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之佛:艺术的最后成就,往往要简单而深刻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8-20 108 阅读
  • 举报

    陈之佛像 吴为山 雕塑 66×44×81cm 2012年

    陈之佛(1896.9.23-1962.1.15),浙江余姚人。现代美术教育家、工艺美术家、画家。1916年毕业于杭州甲种工业学校机织科,留校教图案课。1918年赴日本东京美术学校工艺图案科学习,是第一个到日本学工艺的美术的留学生,曾创办尚美图案馆。先后在上海艺术大学、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和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授、南京大学艺术系教授兼系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协江苏分会副主席、江苏省文联副主席等。主编《中国工艺美术史教材》,出版《陈之佛画集》《艺术人体解剖学》等。

    玉兰赤鹦 中国画 48.6×51cm 1942年 南京博物院藏

    ◎写生之道,贵求形似,然不解笔墨,徒求形似,则非画矣。东坡诗云:“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其意即在乎是。而世之拙工,往往借此以自文其陋,可称大谬,殊不知不求形似正所以求神也。若任意涂抹,物非其物,亦非画矣。古人有不似之似之语,此非造妙自然,莫能至此。

    丛竹群雀 中国画 63.3×55.2cm 南京博物院藏

    ◎凡状物者,得其形,不若得其势,得其势,不若得其韵,得其韵,不若得其性。形者,方圆平匾之类,可以笔取者也。势者,转折趋向之态,可以笔取,不可以笔尽取,参以意象,必有笔所不到者焉。韵者,生动之趣,可以神游意会,陡然得之,不可以驻思而得也。性者,物自然之天,技艺熟极而自呈,不容措意者也。此竹懒(李日华)语。能明乎此,可以言画矣。

    芙蓉翠鸟 中国画 36×42cm 1957年 南京博物院藏

    ◎写生无敛浮气,待意思静专,然后落笔,方能脱尘俗,发新趣也。此正叔(程颐)语,正是写生家当着意。

    秋艳 中国画 45.3×82.3cm 1960年 南京博物院藏

    ◎文可以别体类,余谓画亦可以别体类,简约、繁丰、刚健、柔婉、平淡、绚烂、谨严、疏放也是。笔简意赅,神情毕露者,画之简约体也。细密精致,丰满充实者,画之繁丰体也。雄伟健劲,而有气概者,画之刚健体也。温雅秀丽,而富神韵者,画之柔婉体也。笔迹浑璞,不假妆点,而力求真纯者,画之平淡体也。意匠巧妙,赋采鲜妍,而力求丽者,画之绚烂体也。统体用密,不逾规矩,精微谨细,一笔不苟者,画之谨严体也。笔形简约,得之自然,不加雕琢,不论粗细,随意落笔,意溢乎形者,画之疏放体也。

    双飞雁图 中国画 71.6×51.5cm 南京博物院藏

    ◎艺术之最后成就,往往简单而深刻。然欲达此目的,必先经过苦练,求其精确,若着手便简易,则流于肤浅俗滥矣。于冗处求清,乱中寻理,交枝接柯,繁花乱蕊,虽多不厌,此言画梅之体格也。疏而不脱,密而不乱,因变纵横,得其理,则一叶不为少,万竿不为多,此言写竹之体势也。(摘自陈之佛《学画随笔》)

    和平之春 中国画 169.3×86cm 1960年 中国美术馆藏


    春江水暖 中国画 98.6×41cm 年代不详 中国美术馆藏

    鸣喜图 中国画 167×93.6cm 1959年 中国美术馆藏

    瑞雪兆丰年 中国画 114.2×55.4cm 1956年 中国美术馆藏

    樱花小鸟 中国画 110.8×32.3cm 1959年 中国美术馆藏


    樱花蓝雀 中国画 63×31cm 1956年 南京博物院藏


    鸳浴藕花 中国画 111×58.9cm 1955年 南京博物院藏

    红柿小鸟 中国画 53×39.1cm 1953年 南京博物院藏

    花荫觅食 中国画 69×36cm 1957年 南京博物院藏

    槐荫双鸠 中国画 93.5×40.5cm 1952年 南京博物院藏


    荔枝绶带 中国画 50.5×34.8cm 1956年 南京博物院藏

    榴花芭蕉 中国画 62.7×33.6cm 1956年 南京博物院藏

    梅鹤 中国画 130.2×62.3cm 1956年 南京博物院藏

    三花一景 中国画 92×26.7cm 1961年 南京博物院藏

    文猫伺蝶 中国画 112.8×52.3cm 1952年 南京博物院藏

    雪芦双雁 中国画 100.15×42cm 1960年 南京博物院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