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铎《临兰亭序》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11 浏览:60
  • 举报

      王铎临《王羲之兰亭前序褚遂良摹本》,写于崇祯九年(1636),原帖为清代潘正炜所持有。王铎《临兰亭序并律诗帖》,行书,绢本,各25.3X17cm,为34岁时所书,吉林省博物馆藏。

      


      【1】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

      


      【2】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

      


      【3】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

      


      【4】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

      


      【5】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6】露下碧梧秋满天,砧声不断思绵绵。北来风俗犹存古,南渡衣冠不后前。苜蓿总肥宛騕口,琵琶曾泣汉婵娟。人间俯仰成今古,何地他时始惘然

      


      【7】溪上东风吹柳花,溪头春水净无沙。白鸥自信无机事,玄鸟犹知有岁华。锦缆牙樯非昨梦,凤笙龙管是谁家?令人苦忆东陵子,拟问田园学种瓜。

      


      【8】绝顶清秋凌翠烟,登临应费酒如川。平生能着几两屐,负郭何须二顷田。初日出云光射地,双溪入湖波接天。升高望远我所爱,青壁有路何当缘。

      


      【9】层颠官阁几时 修,绕槛长江万古流。白露已零秋草绿,斜阳 虽好暮云稠。东南筹策张华得,治内人才葛亮 优。景物未穷登揽兴,角声孤起瓮城秋。

      


      【10】雨华台上看晴空,万里风烟入望中。人物车书南北混,江山襟带古今同。昆虫未蛰霜先霣,凤鸟不鸣江自东。绿发刘伶缘醉死,往寻荒冢酹西风。

      


      【11】东南都会帝王州,三月莺花非旧游。故国金人泣辞汉,当年玉马去朝周。湖山靡靡今犹在,江水悠悠只自流。千古兴亡尽如此,春风麦秀使人愁。

      


      【12】山城秋色静朝晖,极目登临未拟归。羽士曾闻辽鹤语,征人又见塞鸿飞。西流二水玻瓈合,南去千峰紫翠围。如此溪山良不恶,休文何事不胜衣。

      


      【13】闲行骑马到林间,晴雾都沉远近山。琼树着花春自早,翠禽双语意相关。一杯到手先成醉,万事无心触处闲。犹欠抱琴来託宿,静中规写水潺潺。

      


      【14】天门日涌大江来,牛渚风生万壑哀。青眼故人携酒共,两眉今日爲君开。苍崖宜下蛟龙吼,白浪横空鹅鹳迴。南眺青山怀李白,沙头官渡苦相催。

      


      【15】天啓乙丑仲冬十三,偶访蜀亭老先生。烹鱼酒快谈。拈得花绢,辄书卒葶:恨腕中鬼不能驱笔,带习气不得畅怀。然知己欢在。骨中虽无粟影,一段情致,料不令措大赔也。有

      


      【16】诮我以恶札作业,来生忏悔,余将含笑而不之顾。友弟嵩樵史王铎。

      


      【1】王羲之《兰亭前序》褚遂良奉敕摹绢本。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

      


      【2】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

      


      【3】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

      


      【4】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

      


      【5】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

      


      【6】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

      


      【7】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

      


      【8】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崇祯九年八月。王铎力疾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