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师曾 : 中国人物画之变迁

来源: 西湖l艺术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5-24 173 阅读
  • 举报



    陈师曾(1876年3月12日—1923年9月17日),男,原名衡恪,字师曾,号朽道人、槐堂,江西南昌义宁(今江西修水)人,著名美术家、艺术教育家。陈师曾出身书生门第,祖父是湖南巡抚陈宝箴,父亲是著名诗人陈三立。1902年东渡日本留学,1909年回国,任江西教育司长。从1911年2月至1913年4月,他受南通张謇之邀,至通州师范学校(今南通师范学校)任教,专授博物课程。1913年又赴长沙第一师范任课,后至北京任编审员之职。先后兼任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教授。1923年9月为奔母丧回南京,不幸染病逝世,终年仅47岁。




    中国人物画之变迁,我以为很有研究的价值。研究愈深,兴味愈浓。人物画在绘事最为发达,因其关联人事最为密切。


    ▲战国·人物龙凤帛画


    中国的人物画,在三代以前就有了。殷王武丁图像以求傅说于版筑之中,可知三代的人物画已略具规模了。唯其所图之形象若何,吾人殊难为深密的考究。


    迨后自汉朝起,人物画逐渐兴盛。


    今讲自汉唐以至现代人物画的变迁——性质的变迁,画法的变迁。


    古时多画人物,忠臣孝子,乱臣贼子,所以寓赏善惩恶之意,而匡伦理不之不逮。使人见了忠臣孝子的画像,引起崇拜模仿的观念;见了乱臣贼子的画像,生出厌恶戒惧的观念。


    自三代以至两汉,都属这一类——伦理的人物画。


    自东汉以至六朝,佛教流入中国,于是佛画兴起。庄严的佛像,图诸石上,供人礼拜。及后黄老虚无之学兴,宗教的人物画的性质遂扩大而为释道画了——这是宗教的人物画。


    ▲(传)吴道子《观音菩萨像拓片》


    宋朝之后,人物画变而为赏玩的性质,徒供人之怡心悦目便了——这是赏玩的人物画。

    以上把人物画性质的变迁提前作简单的叙述。


    ▲宋·苏汉臣《秋庭戏婴图》


    汉武帝集藏许多鬼神的像于甘露殿,忠臣孝子的像于明光殿。到了宣帝,他图了霍光、张安世、刘德、苏武等十一功臣于麒麟阁,鬼神一类稀奇古怪的像于明光殿。


    及至元帝,他因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毛延寿图形,按图召幸,可知当时的人物画很见进步了。毛延寿而外,还有陈敞、刘白、龚宽、阳望、樊青等有名的画家,可知当时人物画的名手颇不乏人了。


    后汉光武定天下,有功臣邓禹等二十八人,明帝图这二十八将像于南宫云台,其用意也在表彰他们的忠诚。这都是帝王思想。


    白马驮经图  明 丁云鹏


    明帝有一次梦见佛像, 乃派蔡愔出使西域,求得《四十二章经》及释迦之像,因建白马寺。于是佛教浸盛,佛画盛行。那时佛画虽然风行,但孔子和他身通六艺的七十二弟子的像也极其多。


    东汉的人物画,较西汉尤其发达。往常的人物画都是镌诸宫殿里石墙之上,不可移动其位置的。


    汉朝的画像保存到现在的,有下列几种最为著名:嘉祥武梁祠画像(帝子、功臣、故事的),肥城孝山堂画像(人物的),河南嵩山三阙(风俗的),山东鱼口孔子见老子像(还有一帧在江苏宝应)和周公、召公辅成王像。此外尚有阳三老食堂画像。是小件头。汉时的人物画,笔法粗劣而不精致。以上讲的汉朝的人物画。


    ▲嘉祥武梁祠画像拓片


    到了魏晋六朝的时代,人物画渐渐进步了。


    那时出了许多专门画家,其最著名者为曹不兴(一作弗兴,三国人)、顾恺之(晋人)、陆探微(宋人)、张僧繇(梁人),大都生于南方。


    曹不兴从外国和尚学画,很受外国画的影响。他有层长处,大幅的人物画,他能顷刻间作就,身体的各部且可部置合宜,毫厘不差。




    敦煌第103窟 唐代 维摩诘像《维摩诘经变》(部分)


    晋朝的顾虎头(即恺之),也是个以善画人物著闻的画家。


    他有段故事:他是个穷人,和尚向他化缘,他就为和尚画个佛像于庙里壁上,叫和尚卖给人看。后来视者如堵,和尚得了一笔巨资。顾氏画名之大,可想而知。


    ▲东晋·顾恺之《洛神赋图卷》(局部)


    南朝时陆探微的人物画,较前更为特色。他对于谢赫所拟六项画法,可算升堂入奥。


    谢赫所拟六项画法,是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传摹移写、经营位置。谢赫这个人,人物画作的也很有名,顾虎头以后,算他称绝一时。


    中国的人物画,是有骨法的,是有笔墨骨气的,不像今天之水彩画,但取其浓丽生态以定品。可是梁朝善画佛像的张僧繇,他却变了体格,创没骨法。


    ▲南梁·张僧繇《鱼篮观音图》


    没骨法又叫作染晕法,是以五色染就,不见笔迹的,就是布彩肖像,不用双钩的,和西洋的水彩画画法一样。他这个法子,是学了印度西域的佛画想来的。


    北齐的人物画家曹仲达,他画的人物,其体稠叠,其衣紧窄,后人叫他作曹衣出水。

    他描出的线,没有粗细,叫作高古游丝描,又叫作铁线描。游丝描落笔比较的柔弱,铁线描比较的强硬。


    ▲北齐·杨子华《北齐校书图》


    文字诸体,由篆而隶而真、行、草,篆书是没有粗细的,隶书就分出些粗细,楷书则粗细分得越发显明。文字的变体如是,画法亦然。所以唐以前的画法是没有粗细的高古游丝描;到了唐以后,这项体法便被打破了。


    唐初人物的盛况,和六朝时代差不多。不过这时山水草木画颇形发达,所以画起人物来,添了山水、草木、楼台、亭阁的配量。这在六朝时代本已风行,到了隋唐,较前益甚。


    那时绘一幅画子,除人物画画手而外,还有山水、鸟兽、草木、昆虫的画手在侧,分别担任配景。


    ▲隋·展子虔《游春图》(局部)


    初唐人物画的画法,和六朝时代一样。到了中唐,发生变化。中唐善画像的是吴道子,他是绘画的革新家。他变更高古游丝描的笔法而为有粗细的、有顿挫的——这叫作兰叶描、橄榄描或针头鼠尾描。


    他画的人物,笔势圆转,衣服飘举,后人称之为吴带当风。与曹衣出水恰恰相反。他不但改变从前的笔法,并且改变着色的方法。大概从前的颜色受着印度画的影响,着得浓重的,他却改着淡色,叫作吴装。


    自此画遂分为两派:一为曹派,一为吴派。直至现在的画工,也不外这两派。



    ▲唐·吴道子《送子天王图》(局部)


    人物画面部的变迁。唐宋以前,无论男女,颊部都是丰肥的,庞儿是像方形的,离不了“秾丽丰肥”四字的形容词。明朝以后,渐渐地变了,颊部是瘦俏的,庞儿像个三角形。


    唐以前人物画的衣是逢掖的,唐以后是瘦窄的。从前画的是仕女,现在画的是美人。

    从前的体态是端庄的、稚壮的,现在的体态是轻盈的、娇小的、妩媚的。从前的人物画,丑好老少,必得其真;现在的人物画,讲究的是悦目的曼丽之容,失却美术的真谛了。


    ▲唐·周昉《簪花仕女图卷》(局部)


    现在专讲佛画的变迁。佛画盛行于六朝以至唐朝之间,至宋朝则宗教的影响渐渐地衰了;苏东坡崇拜之禅宗一派盛行,于是释佛的事日见其少,有当时所图的佛像亦因此而变其庄严的态度。


    自宋至元、明、清,庙里供的是罗汉祖师高僧的画像,现实还是如此,庄严的佛的画像,很不多见。


    中国佛画的兴盛时期,可以说至唐时而止。因帝王拜佛,民众随之,佛画遂得盛行。所以思想的变迁,影响于美术的盛衰至巨且大。




    ▲宋·刘松年《罗汉图 》


    如今西域还有许多佛画刻诸石上,许多日本考古家赴那儿把刻画的石运回本国付印。


    清朝画佛像的人,有所谓复古派者,如陈老莲、崔青蚓等,他们所作的佛像,很难得社会欢迎;吴派的王小梅、顾西媚等,画得很潇洒秀媚,则见赏于一般人。


    ▲明·陈老莲《释迦牟尼像》


    现在有人说西洋画是进步的,中国画不是进步的,我却说中国画是进步的。从汉时到六朝的人物画,进步之速已如上述;自六朝至隋唐,也有进步可见;不过自宋朝至近代,没甚进步可言罢了。

    然而不能以宋朝到现今几百年的暂告停顿,便说中国画不是进步的;譬如有人走了许多路,在中途住了脚,我们不能以他一时的止步,就说他不能步行。安知中国绘画不能于最近的将来又进步起来呢?

    所以我说,中国画是进步的;但眼下的中国画进步与否,尚难为切实的解答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