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可染:谈黄山写生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10 258 阅读
  • 举报
    图片


      黄山,中国最好的风景区,在世界上也是第一流的,但风景建设不好,没有什么建设,中间只有玉屏楼。山峰是分开的,组织构图困难,但风景很好。

      

    图片


      李可染 黄山

      去黄山,主要画一个东西:

      1.构图:看到好的构图画下来。近景、远景、人字瀑、好的结构画下来。

      2.学习目的,不是搞伟大的创作。要画山、树的组织规律,一棵松树的穿插变化。山的关联、脉络、石纹、前山与后山衔接的关系,树干穿插变化,组织规律是根本。

      

    图片


      李可染 黄山画稿 纸本墨笔

      3.气象。山有气象,山才活,云的翻滚气氛最难画。

      其中最重要的是第二点,宁可画慢不要画快,“慢”,不是松劲、懒,要从早画到晚,要踏踏实实画,一天画一张,一棵树五个小时都可以。去黄山的人很多,画画的成群结队,有的去两三天,抢着画,一小时画三十张,一点用处没有,只是符号说明,回到家里没法画的。

      

    图片


      李可染 黄海烟霞 纸本设色

      去写生要非常勤快,认真,不要随随便便画,草草画一轮廓,回家怎么办?只好编。去的态度是搜集资料,练基本功。年轻人,要看得远、攻关,要一个一个攻,看谁攻关多。克服困难越多成就越大,要有志气,不要把画看得很容易。要一步步走,要详细地观察。

      要用研究的态度。任何学问连同画画都不是那样容易,搞艺术不能像“探囊取物”。千岩万壑,大的构图不要太强调透视,松树近,显得比山还高。因此要把透视尽量减低。

      

    图片


      李可染 黄山烟岚 纸本设色

      照像对此没有办法,有时近景几片树叶比西湖的湖心亭还大。科学的东西,有时也有局限,不能代替艺术,不能像照相机那样画画,“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我是很主张研究科学,但科学原理要为艺术表现服务。

      树、房子和山的区分,关键在明暗,不在色彩。物象的区分在明暗,不在色彩。房、山明度相同,单用色彩分不开。空间感在明度而不在色彩,明度相同,远看就消灭了,色彩不能真正解决空间问题。

      

    图片


      李可染 黄山烟云 纸本墨笔

      随随便便画十张,不如认认真真画一张,画前要好好观察,宁可画得少,画的少仍是勤奋。从早到晚,踏踏实实解决一个问题。中国画对构图叫经营位置。

      从前我在上海美专上学,一个同学画静物写生,苹果离得很远。他在量,量半天,只能画半个,怎么办?你把苹果画过来一下,不就行了。中国画按照意图想法,位置可以变动自如。

      

    图片


      李可染 黄山烟霞图 纸本设色

      从前看见石涛一张画,题诗一首,怎么看也不懂:

      丹井不知处,药灶尚升烟。

      何年来石虎,卧听鸣弦泉。

      结果到黄山一走,在黄山下一看,原来他把很多地方集中在一处,画在一个小册页上。(注:丹井、药灶、石虎、鸣弦泉皆黄山之地名。)

      

    图片


      李可染 黄山奇景 纸本设色

      构图最重要的是要有层次,有纵深,要往里面去,用纵深表现空间。

      最不好的构图是排列左——右,堆垒上——下,好的构图是穿插。黄山最不好画的是气象,有了气象就活了。年轻人很需要听老年人的话:年轻时认为我的眼好极了,天天在电灯杆底下看小人书,清楚极了。我牙的好极了,可以开汽水瓶。到老了眼和牙都吃了亏,就知道了。

      

    图片


      李可染 黄山烟霞 纸本设色

      大科学家、艺术家临终遗嘱很名贵。我七十多岁了,原本身体很好,现在很多想做的事不能做了。青年时不要浪费自己的时间,我小时有些事没有抓紧,按时间说,现在我是个穷人,很多事要做来不及了。

      我现在画不好,要活到二百岁才能画好。有人说“你画的树,好象在那见过”,我有一本速写都是树,有时走在路上看到的树真好看。实际上,对树还没有很好的理解。时间就是生命,不要因为二十岁、四十岁,就作时间的浪子,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

      

    图片


      李可染 黄山清凉台 纸本设色

      一个大画家,与刚会画的儿童,画画有个共同点,就是天籁,小孩画画没有套套,很自然。大画家画画也很自然,随便画都很好。这容易给青年一个错觉。其实是攻关已攻过一个个难关,画论看不懂,要钻研……。枷锁一个个戴多了,最后才取得了自由。儿童画相当惊人,没有约束,想象力强,儿童看对象很新鲜与大画家相近,实际上相差很远。这错觉很害人,学画不愿受约束,应当说,受约束越多越好,掌握规律越多越好。如伦勃朗,画人的脸、鼻子,似乎随便地画,而恰到好处。

      

    图片


      李可染 黄山奇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