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他有“百岁画仙”的美誉;

  他曾东渡日本求学,

  与郭沫若同船下渡;

  他与张大千是好兄弟,

  曾与张大千联袂举办画展;

  他曾应邀作国画《红日青松图》赠送毛泽东,

  朱德曾盛赞“海外有个张大千,

  国内有个晏济元"。

  


  《红荷图》

  然而,他淡泊名利,大隐于市,

  从画坛退居民间,逐渐淡出国人视线。

  新世纪,当画坛大师悉数走尽,

  传统画趋向荒芜的时候,

  人们惊喜地发现晏氏宗师依然健在。

  从7岁染指书画,到百岁勤于笔耕,

  他用110个年头走完了这一生。

  


  《荷花》 纸本设色 43×33cm

  1

  登顶诗书画印

  晏济元在艺术上打下坚实的传统基础,

  与从小的成长环境和家庭教育密切相关。

  1901年农历六月十三日,

  晏济元出生于四川内江县茂市镇万家场,

  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孩子,父亲晏辉廷为前清诸生,

  长于书画、治印,又善于经营农耕和糖坊。

  


  《水仙》

  晏济元自幼就表现出艺术天赋,

  父亲着力培植,除亲授外,

  也延请内江名人、清末秀才张曲斋为晏济元教授

  古典诗词、魏晋书法、绘画技法,

  而后晏济元潜心研习。

  在家学饱养、严师重教之下,

  少年晏济元已经具备了深厚的中国古典文学及艺术素养,

  为其一生的艺术创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木笔纹鸠》 纸本设色 105×54cm

  此外,晏济元还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

  每每在画上题诗,总能画龙点睛,锦上添花。

  其篆刻作品也寓刚于柔,醇和而有韵味。

  


  《漓江红帆》

  2

  与张大千的深情厚谊

  晏济元与张大千有姻亲之谊,

  张大千比他大两岁。

  童年时两人形影相随,一起玩耍,一起研习书画。

  那时候偶尔两人得到零花钱,

  总会相约着一起去买字帖或买小人书。

  由于几乎都喜欢临摹八大山人、石涛等作品,

  所以外人看来,张、晏两人的作品有着相近的风格,

  同样的章法,气势恢弘,体现出对古代书画艺术的传承。

  


  《巫峡秋意》 纸本设色 185×96cm

  1921年,动荡的时代令人苦闷。

  晏济元放下了画笔,毅然离开故乡,

  到成都寻求强国之路,

  用直接的、最彻底的方式为国尽忠。

  他先后在成都基督教青年会学习英语,

  随后考入成都机械专科学校。

  1928年秋,晏济元又赴上海求学,

  幸运地与张善子、张大千兄弟重逢。

  他在上海寄寓张家6年,

  与大千兄弟一起创作、切磋,一同参加画展。

  


  《剪秋萝》 纸本设色 44×33cm

  1930年,

  晏济元以仿石涛作品《人语响孤峰》、

  张大千以一幅《荷花》,

  参加柏林中德美术作品展,声名渐显。

  济世报国之心,让晏济元最终决定出国留学。

  1934年,晏济元远渡重洋,赴日留学。

  


  《紫木拙鸟》 纸本设色 125×68cm

  在日期间,晏济元没有一日荒废对书画的研习。

  直到1938年抗日战争爆发,

  晏济元想尽办法回国,

  到达天津时,张大千已在码头等候。

  随后两人同住颐和园乐农轩,吟诗作画,

  办画展,形影不离十几年,直至大千出国。

  


  《荷花》

  1940年,北平沦陷。

  日伪势力网罗贤达,张大千接到聘书,

  晏济元以事关正义与民族气节,

  力劝张大千离开北平,张大千深以为然。

  随即晏济元带走大千的

  两个儿子和重要书画先行一步回重庆。

  两人后来还一同举办了抗日募捐展览。

  


  《瀑布图》 纸本设色 137×68cm

  1947年晏济元在成都举办画展,

  张大千评价其作品:

  所谓作家士气兼到也。

  尔后晏济元为生活所迫,卖画为生,

  大千则翩然出国远游,从此天各一方。

  


  1937年与张大千(左)在北京颐和园

  3

  宠辱不惊厚积薄发一百年

  1949年重庆刚解放,

  晏济元所学的工业技术知识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分到一家工厂担任技术工作,业余钻研书画。

  平静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

  1957年晏济元被划为右派,

  但他并没有消极,而是更加努力工作。

  1963年,毛泽东70岁生日,

  晏济元应郭沫若之邀作

  国画《红日青松图》祝贺,深受毛主席喜爱。

  1964年元旦,由朱德、彭真、周扬等推荐,

  晏济元以四十余幅作品在北京政协礼堂展出,

  朱德观后称赞“海外有个张大千,国内有个晏济元。”

  


  1962年与吴作人(左)、萧淑芳(右)在北京

  画展后,晏济元不幸被自行车撞倒,

  长途颠簸回重庆,病情恶化,以至下肢瘫痪,

  从此一病不起达八年,外界甚至传言他已离开了人世。

  在夫人潘毅悉心照料下,晏济元奇迹般站了起来,

  还凭借顽强的毅力和对艺术的执著,

  十几年没有一天间断书法和绘画,没有纸墨就在腿上比划。

  厚积薄发,晏济元在晚年焕发出惊人的创作能量。

  


  


  《凌高极目》 纸本设色 179×95cm

  


  《高峨》 纸本设色 175×92cm

  刚直不阿,宠辱不惊。

  晏济元一生,

  确实做到了“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舒”。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