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眠:老人欣逢盛世

来源: 林风眠谈艺录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13 263 阅读
  • 举报

    林凤眠像

    林风眠,原名林凤鸣,广东梅县人。解放后,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常务理事。是享誉世界的绘画大师,是“中西融合”最早的倡导者和最为主要的代表人,是中国美术教育的开辟者和先驱,1925年回国后出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兼教授。1926年受中华民国大学院院长——蔡元培之邀出任中华民国大学院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1927年林风眠受蔡元培之邀赴杭州西子湖畔创办中国第一个艺术高等学府暨中国美术最高学府——国立艺术院(中国美术学院)任校长。后来隐居于上海淡泊名利,于70年代定居香港,1979年在巴黎举办个人画展,取得极大成功。


    老人欣逢盛世

    《吹笛仕女》33x33cm

    新中国成立10年了,这10年可不简单啊!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体会,对于我这个60岁的老年人来说,意义就更不同了。我有我的感触,有一种必须谈谈的愿望。不久以前,我到黄山去了一次,它把我带到了国画中常见的种高山云海的境界,气魄之大,景色之秀是我从未见过的。它那奇异的山峰、古老的青松和萦绕在半山的云雾依旧,而在山上山下,却平添了许多现代化的建筑,它正在成为一个疗养的胜地。我多么想把这里的一切都画下来呀,在短短的十几天中,我起了七八十张草图,就像一个贪馋的人遇到了丰盛的佳肴一样。它给了我多少创作的素材啊!然而,谁又知道这是我想了30年而未能实现的事情啊!

    《跳舞仕女》42x35cm

    还在法国回来不久,作为一个画家,我就希望能有机会看看祖国秀丽的河山,想用自己的画来描绘她的美丽。当时我特别想去的就是以奇山异峰著名的黄山。但在国民党统治的时代,交通闭塞,烽火遍地,盗贼四起,抢劫、绑票时有所闻,我随当时任教的艺专从湖南搬往昆明时连教职员的一卡车衣物,也遭土匪洗劫,哪里还有心情去游山玩水?去黄山也就终于只能是梦想。

    《江畔一景》36x39cm

    新中国成立以后,虽然工作忙,同时年老体衰,但我终于去成了。我从事美术工作已经40年了,大部分时间都在新中国成立以前。回忆那时美术界的情形,犹如想起一个可怕的噩梦。从前的艺术生涯,美其名曰:在象牙塔中。美术界根本谈不到什么艺术思想,只有混乱和派系纠纷。美术家与时代和生活脱离,对着那一点可怜的作品自我陶醉。而今天,特别是“大跃进”以来,无论是我们美术家的作品或是从我们身上,都可以感觉到时代的脉搏。

    《静物》51x49cm

    像我这个老年人,也越过越精神了。去年还到农村去生活了一个多月,同农民交上了朋友。现在我们还时常来往,我每次去总可以发现些农村里新的变化。去年春天我在农村时还很少见到的育苗的玻璃暖房,“大跃进”后在郊区竟如雨后春笋,现在我正准备把它画成油画。因为常去工厂、农村走走,可以创作的题材也就很多,去年画的画比早几年就要多得多,而且内容也都更接近现实。

    《梅花双雀》33x33cm

    新中国成立前,画国画的瞧不起西画,画西画的瞧不起国画,进步的或稍有创造性的美术家就受到迫害,美术界内部也互相倾轧,彼此排挤。我还记得1926年我在北京旧艺专时,想请齐白石先生到艺专任教,结果校内一群国画教师反对说,如果齐先生从前门进校,他们就从后门出去。这真使人啼笑皆非。办美术教育的人,天天向官僚去讨钱,有时几个月薪水不发,弄得学校开不了门也关不了门,有的靠学生的学杂费来维持学校,学杂费名目之多难以设想。

    《暮林》67x67cm

    这样办美术教育,哪里还谈得到培养人才,研究学术?!而毕业以后,不是失业,也常常是用非所学,最后甚至连画也不会画了。现在的孩子们却可以无忧无虑地学习,有党为你指引方向,有机会让你深刻地去体会劳动人民的感情,创作出有血有肉、具有生活气息的作品来,给你提供了为祖国、为人民服务的一切条件,你们是多么幸福啊!

    《人比花娇》33x22cm

    若说画家的生活,新中国成立前有的画家为了卖一幅画,简直像一个乞丐在伸手请求老爷太太们做做好事一样的可怜。可是现在呢?党和国家对我们照顾得那么周到,生活又很安定,看看祖国的建设一日千里,面貌日新月异,加上那多娇的江山,我的创作兴致越来越好了。我多么希望去看看新安江那样巨大的建设工程,去看看云冈、龙门和敦煌这些著名的文化古迹,瞻仰一下华山险峻的山峰……这一切我相信都一定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