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其昌“南北宗”论的重要影响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9-30 73 阅读
  • 举报

    明代末期,随着吴门画派渐趋衰落,松江画派继之而起,称雄画坛。该派代表人物董其昌成为画坛领袖人物,董其昌除擅长书画外,在画论领域也很有建树。在画史上,董其昌的名字是与“南北宗论”连接在一起的,正因为此,董其昌在画史上的地位也更重要。“南北宗论”涉及到中国绘画流派发展的准则,也涉及到文人画的估价。在绘画史上,它是极其重大的问题。既然重大,则首先提出这个问题的是谁?对此,美术界有多种看法。读王伯敏先生《中国绘画通史》一书,我认为他的推理较为可信,可以作这样的理解:莫是龙提出在先,董其昌继之于后,陈继儒则推波助澜于其中。因为三人之中,董其昌名最大,影响最大,故对此论的提出,可推董其昌为代表。

    “南北宗”论的主要观点和思想倾向

    董其昌“南北宗”论所蕴涵的主要观点及思想倾向我们可以从其言论中略知一二,他说:

    “禅家有南北二宗,唐时始分;画之南北二宗,亦唐时分也。但其人非南北耳。北宗则李思训父子着色山水,流传而为宋之赵干、伯驹、伯骕以至马、夏辈;南宗则王摩诘始用渲淡,一变勾斫之法,其传为张盘、荆、关、郭忠恕、董、巨、米家父子,以至元之四大家。亦如六祖之后有马驹、云门、临济,儿孙之盛,而北宗微矣。”

    明 董其昌 青弁图

    纵225厘米,横66.88厘米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藏

    对于南北分宗,董其昌虽然以随感形式加以笔录,但综合他的有关言论,可以归纳出其分宗之说的基本观点;其一,山水画和佛家禅宗一样,从唐代起便划分为“南宗”与“北宗”两个系统,后世的山水画一直沿着这两个系统在传承发展。其二,南北之分,并非指地理位置的区别,而是以“南禅”和“北禅”的不同修行体验,分别意指山水画的两种创作倾向。其三,南宗源自“顿悟”,使创作充满“士气”,使画家在“烟云供养”中享受安闲的天趣;北宗出于“渐积”,使创作刻板造作,使画家劳心费神。其四,从技法风格方面看,南宗重渲淡,故随意自如,圆柔疏散;北宗重勾斫,故严谨方刚,刻画着意。两宗相互对立,互不影响牵涉。这种理论用佛家禅宗南北派的“顿”“渐”之说,来隐寓和解释山水画的风格、派别及创作观念等问题,对当时和后来的中国画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贯穿董其昌“南北宗”论派别划分的主要思想是,推崇水墨或加浅绛的山水画,贬低工笔青绿设色山水画;推崇文人画家,贬低工匠和职业画家。在创作方法上,主张用类似于佛教禅宗的“顿悟”说,反对北宗的“渐悟”。这种为使文人画发展不入“邪道”的初衷,是由于董其昌意识到当时浙派余脉的“徒呈狂态”的时弊,也意识到市场化引起的制泛造流的习气,在这种“两面受敌”的情境之下,董氏“南北宗”思想论出有因,以图为文人画全面占领画坛建立理论基础和价值标准。

    董其昌 1631年作 溪山清樾

    “南北宗”论的重要影响

    由于董其昌“南北宗”论在画坛上的重要地位,后世评论家对此众说纷纭,褒贬不一。但我认为“一味褒”或“一棒打死”都是不客观的,我们应该站在历史的角度,一分为二地对待。“南北宗”论在对后世的影响中虽有其偏颇的一面,但他的提出就其本质而言,毕竟是绘画美学史的一种进步,这是我们首先应该肯定的。

    董其昌“南北宗”论作为一门理论成果,在山水画创作领域的影响更是不容忽视,特别是在明清时期。从某种程度而言,清代山水画,是对董其昌思想的一种注释和回应。自然,董其昌的艺术思想与清初画坛结下不解之缘。其一方面颇能迎合清王朝的政治需要,康熙皇帝曾命人四处搜寻董氏墨迹,以示对传统文化的珍重。帝王所好,对画界时风影响颇大。另一方面,董其昌的思想和实践又迎合了清初文人画自身发展的需要。董其昌的“南北宗”论,到清代则将“南宗”演变成“正统”“正宗”,其代表画家有王时敏、王鉴、王翬、王原祁,合称“四王”,再加上吴历、恽寿平,又称为“清初六大家”,他们在画法理论上深受董其昌影响,在清代画坛上占有主流之势。

    董其昌 仿黄子久山水 立轴

    另外,我们从董其昌“南北宗”论的言论中不难发现他基本的一个美学观点,即“尚率真、崇士气、重笔墨”,这在很大程度上提纯了绘画语言。崇尚平淡天真,反对一味描摹自然,这对当时画坛上出现的“不少画家仅仅着眼于师承形貌,既无师造化而来的胸中丘壑,也无包孕古人长处的识见和修养,大多偏于笔墨形模的仿效”的流弊,可谓当头一棒,为许多画家指明了绘画方向。“南北宗”论崇尚“南宗”,推崇文人画,又在很大程度上促使画家提高自身文化修养,而画家文化修养的提高又能够促进绘画的发展。这一点即使在当今画坛也依然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当然,我们在充分肯定董其昌“南北宗”论积极意义的同时,也应客观地分析其消极影响。

    董其昌“南北宗”论的主要思想倾向即“亲南疏北”。我们观察中国山水画的演变历史,可以发现董其昌所提倡的“南宗”派山水“儿孙之盛”,而“北宗微也”。如此看来,在董其昌“亲南疏北”思想的影响下,“南宗”可谓锦上添花,而“北宗”则几无出头之日。事实上,历代各派绘画各有所长,董其昌“亲南疏北”思想造成近古“北宗”绘画发展迟缓,是其思想的一大局限性。再者,董其昌“南北宗”论中排斥工匠和职业画家,也是有失公允的。工匠和职业画家与文人画家相比,生活在基层,生活经验丰富;文人画家的文化修养又非工匠和职业画家所能及。两者各有优劣,如能互为借鉴,则对绘画的全面发展是极为有利的。

    董其昌 关山秋霁图

    以上我们主要谈了董其昌“南北宗”论的提出、主要观点,并用较大篇幅从两方面论述了“南北宗”论的影响,试图对“南北宗”论有一个较为明晰和客观的认识和评价。董其昌“南北宗”论作为中国古代的经典画论,其贡献是主要的,但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所产生的消极影响也不容忽视。总之,我们应一分为二地看待此问题,让它在历史的进程中体现其更高的艺术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