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风仙骨” 潘主兰,一代金石书画大家!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26 浏览:91
  • 举报


      潘主兰是集诗、书、画、印于一身的著名金石书画家,获“第一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终身成就奖”。潘主兰的人生轨迹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09~1957),专注于学习、研究中国传统文化艺术,有许多学术研究成果。

      第二阶段(1958 ~ 1978),被划为“右派分子”,受到冲击,生活坎坷,经历磨难,但仍坚持艺术创作,有许多精品力作。

      第三阶段(1979 ~ 2001),重新焕发艺术青春,是其艺术创作的颠峰时期。

      


      潘主兰的“诗”

      潘主兰幼蒙庭训,14 岁时拜福州宿学郑星驷为师,学习国文,同年参加福州诗社活动,16岁加入福州诗社,35 岁入南社闽集。潘主兰最早是享以诗名。

      潘主兰一生游好于诗,诗是他的灵魂。1939 年曾刻有“此身合是诗人未”一印,借陆游的诗句自况。潘主兰的诗,立意清新,有感而发,笔调绰约,早年多古奥晦涩,晚年则清浅流畅。他的诗旨为:“非关风化吟,虽工究何补”,讲求“天籁”。

      潘主兰的题画诗尤见“自我”,有“潘郎无画不题诗”之句,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他刻有白文方印“诗癯”及大、小两方朱文长方印“诗人”,常钤印在书画作品上。深厚的国文、诗学修养为他的书画印创作奠定了文化基础。

      


      潘主兰的“书”

      潘主兰极具艺术天赋,早年既有明确的审美取向和艺术主张,形成了自己的个性面目,既是一位早熟的艺术家,又是一位大器晚成的艺术家。

      潘主兰的书法从楷书入手,渐转于行书,偶作隶书、章草,倾力于金文及秦汉篆,于甲骨文书法研究创获尤多。他的书法涉猎广,积淀深,虽字体多样,但都统一在一个基调中,是其个性面目在书法艺术范畴的外在表达。

      


      潘主兰的书法,以行楷书和甲骨文最具个性特点,并贯穿一生。

      潘主兰的楷书,幼年由其父及塾师指导临习颜体和柳体,7 岁喜临习魏晋楷书,之后尤倾心于钟繇《荐季直表》及北魏《张黑女墓志》,心仪倪云林。他自幼的这些审美价值取向“古、拙、雅”,奠定了他之后的书法基调。

      


      他的行书,在楷书的基础上,得钟繇之古雅与倪云林之静穆,传承二王之俊爽,与黄道周之旷荡暗合,处处流溢出一股书卷气。他的行书结体,取势横斜竖曲,字与字之间不用“牵丝”,大多各自成笔,行气相贯,率真洒脱。

      他的行书线条,以质朴古拙为趣,起笔收笔最为奇特,常取甲骨、金文的笔调,尖而圆,秀劲瘦硬。结体、用笔别开生面,有典型的个性特征。

      潘主兰不到 20 岁就对当时出土不到 30 年的甲骨文产生强烈兴趣,可谓“取法乎上”。初始以临摹甲骨文字形及拓本,进而对甲骨文字进行研究考证,自号“江南龟父”。

      潘主兰深谙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深厚的文学素养及对古文字的融会贯通,使其在可识者仅千余字的甲骨文领域进行书法艺术创作,表现出其中的文化精神。



      他的甲骨文书法,始终是中锋用笔,使笔如刀,追求契刻韵味。早年临摹甲骨文拓本,笔调轻松。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两件作品都是1947 年、他 38 岁时创作的。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其书写内容多为毛泽东诗词,用笔谨慎,线条较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随着改革开放,书写内容多为自撰的诗文、对联,字形严谨,用笔轻松,形神兼备。晚年用笔越发随性,线条也随之古拙、老辣。

      潘主兰对甲骨文书法创作的观点:“我认为无论长线条短线条或点划,笔笔要中锋,是甲骨文书法所应共同遵守的根本法则,遵循这法则而心摹手追,便有跌宕的风韵流露,而不是一味追求其硬如铁线,还要于瘦里求其遒劲。明乎此,才能掌握甲骨文的决窍,才能表达冲刀的味道,才能写出甲骨文的神韵。”

      潘主兰对甲骨文书法的鉴赏结论:“甲骨文书体,风格多样,简括起来,要不失其遒劲有力、神采瑰丽。”“卜辞为一代法书名刻,有雄浑,有秀丽,亦有工整如欧阳率更之风趣,又有粗疏古拙而带劲削,其足资书与刻取法者殊多。”

      


      潘主兰的甲骨文书法,可谓自 1899 年发现甲骨文以来、1921 年罗振玉始集《集殷墟文字楹帖》后,在不足百年的中国甲骨文书法史中的又一高峰,是现代甲骨文书法的开拓者、奠基人。

      潘主兰的篆书直追古人,神完气足。大篆取法钟鼎文字,对《石鼓文》《散氏盘》用功尤深,字形结构严谨,用笔稳健自如,作品多创作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前。

      潘先生研究《说文解字》有年,多有心得,著有《说文校勘表》,故其小篆的书写规范,轻松自如,然作品不多。汉篆则得力于篆刻,结体于严谨中富于变化,并参取汉金文意态,用笔多取法《祀三公山碑》,别有自家风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创作了许多以毛泽东诗词为内容的汉篆作品。

      潘主兰先生的书法作品多是书写自撰的诗文、联句,在观赏其作品的同时,细细品读文字内容,其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可谓“人书合一”。

      


      潘主兰的“画”

      潘主兰的画,是纯粹的的文人画,强调诗书画印融为一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

      他初画兰,后写竹,间画花卉、山水,偶作人物、佛像。其不同的表现题材均有所寓,他以出世的心态来表达他所特有的清高、孤傲和一尘不染。

      


      潘主兰喜欢“四君子”。“四君子”是中国文人的精神寄托。平日喜种兰,兰竹最能寄托其心志,是他最常画也最爱画的题材。“沅湘终古集骚魂,空谷由来好托根。不与万花颜色斗,素心相对闭柴门。”“涂朱抺紫沧江笑,吾素吾行气自豪。”“风风雨雨不知寒,缚帚仍须仗几竿。

      满地尘埃驱扫尽,虚心直作赤心看。”“不事陶漁溺醽醁,平生写竹为扫俗。”潘主兰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自号“干净客”“老迂”“素心”,可见他的志向、胸襟与品格。

      他的兰竹画得清雅,脱尽时俗,是他内心世界的自然流露,与他的心境相合。潘主兰还善画朱竹,有大竹和细竹两种形态,用朱有浓烈,亦有清淡,是为数不多的画朱竹高手。潘主兰有诗句:“老妻笑我无新样,尽管涂朱不入时。”可爱之极。

      梅、菊亦是他较常画的题材,画梅折服于元代王冕,谓其能“体物之微”,且人亦“高洁”。 潘主兰画梅不拘于法,自然天成,意有所寓,尽显个性。

      在枝干形态上更奇崛,多劲直方折,是与其性格、人生经历分不开。画菊多折枝,用笔率真,草草不工。除此之外,也时而画垂柳、芭蕉、松柏、水仙等。

      


      潘主兰国画+潘主兰书法全套2册 中国画名家画集绘画作品

      原价240,现售96

      潘主兰心仪倪云林,在他的厅堂常年悬挂经他补书倪云林题诗的珂罗版《渔庄秋霁图》,潘主兰的山水画宗倪云林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他笔墨无多,似平淡无奇,然立意之高,超凡脱俗。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多有山水之作。

      潘主兰无论画何种题材,讲究经营位置,简洁洗炼,尤其画与诗跋恰到好处,浑然天成。

      所表现的物象皆来源于对艺术生活的理解和感受,无一点玩弄笔墨之意和故弄玄奥之态,充分表现出高雅的文人情操与风度,“画写物中态,诗传物外情”,可谓“心画合一”!

      


      潘主兰的“印”

      在篆刻方面,潘主兰强调应在“手、眼、胆”三方面下功夫。考其印风印格,知其在取法古玺、汉印后,旁窥吴让之、赵之谦、黄士陵诸家,且参取甲骨、诏版、汉金文、帛书竹简等。

      如其所言:“篆刻要能入能出,创造出瑰丽的杰出作品,根本的方向在于篆法,进而参证历代金石、甲骨、竹帛书。诏版等文字,融会贯通,遂能自开疆土。”

      


      潘主兰的印艺可谓“简淡隽逸”,在篆刻审美上崇尚雅正,精纯、恬淡、简古。他早年取法古玺、汉印,其表现形式融入了他一生的创作。中年之前受吴让之影响,作品时见让翁影子。而使他获得性格上的默契的是简淡典雅的黄士陵。

      潘主兰揉合了汉金文的意态,使之更多了灵动,也汲取黄士陵的款法,而强化笔意的个性,用刀劲峭清健,有六朝碑版韵度。而内容丰富,或谈文论艺,阐发微义;或记事抒情,言简意长,与印文呼应生发,相得益彰。论及潘先生的篆刻,不应忽视其边款所透出的信息。

      潘主兰还有突出创意一路的作品,运用“简化”的篆书,甚至简化楷书,或两者参用,形成颇具时代气息的新面貌。

      潘主兰对印学研究至深,著有《近代印人录》《谈刻印艺术》及论印诗文。他一生勤于创作,从少年直到晚年。

      


      潘主兰的“序跋题款文字”

      潘主兰的序跋文字很多,在经学、古文字学、金石学以及寿山石文化等方面深有研究,有已发表出版的,尚有大量未刊行发表的。

      这些文字中有自己的学术专著和专论,有为他人各类书籍写的序,有发表于报刊上的文章,还有许多题跋在书画作品上的文字,内容繁多,不一而足。

      其行文有文言、有白话,文辞精炼,文字功力深厚。而重要的是都非无病呻吟,在文字中明确阐述自己的观点,或直抒胸臆,或隐于文字中,读来耐人寻味。

      


      品读潘主兰的文字,从中体悟他的学术精神及崇高的人格,令人肃然起敬。

      潘主兰的诗、书、画、印,始终以“神采”为上,追求“形要美,神要完”。以独立的人格,迥异于他人的艺术语言,将自己丰富的思想感情与精湛的技巧有机结合、自然流露,形成了神韵超拔、超凡脱俗、简逸清雅、独具个性的艺术风格,处处洋溢着金石之气、学者之风。潘主兰的纯粹,达到了人书合一、心画合一的境界。

      当然,对任何一位艺术家而言,不同时期的作品有不同时期的面貌,作品中也会有代表作、精品、正常状态下的作品和应酬之作之分,我们可以从不同的历史背景和角度欣赏。

      潘主兰创作态度极其认真,作品总的艺术水平都很高,是一位了不起的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