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陶博吾 日出东海


  陶博吾(1900-1996),原名文,字博吾,别署白湖散人,号国顺,别署简朴斋、白湖散人等。江西省九江市彭泽县人,中国诗、书、画艺术大家,于诗亦卓然大家。陶博吾与黄秋园、陈子庄、张朋和并称为“在野派”四大家。

  陶博吾早年求学于上海昌明艺专,得黄宾虹指授,后归隐乡里,以布衣终其一生,生前不大为人所知,声名不出乡里。

  教书为生的陶博吾,在家乡的田园山水浸润中,也有着超然、闲散甚至舒适的情怀。他效法先祖陶渊明,在其挂印的彭泽邑,筑瓦屋以居,植修竹为邻,抚孤松作伴,至今留有一批歌颂乡村生活的田园诗作。

  

桃源图(1987)


  读陶博吾的山水,草堂读书、水亭诗会、吟游泛舟,无不体现出他对田园娴静生活的向往,他的诗中多有咏诵,桃源就是他的南柯一梦,这是有着多么强烈的渴望啊!

  

霞光图(1986)


  他的生命也几乎跨越了整个二十世纪。在其百年孤独的人生之旅中,他没有与世浮沉,而是用他全副的身心,守望着一片心灵的净土,一片形将就荒的艺术田园。经过九十春秋的不懈耕耘,他终于在诗、书、画三个方面迎来了令世人感佩惊羡的巨大收获。

  

题长江帆影图(1986)

道路崎岖何处逢,漫山树木自葱茏。

我来独倚瓦宫阁,饱看千帆破恶风。


桃园图(1983)


十里桃花飘落英,人家三五自为邻。

耕锄早已忘尘世,岂必桃源始避秦。

云淡天高(1983)


云淡天高风亦轻,闲游又得入山林。

呼儿看罢峰峦色,又倚杖藜听水声。

题长江帆影图(1983)


不到长江五十年,风帆来往几千船。

凄凉纵有孤松梦,清泪何由到故园。

离别故乡近五十年矣,长江浩荡景色,

恐此生不得再见也。

横琴高士图(1983)


泉韵松风不住响,雄鹰仙鹤自翱翔。

此中自有玄机在,不待琴声意已忘。

秋江渔笛图(1983)


南人逐鹿梦痕灭,北虏横行迹又残。

羡煞先生无牵挂,一竿渔笛老沙滩。

深山古寺图(1982)


雪顶峨眉不可到,云中宫阙杳难攀。

半生清梦如流水,千里随人只乱山。 

策杖寻诗图(1983)


此生未到名山老,梦里神游胸亦开。

两岸壁立猿难到,一径荒寒只僧归。

深山茅屋图(1992)


屋在松林筑,人在松林老。

终日惟闻鸟雀声,一生不识长安道。

古寺图(1993)


寺前树阴浓,寺后石壁陡。不闻鸟鸣声,愿与僧为友。

我身日已衰,生命安能久。独立悲苍茫,不堪再回首。

undefined

吾园苦吟图(1983)

自辟园林居寂岑,芭蕉修竹有深阴。

任他世上烟尘满,尽日杜门苦作吟。

屋舍成灰花木毁,吾园早已是无园。

飘零身世难回首,一瞬沧桑五十年。

  

劫后话旧(1990)

古树未凋翠欲流,山头雨气未全收。

何须留话当年事,依旧萧萧故国秋。

  

柳荫归棹(1971)

匡庐顶上长松翠,彭蠡湖中急浪堆。

祖国山河真锦绣,故园花好早归来。

  

题雪景图

雪满山阴水满坡,江山如此亦清奇。

桥头无个人来往,辜负梅花一夜诗。


  

随波飘荡(1977)

杨柳萧疏叶落稀,蓼红芦荻雁来迟。

扁舟一棹随风转,正是先生烂醉时。

  

松阴破寺图(1980)

山下古寺幽,山上白云碧。

寺古生苍苔,牗空秋风急。

何不筑高楼,留此残败壁。

文物千秋留,宝此古胜迹。

  

题晚秋图(1990)

芦荻萧萧报晚秋,烟云隐约楚山头。

荒邨小阁无人到,独自凭栏看水流。

  

深山草屋(1990)


  

泛舟图(1990)

世事茫茫飘野烟,几家破落几家圆。

归来作罢浑无赖,独自船头看远天。


  

独坐图(1990)

暮色雨初停,淡烟自荡漾。

待君久不至,独坐空惆怅。

  

山岚图(1990)

画图何必米家山,自有烟云共夕岚。

四面迷濛看不见,浑疑梦境非人间。

  

水亭诗会(1990)

溪水潺潺不断流,山头云气未全收。

何须酬唱无休止,自古诗词不解愁。

  

undefined

水亭诗会(1990)

山岳河流忆万年,葱茏树木草芊芊。

一滩一水都雄伟,写入画图不值钱。

  

题画(1990)

天空有鸟飞,屋后有修竹。

柴门无关锁,留待高人住。

  

水阁诗会(1990)

树木葱茏翠欲流,山头雨气未全收。

何须酬唱无休止,自古诗词不解愁。

  

题画(1987)

白发茫茫岁月催,几番花落几番开。

可怜三秋长伫立,望断征鸿人未归。

  

薄暮扁舟(1987)

我有一叶破扁舟,薄暮停泊垂杨下。

不须钓得大鲤鱼,领略波光亦快也。

  

深山茅屋(1983)

老来坦荡不孤独,行尽市城更幽谷。

莫慕高楼七八层,深山犹有漏茅屋。

  

桃源图(1983)

闲游何必古桃源,树树芬芳满眼鲜。

莫为飞红添怅惘,花开花落是自然。

  

听瀑图 (1992)

郁郁树林鸟争集,青青修竹傍崖栽。

凉秋天气浑无事,坐看楼头百尺雷。

  

山色图(1992)

山色自空蒙,阴雨夜淋沥。

何处有人家,屋在烟云里。

  

草亭图(1993)

草亭简陋山林筑,

修竹数竿傍涧栽。

何时知己相逢夜,

同听楼头百尺雷。

  

米家山水(1990)

溪水不断流,雨后多暮烟。

创新不可得,依旧米家山。

  

古寺图(1990)

寺古无僧侣,塔高只鸟飞。

如何此静境,留待我徘徊。

  

题图诗(1990)

道路崎岖策杖难,半生经历几关山。

从今逃出人间世,不再枸挛悲夜残。


松山书屋(1963)


古寺诗话(1971)


话旧(1971)

 

长江帆影图(1970)


钟声塔影(1972)


秋寺晚眺(1971)


层峦叠嶂图(1972)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