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天寿:疏密与虚实是构图中的主要问题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12-24 44 阅读
  • 举报

    潘天寿 访荷浪踏翻

    中国画在其长期的发展演变中建立了许多符合自身审美要求的构图法则,如布势、主次、对比、均衡、疏密、开合等等。

    在中国画中,虚实与疏密是有区别的,有些人常混为一谈,这是不对的。

    下面,国画大师潘天寿为我们解构国画中的疏密与虚实等关系。

    图1

    有的说疏处即空白多些,密处即空白少些,是有一定道理的。“虚”即是画幅中的空白,“实”即是画幅中的画材。

    一般说来,山水画中对虚实讲的多些,花卉画中对疏密讲的多些。

    图2

    如画 兰竹,必须有疏密交叉关系(指兰叶和竹叶的线条交错),有了疏密就有层次、有变化。

    图3

    中国画的布置极为注意有虚有实。然而一般人只注意摆实,而不知怎样摆虚,他们不懂得摆实就是布虚,布虚就是摆实的道理。

    中国人作画,以视而不见为根据。视而不见就无物可画,无物可画,就是空白,有了空白也即是有了可不必注意的地方,于是主体就更注目突出,这就是以虚显实。

    疏密主要讲画材排列交叉问题,花卉中的疏密主要是线的组织,成块的东西较少。

    图4

    吴昌硕先生讲交叉,是“女”字形,它比斜“井”字要紧密,如图4,疏密的排比,应有三种以上画材相配,只有两种画材难以排比,也无从讲疏密,凡三件以上的东西摆在一起,方可讲疏密、讲排比,至于如何排的好,就得靠艺术处理了。

    画材与画材之排比,距离有远近,交错有简繁,远、近、简、繁即疏密,然需三数以上画材不能排比。

    图5

    在撇兰叶时极易犯的把三叶交叉在一点上(图5);

    图6

    图6中,犯了编篱的忌病。

    图7

    图7中,把兰叶都集中在脚上一点,使脚成为尖的这样的脚,也犯了许多叶子交叉在一点上的忌病,不太好看。

    图8

    图8中,三个人物中,右有人相距靠近者为密,左一人离开右两人较远者为疏;从虚实来说,凡无人处为虚,有人处为实。疏的空处为虚,密的空处也为虚。

    图9

    图9中,只画一个苹果或两个苹果,就没有疏密,只有虚实。画三个苹果,就有疏密。

    疏与孤不同,孤即孤单、孤立,画一笔则孤,点一点也是孤。一笔虽疏,无排比可言,在构图上是不成立的。凡绘画,必须空中有物,不能空中无物。

    图10

    图10左处,有大小两组兰叶,其中小组兰叶是疏的,并非孤;图右处,一笔兰叶就显得孤了。

    我们所讲的疏密,不仅指远近距离的疏密,还指交叉的疏密。不交叉易散漫,交叉了就茂密。平行线没有交叉点,就是最呆板的线,故作画时,须注意使线不要平行,线与画边不要平行。

    图11

    图11左处,几笔兰草,虽没有交叉上去,仍有交叉的意义,只要延长下去,即有了交叉,这即是交而不交,疏而不疏,疏中有密的表现方法;图右处三笔兰草交叉,有了密的感觉。

    图12

    在图12最左处的两根线即平行,也没有交叉,又与画边平行,这种布局像建筑设计图,极其呆板单调;图中其他线条的组成中,之间的距离不同,就产生了疏密关系,不论交叉与否,都有交叉的意义。

    潘天寿 西子湖中所见

    吾国绘画,向以黑白二色为主彩。

    有画处,黑也,无画处,白也。白即虚也,黑即实也。虚实之关联,即以空白显实有也。

    实,画材也,须实而不闷,乃见空灵;虚,空白也,须虚中有物,才不空洞,即实者虚之,虚者实之之谓也。

    图13

    图14

    图13的布局是稳定的,但构图极普通。若将图13改为图14,不画石头,代之以两行长款,使柏树的势伸下去,气就长了。

    图15

    图16

    图13中,有地坡点子,使地坡抬高,反而显得树干缩短了。若改为图15,去掉坡点,只配以拖出纸外的弯石,气是比较舒畅的;若画长条幅(图16),把树干画长并露脚,石拖下去(原图有长杆包短石的毛病),现在改为石出边,树不出边,短石不被长树所包,就比较妥帖。这就与“虚实相生”有关,也即“无画处,皆成妙境”的解释。

    潘天寿 山花烂漫

    潘天寿画作

    然实中求虚,比较容易讲,虚中求实,不大容易体会。

    以虚为空白,其实并不是没有东西,注意在于求其空灵,不是空而无物也。

    综上所述,疏密与虚实两个问题,是构图中的主要问题,对花鸟画更是如此,希望大家多多琢磨前辈大师的构图规律和经验,继承和发展我国优秀的传统艺术,让中国画绽放出更加灿烂的鲜花。

    潘天寿 石榴

    潘天寿 疏影横斜

    潘天寿 山茶梅花

    潘天寿 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