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一峰,百年大器 ——方人定的艺术及市场走向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1-24 浏览:134
  • 举报

    在现代岭南画派中,如果要论及人物绘画,方人定无疑是一位杰出代表。他的中国人物画博采众长,融汇中西,极富现代感和人情味,在20世纪中国画坛影响甚大。

    owPHfdOTBLEmzIqqR4eK16Ms4AsWJ5MkwPTZfYYe.jpg

    方人定(1901年-1975年)

    林墉先生曾评价:“说岭南,方人定是一峰!看百年,方人定是大器!”对此,笔者完全赞同。

    “方黄之争”,影响深远

    方人定(1901—1975年)是现代著名的国画家、书法家、美术理论家、诗人,现代岭南画派的领军人物之一,二十世纪中国人物画杰出代表之一。原名士钦,后改名人定,广东中山沙溪人。1921年至1926年先后就读并毕业于广州法政学校和广东法官学校高等研究部,后专攻美术,并入高剑父之门。

    wRdehOf2GTa7tRlPrco1Fr7j5ybRzEMM2e0TcJRW.jpeg

    方人定《悲秋》立轴

    方人定在民国时期影响最大的要数 “方黄之争”,即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由岭南画派的方人定和广东国画研究会的黄般若关于新旧艺术的论争,当时以他们的姓氏而被命名为“方黄之争”,尽管这桩著名公案发生在广东画坛,但影响巨大,意义深远。“方黄之争”的起因是针对“二高一陈”(指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频频在不同展览会上推出 “新国画”,年轻气盛的黄般若(1901—1968年)撰写了《剽窃新派与创作之区别》一文,正面提出“二高一陈”作品有“剽窃”、“ 抄袭”的问题。

    SH3dMN3irkz9EG8ny7zz0480WegXti9Vt1UaLQRL.jpg

    方人定 1961年作《栖息图》镜心(中国美术馆藏)

    1926年,高剑父授意“折衷派”的“宣传部长”方人定撰写《新国画与旧国画》刊于报端,这篇文章主要内容是指责国画研究会传统派画人抱残守缺、因循守旧,认为国画改革的道路就是高剑父等人开创的“折衷”之路。而主张存续国粹的黄般若随即在潘达微、赵浩公的支持下,撰写了《新派画就是中国的衣冠吗?》一文给予还击,文中再次指出这些“新派画”其实是抄袭、剽窃日本画,否定他们的作品是“中华民国的衣冠”。方黄两人一时你来我往,各执己见,壁垒分明,针锋相对,难分胜负。争论的焦点也从借鉴与抄袭扩展到传统文人画的认识、绘画的写生、中西绘画与日本画等诸方面,后在艺坛大佬叶恭绰居间调解方才暂时结束纷争。

    7easqu4ON5TwMdxhIbpCxbdx1WbjprY2UhSO2vyq.jpg

    图4.方人定 1955年作《早晨》立轴

    据悉,在之后的1929年和1935年里,方人定两度赴日本留学,研习西洋人体技法,走出了一条与老师高剑父截然不同的人物画道路;同时在日本留学时方发现高剑父果然有所抄袭。也因为抄袭一事,一直到1951年高剑父去世,方人定都和高剑父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师生关系,这不能不说是高剑父一生的灰暗注脚。

    EZ55PQgBA901Hfqhs6unPpakyzX7U4YhV6sRvRb1.jpg

    图5.方人定1932年作《归猎图》立轴

    有趣的是,直到1938年,在香港抗战画展期间,方人定与黄般若不期而遇,“相逢一笑泯恩仇”。两人惺惺相惜,握手言欢,成为好朋友。之后,他们各自开创了自己的艺术道路,共同为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应该讲,两派论战,不仅引发了广东画界关于传统国画现代转型的思考和讨论,而且为广东画坛吹来了一股清新之风,极大地活跃了民国的艺术论坛,促进了中国画的变革与发展,甚至直到今天,还对中国美术产生深远影响。

    中西合璧,别开生面

    方人定是1923年入春睡画院,师从岭南派领袖高剑父习画,期间画艺大进。之后,他的作品先后入选西湖博览会、中日现代美展、以及中法、中苏、中英、中德、中捷等美术展览,屡屡获奖,并被有关方面收藏。其中1928年和1929年他的花鸟画和《凄凉之音》先后入选比利时万国博览会,两次获金牌奖,作品均被收藏。

    Ot7VsG66H2JrItkPiCOZCormwWZOUqFNuLDex4eF.jpg

    方人定1959年作《最坚强的人》(广东美术馆藏)

    1929年为了谋求国画革新,方人定两渡东瀛,先后在日本美术学校、川端画学校、骏河台洋画校求学,学习西洋人体素描,成为“岭南画派”成员中留学时间最久、作品最多的一名画家。回国后先后在南京、上海、广州、澳门等地举办“个展”,被誉为“时代画家”。

     1938年不顾个人安危,在香港举办“方人定抗战画展”。紧接着,携作品赴美国洛杉矾、三藩市、纽约举办画展,并与正在美国纽约的张善孖举行过联展,其作品先后入选“金门博览会”和“纽约博览会”,当地的中英文报纸均对“方人定对中国画的新探索取得的成果”给予很高评价,许多佳作被各国博物馆收藏。

    pbndmoa6XzCx7XPk5f8uz6ZxkSr1vCcc9k0Co0ic.jpg

    左起:方人定《耕罢》立轴,《觅食》 立轴

    1941年,从美国归来的方人定,联合春睡弟子,与李抚虹等在香港组织“再造社”,提出“中国画艺术必须走出专事仿古临募,陈陈相因的死胡同”。为此,方人定的主张和举动,震惊画坛,甚至有文章将方人定称为“岭南画派的叛逆者”,是“笼里鸡造反”。后往来于港、澳两地。抗战胜利后曾任广州市立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兼国画系主任、中南美术专科学校教授。

    1947年其照片、艺术生平、作品被收入民国唯一出版的《中国美术年鉴》。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华南人民文学艺术学院教授、广东画院副院长。其作品均被入选全国第一届至第四届全国美展,作品被众多文博机构收藏。出版有《方人定画集》《方人定纪念集》《方人定评传》《中国名画家全集•方人定》《方人定纪念文集》《亮节高风——方人定小传》等。

    方人定 乙酉(1945年)作《和平之舞》立轴

    方人定擅长国画、书法、理论、诗词。绘画精于人物,旁及山水、花鸟、走兽。他始终认为艺术不是出世的、而是入世的,绘画要直面人生苦难,人物画无疑是最佳载体。为此,他极力主张国画革新,从1926年开始,在广州、上海的报刊、杂志上多次发表文章,提出“洋为中用、古为今用”“挽狂澜于既倒”,提倡中国画的内容“要取现实生活为题材”,“真实地、深刻地表现民族的精神”;技法上则要“折衷东西”,把东西方的 绘画长处“一炉而冶”。

    在日本留学期间,眼界大开,他痛感中国人物画的衰落和艺术的脱离实际,主张艺术应该反映人生,反映时代并提出中国现代人物画的改革振兴问题。他为自己的艺术道路确定了如下目标:一是作品以人物为主体;二是绘画题材以现代生活新姿态为对象;三是画法则重新折衷东西,即把中国画的笔墨功夫、西洋画的明暗用色和日本画的装饰趣味,糅合在一起,用“折衷东西”的技法表现劳苦大众的真实处境。

    AFQRPLJQw51abNGMheudWtjdsLs0r6vSpUdgllxE.jpeg

    左起:方人定 1932年作《到田间去》 (广东美术馆藏),1931年作《闲日》 (广东美术馆藏)

    应该讲,民国时期,方的人物画主要表现现实生活,反映人民疾苦,表达民族精神,如描写农夫、猎户、牧童、盲人和贫民血泪生活的《穷人之餐》《雪夜逃难》《到田间去》《秋夜之街》等佳作,并形成了有独特风格的“人定之画”。新中国成立后,方适应时代要求,将画笔转向对革命题材的描绘上,赞颂人民,讴歌新生活,其作品以工写结合为主,画面开朗、色彩绚丽、用笔泼辣、线条有力。1956年曾在广州、北京、沈阳举办个展,反响热烈、好评如潮。代表作品有《途中问字》《让妈妈们喂奶》《最坚强的人》《东郭先生》《旱年不旱》《琵琶行》《西厢记》等。

    ZQ4yimU1aRj1llFmXHZ2NezX2hl3QKnICPv99E5F.jpg

    方人定乙巳(1965年)作《行书七言联》,《章草》立轴

    方人定还擅长书法和诗词。书法功底深厚,尤精章草,其诗词也极富时代气息,有《人定诗词稿》存世。

    Lpi1nGfunxXnckStDNNjj3trvrUManrVKRkMsmSF.jpg

    方人定1946年作《渡水》立轴

    方人定还是岭南画派著名的理论家,被人誉为岭南画派的“一支笔”。先后撰写多篇论文阐述其艺术主张,其中民国时 “方黄之争”所发表的《国画题材论》《论三绝》《中国绘画之前途》等文章在当时中国画坛造成了很大反响,也给了众多画家以启发。此外,从1953年直至60年代,方人定主持的“广州国画座谈会”影响也很大,该会每月一次,座谈会强调不分派别、无门户之见,有时参加者多达五六十人,与会者各抒己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座谈会成为当时画坛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可惜,象民国时期的“方黄之争”包括后来的“广州国画座谈会”如今已不再。晚年卧病在床,仍著有《线条、色彩、皴法——国画三个问题》的重要论文,并曾在香港《美术家》上发表。

    作品收藏,渐入佳境

    方人定在民国时期就有很大的影响,仅次于现代岭南画派创始人“二高一陈”。上世纪20年代末和30年代初,其很多作品被送至海外展出,不少佳作为各国博物馆所收藏。1975年去世后,曾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WpMj12IamhrjSzOZh5H6cjXg19a6Se8P6DRVgFrr.jpg

    方人定《人物》立轴,方人定《上学路上》立轴

    九十年代初国内兴起艺术拍卖后,方人定的作品在海内外市场露面不多,偶有亮相,要么价格一般,要么流拍。1996年苏富比曾推出方大幅精心之作《觅食》,获价仅3.72万港元。1997年苏富比推出《摘果》和《虎头》两件作品,前一件估价3~4万元,后一件估价1.5~2万元,估价不高,但拍卖都出现了流拍。步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字画行情的大幅攀升,方人定的作品频频在市场出现,价格也有一定上扬,2004年他1941年作《夺乳》在苏富比获价18万港元,价格逼近20万元。2010年上海恒利推出方1953年作《得利图》,获价106.4万元,价格突破百万元大关。

    82jL6oaAvhFayARrACtJqHN6NbMCBGMQECEy3KON.jpg

    方人定1941年作《夺乳》立轴

    之后,方人定精品价格较为坚挺,精品维持在百万元以上,如2011年北京艺融上拍方1953年作《荔枝图》,获价287.5万元,创下其作品市场新高;2012年《和平之舞》在秦宝斋获价257.6万元;2016年他1932年作《归猎》和1945年作《日暮途远》在北京匡时国际分别获价195.5万元和172.5万元。

    D7kY2TsbUq5TWeLtj1cKvFG3pRGFq9IlpVXUUFa8.jpg

    方人定 1953年作 《得利图》 立轴

    近年来,由于受到疫情和宏观经济影响,艺术市场不尽人意,所以,方的作品价格也有一定的下滑,如2021年,他1961年作《幽亭修竹图》在西泠印社获价62.1万元;1948年作《嵇康抚琴图》在广东精诚所至以43.7万元拍出。方人定的书法也有不错的市场行情,尤其是章草,如他1971年作作品在2010年北京传是获价76.16万元;2014年《章草鲁迅诗5帧》在嘉德获价11.5万元;2020年《行书七言联》在保利以6.9万元售出。

    FfUdwYXUdhaYaWlP1B4bq2jRUYVAkwEljpl3HPZm.jpg

    方人定1958年作《让妈妈喂奶》立轴

    在笔者看来,方人定在岭南画派中属于特立独行的画家,他把中西画技法、山水花鸟走兽画技法糅合于人物画中,同时,顺应时代要求,创作了大量反映时代人物的人物画,欣赏他的画作有一种亲切感,所以,现在海内外各大拍卖会都乐于上拍方人定的作品,如方的1958年作《让妈妈喂奶》自1996年嘉德首次推出后,在20余年的时间里,共有14次上拍。有意思的是:2005年至2010年5年里此作竟被各地拍卖行拍卖了10次,平均1年多达2次,频率之高,极其少见,而且10次中仅有1次流标,9次成交,价格最高的是出现在2010年保利拍卖会上,成交价为78.4万元。从这一事例中可以看出方人定的现代人物画卖相很好,很受市场欢迎。

    xjOPoJymeNLbzFivI4w5oXq3zfzHKeFzgsYYeTNs.jpg

    方人定《花市前夕》立轴

    目前方人定作品已经成为海内外各大拍卖会的固定拍品。从市场表现看,方人定作品尽管一波三折,时强时弱,但总体呈上升趋势。现大幅现代人物画精品价格在百万元以上,山水和花鸟类精品大多在数十万元。不过,与同一层次的岭南画派第二代大家关山月、黎雄才、赵少昂、杨善深相比,无论是市场价格还是艺术价值,仍被明显低估。若论艺术,可谓各有千秋、各具特色。如果单以人物画论,方人定无疑是岭南画派中的鹤立者;若论影响,方在民国时期要比关、黎影响大,解放后关、黎比方影响大。后市方的作品值得投资者、收藏者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