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鲁书法,奇崛有个性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11-24 30 阅读
  • 举报

    石鲁

    石鲁 的绘画在新中国美术语言的变革上具有里程碑意义,但是其书法尤其是晚期的作品则有些不拘成法,时常会引起一些书家的讨论。

    作为长安画派的创始人之一,石鲁早年并未将书法作为独立创作,且画作中少有题跋,直到1970年代大家对文人意识回归,并开始效法元以降文人画诗、书、画、印结合的传统,才使书法在他的创作比重中有所增加。

    石鲁书法

    诚然,石鲁晚年在书法用笔、结体、章法上确有所失,虽以形观字合乎道,但识人尚需听其言而观其行,看待石鲁的书法,不光要通过他的作品本身去审视,更应该深究其内心世界,将书法与他的理论契合,意到神到方能通达。

    《冬引丹江水》

    石鲁早年的书法受到其二哥冯建吴的影响,冯建吴书法广涉诸体,熔铸北魏书风和汉隶、汉简等为一炉,而石鲁国画作品中的题款也是取法魏碑、汉隶,如其1957年创作的国画作品《冬引丹江水》上的题款,用笔拙厚中见精巧,方中见圆。

    1961年底,长安画派于各地巡展,反响热烈,石鲁的艺术风格逐渐趋于成熟,并开始频繁地在古代画论里寻找新的创作灵感,其创作的国画《女护士》上的题跋“以神写形则渐可达神形兼备”便是他此时的艺术主张。

    《女护士》

    题跋与画作中的人物笔意相通,有金石碑版的笔法,可见其对汉篆、魏碑的结体、用笔有过细心的体悟和借鉴。

    石鲁重视生活、重视传统,但一直强调师古要师法更要师心,这就如同我们在书法创作的方式上,没有所谓的先进后进,既要继承传统,也要顺应时代发展,“师古人之心”才是一法。

    石鲁书法

    1960年代初期石鲁开始系统地梳理自己的艺术思想并形成一系列的理论著作,他把自己的艺术主张概括为“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这对当时的艺术家有着重要的启发意义。


    石魯 草書五言句

    从石鲁的这些著作中可以看出其极为重视书法,并认可国画的笔墨应得益于书法,其认为“书之结体,乃受具体而抽象画”“画之结体,则以抽象而具体化”,字画同功一体,“书画同源”,皆是为了传神,“文笔与画笔、书笔皆贵通情达性”。

    石魯 草書五言

    不过石鲁在早期对书法的研究学习更多的是为了探索绘画笔法和画面构成等要素,尤其是在把书法应用于画作构图上,石鲁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他注重整体感,并简要总结了吴昌硕、齐白石在绘制花卉中运用书法的章法结构规律,提倡众人都应当认真学习书法,他认为每个字都是很好的构图,在《中国画造型的问题》一文中其阐述造型训练的具体措施时,要求训练要全程保持书法和篆刻的练习。

    石鲁书法

    此时石鲁的书法可以用刘曦林语简单概括为:“行楷崇北碑之力,方处有圆,更强化方劲;其草书,不在简化字形,而有意增多折转,总体呈阳刚风神,少蕴藉阴柔,多外露峥嵘。”

    石鲁从吴昌硕、齐白石、郑板桥等画家的书法中汲取经验,开始探索自己的笔法和风格,但客观地说其某些作品的用笔还是稍显不足。

    石鲁书法

    1960年代中后期由于历史以及精神疾病的原因,石鲁的创作停滞了数年,直到1970年代初他才重新拿起了毛笔。但由于受到病痛的折磨,石鲁服用了大量的药剂,这不仅损害了他的神经,也影响了他的思维和手指的灵活性。

    “疯了”之后的石鲁,艺术上却得到了重生。1971年在家养病的石鲁从花鸟画入手练笔,同时开始创作独立的书法作品。这一时期的石鲁,笔下完全放开了,“信笔而来,放纵为之”。

    石鲁书法

    石鲁的书法摒弃了传统书法的规范,变为狂放、 ,从颜体楷书和瘦金书中挖掘出了很多元素,追求线条的疏密方圆和字的抽象性,并推敲笔画转折的浓淡渗化,燥枯中含苍润,犹如“面目狰狞”的抽象画一般。

    准确地说,石鲁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法家,是先将书法引入画法,又引画法入书法,并在实践当中取法,造化而化于笔端,体悟和创造出了自己的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