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春将半,正是寻春好时节。

  若你问,最好的春天是什么样的?

  我想,大概是在丰子恺的画里。

  他的画中,有衔泥归来的春燕,

  也有枝丫拂面的杨柳。

  有三三两两在堤岸看花的路人,

  也有独卧草庐下沐春风的闲客。

  百种场景,皆逃不出一份天真的勃勃生机。

  


  丰子恺将春天比作门德尔松的音乐,

  要轻松,要欢愉,要暂且忘记烦忧,

  要“春在卖花声里”。

  只要还能活泼地生长着,便是最好的春日。

  如今疫情未歇,不好出门踏春,那也不要紧。

  至少我们还能伴着《春》的旋律,

  漫游在丰老的漫画中,

  一同体会春日里的热闹人间。

  


  


  丰子恺曾画过一幅画:

  远方一座山,近处一道坡,

  坡上一草房,房前一树花。

  女儿一手拉着父亲,一手指着红花,

  母亲则趴在窗口,笑看观花的父女。

  他还给这幅画题了句很妙的诗,

  “春光先到野人家”。

  


  这便是丰子恺的春天,

  不是从日期的递进中得知,

  不是从他人的感慨中得知,

  而是在自然的每一处微妙变化中感受春的到来。

  丰老的春天,是一个春燕与风筝争高,

  垂柳与飞花共舞的春天。

  


  丰子恺的画中,最常见的是杨柳。

  他爱柳,是因为柳的谦逊。

  红杏可出墙,古树能参天,

  唯有杨柳,愿意伏首,望向自己的根。

  “千万条陌头细柳,条条不忘记根本,

  常常俯首顾着下面,时时借了春风之力,

  向处在泥土中的根本拜舞,或者和它亲吻......

  杨柳树也有高出墙头的,但我不嫌它高,

  为了它高而能下,为了它高而不忘本。”

  因此在他的春日画中,总有一抹绿柳在。

  有时柳作景,更有人间烟火气。

  有时人立柳梢头,无论是闲谈还是静坐,都

  多了一份温吞和谦逊。

  


  丰子恺也爱画春日飞花。

  绿柳衬红花,是他画里的浓墨重彩。

  生长于穷乡,少见繁花,

  因此对于柔弱易逝的花,

  丰子恺总有种怜惜的心情。

  而花的脆弱,也正是他对春的感受。

  但在散文《春》中,

  丰子恺也狠狠斥责了一顿春日红花:

  早春时,乍暖乍寒中,尚不见你们的身姿,

  而到了暮春,几尽零落,又让人徒增惋惜。

  短暂的红花,就像人生中一时的欢愉,

  无法长存,固而贪恋。

  


  但即便如此,丰子恺还是

  老老实实将人们逐花的场面画了下来。

  也许就是因为欢愉短暂,

  才更需要借绘画,将记忆中的它们留存。

  


  丰子恺还爱画春日里的小朋友,

  大概因为活泼的小朋友,和生机的春日,

  是茫茫宇宙中同一类令人欣喜的存在吧。

  春日里的小朋友,

  会折杨柳,逐飞花,扯着长线放纸鸢,

  也会煞有介事地挖土、提水来种树、浇花。

  万物复苏的时节里,他们对新生命好奇又尊重。

  这不禁让人想起袁枚的那句

  “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

  天真如孩童,他们便是人间春。

  


  


  


  如何度过一个完美的春天?

  丰子恺早已在画中作了解答。

  寻春要趁早 。

  当我们发觉春天到了时,

  春天其实已经等待我们很久了。

  春日何时到,在这个问题上,

  属鸟儿和小孩子最清楚。

  紫燕衔泥归时,是大自然的早春。

  儿童放纸鸢时,是人世间的早春。

  人的感知总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加迟钝,

  若多看一看自然,学一学孩子,

  便能体会到春的天真。

  


  春日当游春。

  游春有两种,一种是作画外人,

  体味游春者的欢愉,

  即“春在卖花声里”的小小趣味。

  还有一种是站在画内,

  携身边人,赏眼前景,

  那是“临水种桃知有意,一株当作两株看”

  的春日短暂,多多珍重。

  那是对小家的眷恋,也是对世间的深情。

  


  春闲最惬意。

  春天不光要热闹,也应有静谧。

  那可能是一个人独处时,

  坐在石头上,就着春风与鸟鸣,

  喝一杯茶,读半卷书。

  也可能是约上好友游游青山,踩踩水花,

  又或在庐中小聚,小酌两杯。

  无论何种,都是春日里,

  独属于自己和友人的“闲”。

  闲,来之不易,

  趁着春光仍在,且享受且珍惜。

  


  春耕亦不休。

  春日惹人倦,但越是这种时候,越不可忘记勤奋。

  在过去,春日最重要的不仅是玩乐,还有春耕。

  丰子恺画过一幅月下劳作图。

  那时已弯月高挂,风吹杨柳,

  干活的人却伏身不知疲惫。

  他把这幅画题名为“杨柳岸晓风残月”,

  诗意的不只是风花雪月,

  也是每一个正在耕耘的身影。

  对于今天的我们,春耕已变得遥远。

  但在过去春耕时,人们一边劳作,

  一边赋予的新一年的希望却未曾变过。

  毕竟春天,也是许愿的季节,

  在这些个日子里,要勇敢迈出新年第一步。

  


  染绿的春日,亦是苏醒的人间。

  在这样的时节,人们的每一个小小活动,

  都显得格外有意义。

  春日宜遐想,春日宜期待,

  春日亦要闲而不休。

  最重要的,春日短暂,还请多多珍重。

  


  


  前面说了这么多春日美事,

  但事实却是,丰子恺不怎么爱春天,

  他只是爱画春天。

  对住在乡下,远离都市的丰子恺来说,

  春日其实很难捱。

  他在文章中,是这样描述春天的:

  天气忽晴忽雨,气温乍暖乍寒。

  “红杏枝头春意闹”的景象根本没有,

  “小楼一夜听春雨”久了会心生烦躁。

  在诸多春日诗句景象中,

  只有那句“一春能有几番晴”倒算真实。

  


  若不是这段白纸黑字的吐槽,

  仅是看他那些生机盎然的春日小画,

  大概想不到丰子恺竟然是这么看待春天的吧。

  但即便春天待他如此,

  他画出来的春天,却是另一番模样。

  在他眼中,料峭寒春中也有很多欢愉小事,

  比如踩一踩融冰的溪水,

  或是在春色中与友人对酌。

  


  春天其实是种向往。

  正是因为春少而隐,才有了“寻春”一说。

  对春天的体悟,也如人生一般,

  也许它过起来并不是那么美好,

  但因为心有期待,眼含纯粹,

  得到的才是另一番景色,那便是最好的春日。

  在丰子恺的诸多春日画中,

  有一幅极为朴拙动人。

  那是两个合力提着水壶的小孩子,正

  在给一株瘦弱的柳树浇水,画的右上角写着:

  努力惜春华。

  


  世间大概有两种人最惜春。

  一种是天真的小孩子,

  他们本能地就热爱和照顾其他生命。

  还有一种便是如丰子恺一般的怜世之人,

  当心存悲悯与善时,

  世界在他眼中就成了另一番样子。

  纵使春日苦寒,春日轻浮,春日易逝,

  他也能把春天画成最好的模样。

  因为珍惜,才会拥有。

  春日,只待有心人。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