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慎的《八仙图》妙在哪里?黄慎《八仙图》赏析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0-11-21 235 阅读
  • 举报

      黄慎(1687-1766),清代著名画家,字恭懋,后已改字恭寿、菊庄,号瘿瓢,又称东海布衣。福建宁化人。幼家贫,后长期寓居扬州,卖画为生。读书常有古庙佛殿的长明粉下。初师上官周,学工细人物山水。后变化为粗笔挥写,以简驭繁,气势雄伟,笔意纵横,于粗犷中见粗炼。他拟定民人物除历史故事、神仙佛像之外,多从民民间生活取材,常画劳动人民的形象。专画流丐、纤夫、渔民等,往往只用寥寥数笔,便能形神兼备。写山水、花鸟、虫鱼等,也无不工妙。为“扬州八怪”之一。

      黄慎是一位非常勤奋和颖悟的画家,非常注重文化修养对绘画创作的重要作用,加紧文化知识的学习,他曾说“丹经难复少年春”,认识到时间对画家的宝贵,珍惜时间,加紧学习。他在《江南》诗:

      十年容类打包僧,无怪秋霜雨鬓。历尽南朝多少事,读书频借佛龛。(黄慎《蛟湖诗钞》)

      

    blob.png


      对于自己早年贫困的学习生活有着深刻的记忆,齐白石也有“高烧松枝读唐诗”的童年经历,所以对黄慎的经历和艺术有着强烈的共鸣。许齐卓《瘿瓢山人小传》记载他:予自十四五岁时便学画,而时时有鹘突于胸者,仰然思,恍然悟,慨然曰:予画之不工,以余不读书故。于是折节发愤,取毛诗、三礼、史、汉、晋、宋间文、杜、韩五言诗及中晚唐诗,熟读精思……,而又于……历代制度衣冠礼器,……穷厥形状,……豁然有得于心,应之于手,而后乃今始可以言画矣。

      正是由于深厚的文化修养,黄慎在常年卖画的生涯中才没有埋没自己的艺术性灵,并形成了非常鲜明的艺术风格。他不仅在绘画上造诣深厚,在文学和书法上也有独特的造诣,《蛟湖诗钞》即是他个人诗集的结集,这在画家中确实是非常难得的,全面深厚的文化修养,促使黄慎独树一帜,确定了他在清代中期是扬州画派中的坚实地位。

      黄慎是一位全能的画家,山水、花鸟、人物,无不精能,但他的主要成就,还是在人物画上,神话题材、佛教人物、渔夫、樵夫、美人等都成为他的经常创作的绘画题材,其中凝结者作者对世事的深微洞察和个人的喜怒哀伤。以传说中的八仙故事进行创作,黄慎留下了为数不菲的《八仙图》,除了苏省泰州市博物馆藏有1727年四十一岁时创作的一幅《八仙图》(211.5×161.3厘米)外,尚有一件《八仙图》,亦是此类题材中的精品。

      此图作于1734年,为黄慎四十八岁的作品,全图164.5×148.5厘米,上有“雍正十二年六月壬申,黄慎写”落款,钤“黄慎”朱文印、“恭寿”白文印,收藏印有“臣彬审定”朱文印,并有现代书画鉴定家萧平的题跋:

      黄慎,闽之宁化人,久居扬州,为扬州八怪之一,此斯所写八仙巨幅,线描劲健,神态各异,为其佳制。

      

    blob.png


      这是黄慎一件流传有绪的传世人物画作品,与泰州博物馆所藏《八仙图》当同为黄慎细笔人物画的代表作(黄慎的细笔人物画同他的粗笔写意人物画风截然对立,为两种不同的风格类型)。黄慎早年曾经学习上官周的工笔人物画法,在用笔上打下深厚的基础,从此图上我们完全可以感受到上官周画风的影响,相对于上官周严谨精整的画风而言,黄慎的这一类人物画更有着飘逸灵动的万分,宛然一曲流动的音符,在寂静的画面氛围中缓缓流动。在线条的疏密聚散、穿插映带中,有着作者独特的个性才情。作为中年时期的绘画作品,此图用笔精熟,线条劲挺流畅,工细严整,基本上体现了作者此一时期的细笔人物画面貌,为颇见功力的大幅巨作。

      

    blob.png


      黄慎有着清醒的现实意识,对于求仙思想、佛、道观念,并不肓从,他曾“笑求仙客”,对神仙思想持怀疑态度,他借助于神仙、佛教故事题材进行人物画创作,除了当时社会要求他创作吉祥、祥瑞的作品这一因素外,从他个人来说,他认为这一类主题更能发挥他的艺术想象力,更能寄托他的思想和理想。所以始终充满热情进行这一绘画主题创作。他作品中很多人物形象,多从现实中得来,他将在社会中观察到的不同阶层的人物形象安置到他的作品中,并加以美化、理想化,以神仙佛道人物的形象出现,创造出了非常优美的艺术形象,从侧面委婉地表达出了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从这一点说,黄慎是一位有相当思想深度的艺术家。黄慎的人物画作品。同其它画家的作品相比,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非常注意画面情节的安排,人物的动作、表情以及形态,都围绕即将要发生的事件来处理。每一个人物的动作、状态都有着彼此的呼应和联系,作者往往根据画中不同人的身份地位,安排出不同的情感反映。正由于此,所以黄慎的人物画富有非常深刻的艺术感染力。不仅在有限的画面内可以让我们感受到画中人物神情举止,而且还将我们的思绪引到画面之外,《八仙图》的创作即是如此:张果老与曹国舅正在商讨即将开始的重大行动,汉钟离紧张欲语,铁拐李手扶拐杖,低头沉思,若有所对,形成画面的中心部分;何仙姑在一旁倾听,韩湘子则随何仙姑似在等侯最后的决定;蓝采和蹲坐在花篮旁欣赏手中的仙花,吕洞宾偶然间好象看到什么,突然转身俯视,等等不一。虽然八人情态举止各不相同,但均围绕正在发生的中心事件展开,人物的表情举止给我们以丰富的想象。将情节引入画中,黄慎的人物画为什么能引起人们的由衷喜爱,这当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原因之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