹如韩信调兵。与这件华喦早期作品面貌类似的还有作于两年后的《仿白云外史画册》,曾著录于《梦园书画录》,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此册共计十二开,每页含题诗,册末款署“乙未元月于静安斋仿白云外史用笔,白沙华喦并题。”这套模拟恽寿平的山水册“具意远阔,惜墨如金”,册中所作景物亦与前册相仿,由此可见青年时代的华喦以恽寿平的画风为师法对象,此类山水册正是其心追手摹的成果。在恽寿平的传世作品中,我们也能看到这一类的山水册,幅面不大,集腋成裘,展开一册,各家山水的典型构图和笔墨范式一一罗列目前,如行山阴道上,令人应接不暇。相对于恽寿平清润恬淡的笔墨风格,华喦更显醇厚古朴。清初以来,随着四王等人山水画的风行,文人山水画已然烂熟,类似这样的山水册遗存颇多,并不鲜见,华喦此册难得之处在于脱略痕迹,纯任天性,用笔在秀逸中带着几分生拙古朴的气息,这正是华喦山水不同于四王的地方,而与安徽宣城梅清等人的画风气息暗通。册后有施履谦跋文。施履谦,字延吉,清代钱塘(今杭州)人。施士钟子,山水师元四大家,精八分书。施履谦首先认定这是一件华喦的“早岁笔”,“虽未能如晚年之苍古隽逸,而其用意超脱,迥出寻常,已时逗露于笔墨之外,深明六法者,自能识取大约。”寥寥数语,可称的评,真乃观千剑而后识器者。

      


      柽柳萧疏三两株,野亭常瞰碧潭虚。

      岩光一点浓于黛,正是江天晚照余。

      


      石磴陂陀有路通,道旁残柳自摇风。

      江山不尽兴亡感,都在孤亭一望中。

      


      高树阴森覆屋檐,草堂只在树中间。

      待他木落天高后,日夕支颐对远山。

      接下来谈一谈这套册页的钤印。画册前十一开均为穷款,单钤一方“臣喦”朱白相兼方形印。册末钤“臣喦”及“秋岳”朱文印。这两方印在华喦的传世作品中并不常见,除此册外,还见于《仿白云外史画册》(1715年作,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仿宋元诸家用笔册》(1715年作,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万籁松烟图》(1716年作,现藏辽宁省博物馆)《行书诗扇页》(藏地不明)等为数不多的几件早年作品上。《闽汀华氏族谱》中记述华喦:“壮岁游京师,得交当路巨公,名闻于上。召试,列为优等,受县丞职以归,卜居杭州。”从中可知华喦早年曾有一段北上京城的游历,从《丁酉九月客都门思亲兼怀昆弟作》一诗可知,至迟在康熙五十六年(1717)已然在京,至于何时北上则无确切记载可考。现存钤盖“臣喦”印章的几幅作品均完成于1713-1716年间,笔者推测这方臣字款印章的制作背景正是华喦北上入都求取功名之用。作于“淮阴旅窗”的这套山水册正是壮岁求功名时期。华喦在京期间得职途径并非正规的科举考试,而是经“巨公”推荐,皇帝特旨“召试”,授八品阶位“县丞”虚职,但这对于一介布衣的华喦来讲毕竟是不容易的。此次北上,华喦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差事,其绘画作品在京城也少有问津,最终只能怀着沮丧的心情南返杭州,从此绝意仕途,这方臣字款的印章也就湮没无闻了。

      


      石罅崚峥置屋牢,窗前江势日滔滔。

      遥看一片孤帆影,知是归人烟水劳。

      


      危矶千尺复百尺,远岫一尖还两尖。

      山光江色似何处,剑浦桐滩兹可兼。

      


      石骨巉岩色如铁,乱莎丛襍细于针。

      画师要写苍寒意,淡墨无多惜似金。

      册中每开山水均配有对题一页,读其诗文,与图画若合一契,应是诗人为这套山水量身而制,语句清新脱俗,直白通脱,与简澹悠远的画风甚是相合。从款署推测诗人可能名天秩,字安序,号芋村。嘉庆间浙江仁和书画家倪稻孙字米楼,又号鹤林道人,性嗜金石,所至搜采考据,多载日记中。其手书《海沤日记》(一称《米楼日记》)一册系嘉庆十九年甲戌(1814)所作,里面也提到华喦的这套山水册以及诗人芋村。其中记载四月十一日过顾秋屏处,“又出华秋岳山水小品一册,极妙。每幅有芋村题句,字画极妙。钤印作‘天秩安序’字,不详其姓也。”施履谦在甲午年(或为1834)后跋中称:“乡中沈先生芋村诗字俱佳,足称三绝,均堪宝玩也。”施履谦本为浙江杭州人,生卒年失考,不过从他的跋文可知,诗人芋村姓沈,亦是杭州人士,其活动时代与施履谦应当相距不远。通过以上这些信息,我们也可以得知,这套山水册曾在浙江的鉴藏圈中经过多人递藏,传承有序。

      


      施履谦题后页

      总的来说,华喦的这套山水册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早年作品,不仅让我们了解到了他早年的笔墨面貌、师法出处,透过它更能隐约看到他早年的一些人生经历,为华喦研究提供些许的线索,使画史上的华喦形象更加明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