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山水花鸟书法册》十七开水墨纸本 29.0×22.0 cm

从此册书画的风格与款字看,应是八大山人极晚年作了。故笔墨精练沉酣,可称意到笔随,落墨便成妙谛。虽纵横捭阖,迥不犹人,而气韵静逸,超然已入化境。故石涛如此赞他:“金枝玉叶老遗民,笔砚精良迥出尘。兴到写花如戏影,眼空兜率是前身。”“秋涧石头泉韵细,晓峰烟树乍生寒。残红落叶诗中画,得意任从冷眼看。”从迭径坎坷,历尽苦厄,而终于潜身笔墨,一超直入如来地,八大山人终于成为大写意画的登顶者,此册可说是他交给后人及中国艺术史的一份完美答卷:冷寂中有朴茂之致,荒率中有悠远浩荡之趣,笔似金刚杵,墨有山林气,皆精绝之品。



(一)八大山人写。



(二)八大山人。

此页《拳石鹌鹑》,石与鸟仿佛都凝佇于天地之间,令人摒息相对,思接千载,遥想八大当年之遭际。从鹌鹑冷漠之眼神,去感觉八大心中之苦楚与愤懑以及对生命的渴望。在绝境中带着希望,使他的笔墨,忽而滞涩,然而迅捷;忽而干枯,然而湿润,其节奏与韵律,犹如诗人的吟唱,低徊高歌,音韵俱绝。



(三)八大山人画。

《拳石》一页,头重脚轻,巍然独立,亦是他身处绝境中的自我写照,用笔如狂风骤雨,若泣若诉,读之令人心颤神移,悲悯之心油然而生。



(四)八大山人写。



(五)八大山人写。

栀子花,枝干倔强,简淡的笔墨,苍润生发,郁勃而有生气。因简到极处,已不能再少一笔,却不能更增一笔,移动一笔,笔墨精炼到了极致,连根部看似草草的二点,亦陡生奇趣,不可移易。



(六)八大山人写。

《萱草》一页,数叶翩翻取下斜之势,一花上仰,向日而开,俯仰底昂,不过十五、六笔,而满纸都是露气与朝气。



(七)八大山人写。



(八)八大山人。

《玉簪》一页,凸显八大用墨用水之妙,一样的墨色,却用水晕墨痕既破其平板,又写出了叶片叶脉的生态关系。叶与叶、花枝与花朵,在极快的运笔中显得顾盼有致,生气四溢!



(九)八大山人。



(十)八大山人。



(十一)八大山人写。



(十二)八大山人。



(十三)八大山人。



(十四)八大山人。



(十五)戊寅夏日,八大山人写。



(十六)八大山人写。

《荷花蜻蜓图》,花朵贴水而出,浓墨一叶,亭亭如盖,如在空中摇曳,蜻蜓一翅,憇歇其上,自在而安宁。墨荷是八大常见题材,淋漓挥洒,纯熟之致,荷梗每用中锋扭动而下,圆劲柔韧,动感极强,笔墨的把握,已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蜻蜓则偶为之,传世余仅见此一幅,乖张而惹人喜爱。



(十七)司马温公尝言,吾无过人者,但平生未尝有不可对人言者尔。八大山人。

末页以行书写司马光语。八大书法远宗晋唐,小楷得钟繇、王雅宜之雍容朴厚,而安详自如。行书学“二王”,钟情于临河叙,早年亦倾心于董其昌,中年参山谷体,晚年笔参篆籀,放达雄肆,若游龙惊鸿,驰骋纵横,而气沉力厚,神完意足。自称“书法兼之画法”,更以书法入于画法。他所以在画完十六幅之后,复加入一页书法,或以此证明他书画同参, “画法兼职书法”的艺术实践并终于获得成功吧。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