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齐白石曾说:“我的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

  


  齐白石 盗瓮图 纸本 水墨设色 95×53cm 1945年

  白石老人的画名之隆,近代无人可与之并肩,说这句话时,其中充满了自负。但他的那些题画诗作,也的确字字珠玑,精彩纷呈,诗趣与画趣匹配契合,相得益彰,十分的难得。

  


  齐白石 古树归鸦图

  


  齐白石 不倒翁

  如《古树归鸦图》题曰:“八哥解语偏饶舌,鹦鹉能言有是非。省却人间烦恼事,叙阳古树看鸦归。”《江上青山图》题曰:“年来何处不消魂,江上青山夕照痕。野老人家无长物,千株杨柳不开门。”《不倒翁》题曰:“乌纱白扇俨然官,不倒原来泥半团。将汝突然来打破,通身何处是心肝。”《雨耕图》题曰:“逢人耻听说荆关,宗派夸能却汗颜。自有心胸甲天下,老夫看惯桂林山。”齐诗之有趣,趣在童真烂漫,平易质朴,与学院派走的显然不是一条路子,从中既可找到古诗乐府的影子,更有民歌风谣的基础。

  


  齐白石 雨耕图

  齐白石一生勤奋,一天不画画心慌,5天不刻印手痒,创作数量惊人。90余岁仍每日挥笔作画,一天至少5幅。他写下“不教一日闲过”6个大字,贴于墙端,借以自勉。一次过生日,没能作画,隔日即多画了几张,以补前天之闲过。众人皆以为齐白石画画可一挥而就,但从他的《自家造稿》发现,即便是大师,这份潇洒也是经过历练得来的,他对人物局部的每根线条都会反复推敲,并在画稿上作各种批注。世人只知其作画勤奋,殊不知作诗所下功夫更多。

  


  齐白石《新喜》

  他27岁始拜乡贤胡沁园、陈少蕃学诗,37岁在湘潭县拜王湘绮学诗文,尽管王湘绮私下里说齐白石“画还可以,诗则薛蟠体”。在其70岁时,回首前尘,作过一首《往事示儿辈》的诗:“村书无角宿缘迟,廿七年华始有师;灯盏无泪何害事,自烧松火诗唐诗。”没有读书的环境,偏有读书的兴致。他的诗集《借山吟馆诗草》印行时,樊樊山曾作序褒奖他的诗“意中有意,味外有味”。

  


  齐白石 何要浮名 印章 北京画院藏

  诗情画意,相辅相成,诗书画印,本为一体,然而其画风易被世人接纳领受,诗作却常常被忽略不计,甚至为正统文人嘲讽讥笑。白石老人“诗第一”的排列,便是对这种揶揄奚落的间接回应。

  


  齐白石 寻旧图 151.5×42cm 纸本设色 无年款 北京画院藏

  民初,白石定居北京后,结识了一位“科榜名士”,其自命清高,曾对这位木匠出身的画家说:“画要有书卷气,肚子里没有一点书底子,画出来的东西,俗气熏人,怎么能登大雅之堂呢!讲到诗的一道,又岂是易事,有人说,自鸣天籁,这天籁两字,是不诗书人装门面的话,试问自古至今,究竟谁是天籁的诗家呢?”对于此般轻蔑傲睨,他在《题棕树》一诗中予以了直接的回答:“任君无厌千回剥,转觉临风遍体经。”

  


  齐白石 虾族大家庭

  齐白石的诗固然了得,但离开了他的画,如今还有几人能记得他的诗。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