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宾虹:我死后50年,我的画会热闹起来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1-25 浏览:159
  • 举报

    黄宾虹生前曾预言

    我死后50年,我的画会热闹起来


    2014年,黄宾虹92岁高龄时所作《南高峰小景》在拍卖会大放异彩,此件巨制为黄宾虹赠与前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曾任交通部长之职的爱国人士章伯钧先生。画家自题“九十二龄”,是为黄宾虹晚年之绝唱,如此大幅晚年巨制。只有陈叔通旧藏《黄山汤口》能与之媲美。而这件《南高峰小景》也创下了宾翁“润格”之最。应了他的自我预言。

     黄宾虹 1955年作 南高峰小景 立轴 设色纸本 

    然而,宾翁如此鲜明、独创的山水新风,却曾被长久冷落。早年黄宾虹的润格自然也没有如此光鲜照人,如果宾翁得知其作品当今盛况,当会欣慰不已。

    1907年,黄宾虹因参与革命而避难上海,并跟随当时国粹学派主要构造者之一邓实创办《国粹学报》并担任主要撰稿人。黄宾虹的第一份山水画刊例即是由邓实代为制定。1909年,在这份由邓实所作《滨虹草堂画山水例》的润格之中记载:“琴条卷册每尺二大圆,篆刻石印每字洋三角”,(另有研究文章记载:此时宾虹的山水润格为:堂幅每尺洋三大圆,屛幅减半;卷册每尺洋二大圆——无奈因未发现《国粹学报》1907年原版,所以此处仅列两段同时期的不同润格资料,另下文所述《艺观画刊》,如有哪位学术强人提供原版一份,不胜感激。)


    黄宾虹自此在上海滩
    开始了正式的卖画、治印生活


    在当时的上海,各大书画名家均能以卖画来获得生活之资。然而黄宾虹却被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马衡视为“落魄艺术家”,究其原因便是宾翁众所周知过于前卫的艺术风格,而从宾翁润格之变化也能窥见宾翁当时之生活状况。

    在上世纪20年代,刚刚而立之年的吴湖帆,作品润格已达每尺12元;吴昌硕定居上海声名日隆,自1914年,每隔一年调整一次润格;张大千1926-1928年三调花卉润格,画价上扬一倍有余,山水润格更是暴涨。

    当时沪上画坛最为风光的“三吴一冯”——吴湖帆、吴待秋、吴华源、冯超然。被称作继三任、三熊、吴昌硕之后,海派绘画的第三代领军。他们的作品在上海滩成为炙手可热的艺术珍品,销路好到以金条计,沪上名流以拥有四人墨宝为无上光荣。然而现如今,除去吴湖帆依然坚挺,曾经的“落魄”宾翁之价码,却是越来越让世人眼热手痒。


    黄宾虹润例虽在调整
    但作品的销路并非一帆风顺


    1923年,黄宾虹居沪已10余年,渐渐站稳脚跟,不用别人代定润例了,他自己重定山水画例,名曰《黄宾虹山水画启》,这则润例的开头同其他明码标价刊登于《申报》的润例相比,更能体现宾翁不同于时人的雅致气息:“夫月下写竹,报估客以箫材,石边看云,添缁流于画幅;玄赏斯契,墨趣同参,非关勉强。尔乃小米云山之笔,无妨逮于闲人,大痴富春之图,岂待见知后世。王元章何渐乞米,唐子畏不使业钱,遂卖画中之山,为煮林间之石。至若倪迂高逸,设色赠于征君,曹髦风流,写真必逢夫佳士;只可偶然,不在斯例。”——(《艺观画刊》)

    1926年黄宾虹新订立山水、花卉、书法润格:“4尺60元,5尺80元,6尺100元,条幅同例;卷册每页20元,扇页每页20元,双款设色减半;花卉篆书减半;题跋另议,润需先惠,约期取件。”

    1931年黄宾虹与海上名人在《申报》刊登了海上名人合作摺扇的润格,每页定价1-5元。之后,在1935年才调整(之后在1945年又有所调整),那时物价早已今非昔比。从上可以看出,从1926年至1945年近20年,黄宾虹几乎没有调整过书画润格,可见黄宾虹如此超前的绘画风格,在当时是多么曲高和寡。

    据记载:在1933年举办的一场名为“名古展览会”中,黄宾虹三尺山水轴卖16元,同场出售的吴待秋三尺花卉轴卖30元;同年另一场“名古展览会”,黄宾虹的四尺山水中堂卖30元。而在1934年的一场名为“名古新得书画展览会”上,吴湖帆的三尺山水卖38元;1935年的一场“名人收藏书画展览会”上,黄宾虹的山水册页一张仅售7元。而从1939年黄宾虹友人黄居素致黄宾虹一封手札中,可以看出,黄宾虹当时应朋友之请而作的册页,每尺仅25元。同年友人蔡守替人向黄宾虹求画,约一尺大小的《焦山消夏图》,付润笔30元,价格与前相当。

    然而值得玩味的是,市场不咋好的黄宾虹在上海圈内却有不少的崇拜者,张大千在宾翁个展之时,扮演神秘客人出手阔绰包揽所有画作,为的是不伤了老人坚持自我的一份执着之心,傅雷通宵达旦兼职“策展人”成就当今策展经典范本,也是出于对宾翁的无限敬仰······

    清初石涛诗:“黑团团里墨团团,黑墨团中天地宽。”黄宾虹的山水就是在这一团漆黑中,成为了一匹愈跑愈稳健的“黑马”,。

    他的学生李可染这样评价老师黄宾虹的山水:“远看什么都有,近看什么都找不到。”

    他的好友郑午昌曾致信与他,言其所见“黑画”黑度不够,欲求一副黑到无可黑的作品予其欣赏,黄宾虹闻之大喜,立即挥毫相赠。不过,面对对自己的冷落,黄宾虹倒也不以为然,反而豪言:“我死后50年,我的画会热闹起来。”

    而今,宾翁豪言已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