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天寿得荷之神,张大千得荷之魂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1-09-08 浏览:308
  • 举报


    潘天寿得荷之神,张大千得荷之魂

    明月曾呼白玉盘,多情更照玉栏干。

    香吹一夜西风满,水殿罗衣作许寒。

      大画家张大千一生一妻三妾,红颜知己无数,从20岁出名一直到辞别人世,张大千的桃色绯闻比他的画卷还丰富。由此,他也获得了“数画人才华风流,古有唐寅,今有大千”的雅号。 


      张大千画荷,与其说是画荷,还不如说是画人——荷花开成了水做的女人。。。

     

      


     







      《残荷》

      ——读张大千同名国画

      文/戴永成

      宁静的秋岸。苍凉的秋风。忧愁的秋雨。望穿的秋水。憔悴的残荷。

      另一种美,就像断臂的维纳斯,站立成中国历史深处的女人——

      羞花残死的凄艳?红藕香残的清照?黛玉葬花的倩影?都与残荷有关。

      《彩莲曲》的罗裙飘逸过唐诗荷的绝响,花自飘零的秋水清瘦过宋词荷的美丽,曹雪芹笔下的那朵黛玉荷以洁白的忧伤绽放成残荷的圣洁。

      残荷,是被一夜西风吹残的?还是被世俗剪刀剪残的?问月,月不语。问水,水不语。

      荣荣枯枯的荷。生生死死的荷。白白净净的荷。

      根,是荷的手。荷残了,手还攥着水。藕断了,手还攥着丝。根,收藏了一切。

      干干净净的生,清清白白的死。荷残根不残,身残心不残。荷开成水做的女人。

    现代画荷大家首推张大千和潘天寿,潘天寿得荷之神,张大千得荷之魂。荷花被张大千抽筋去骨,只剩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