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慈寺碑》:记录了大唐统一天下的关键之战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8-08 74 阅读
  • 举报

    《等慈寺碑》,全称《大唐皇帝等慈寺之碑》,唐太宗诏命七碑之一。唐颜师古撰。无书人姓名。

    此碑书法主要取法北魏,但有经隋入唐以来的尚法要求。用笔明净雄健,起收舒锋见神,行笔便捷,提按不显,而折角清朗。结体横平扁宽,笔画排列,突出平行映衬的艺术效果。因而既有茂密雄健之精神,又有匀净精劲之风采,为唐楷中之另一风格。

    许多帖本背后都记录了精彩的故事,如《九成宫醴泉铭》奠定了欧阳询法书地位,这个帖本背后的故事是,贞观之夏唐太宗在九成宫避暑,驾临九成宫,魏征将此事写成文章,又叫欧阳询书丹立碑此此。又如《玄秘塔碑》,是为纪念当时的一位高僧大达法师,唐文宗为了表彰他,诏命建塔立碑,碑文由当时宰相裴休撰,大书法家柳公权书丹。《等慈寺碑》后面的故事又是什么?

    《等慈寺碑》

    《等慈寺碑》与虎牢之战

    虎牢之战发生在武德四年(621)。虎牢关,又称汜水关,因为避唐高祖的祖父李虎之名讳,改称武牢关。虎牢关为中原地区东西交通之咽喉,历史上一直为兵家必争之地。时年三月,唐军攻打洛阳守将王世充,为阻挡窦建德的西进救援,李世民亲率骑兵3500人,在武牢关与窦建德的十几万大军相持二十多天。后用诱敌战术,大败窦建德。

    唐军乘胜追击30余里,《等慈寺碑》碑文写到此战的残酷,说:“陷坚挫猛,刮野扫地,喋血僵尸,填坑满谷。”此战“俘虏十余万,斩首三千级”,窦建德受伤逃匿于牛口渚被唐车俘获。随后,洛阳的王世充被迫投降。虎牢关“一战擒双王”使李世民取得决定性胜利。

    武牢之战,双方伤亡很大。“情均彼我,恩洽同异”,同时为双方死亡将士荐福超度,这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并不多见,显示了大唐天子平等对待双方死亡将士的大度襟怀。

    《等慈寺碑》与颜师古

    等慈寺碑文的撰写者是颜师古。颜师古(581-645),名籀,字师古,以字行。《颜氏家训》作者、名儒颜之推之孙,是唐代著名书法家颜真卿之祖;隋唐时期经学家、训诂学家、历史学家。贞观十九年(645),颜师古随从唐太宗征辽东,途中病故,终年六十五岁,谥曰“戴”。

    颜师古工书,然书迹无传,故认为颜师古所撰《等慈寺碑》为其所书。在法国所藏敦煌遗书《老子道德經卷》,为颜师古所书。

    细观等慈寺帖本,法取北魏,结体横平扁宽,用笔雄健,行笔便捷,自然朴拙,端正而灵动,严谨而舒展。呈北魏碑刻之法意,开初唐书坛一代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