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高度

  


  林纾(1852~1924),近代文学家、翻译家。字琴南,号畏庐,别署冷红生,福建闽县(今福州市)人。晚称蠡叟、践卓翁、六桥补柳翁、春觉斋主人。室名春觉斋、烟云楼等。早年曾从同县薛锡极读欧阳修文及杜甫诗。后读同县李宗言家所藏书,不下三、四万卷,博学强记,能诗,能文,能画,有狂生的称号。光绪八年(1882年)举人,官教论,考进士不中。二十六年(1900年),在北京任五城中学国文教员。所作古文,为桐城派大师吴汝纶所推重,名益著,因任北京大学讲席。

  辛亥革命后,入北洋军人徐树铮所办正志学校教学,推重桐城派古文。后在北京,专以译书售稿与卖文卖画为生。曾创办“苍霞精舍”——今福建工程学院前身。工诗古文辞,以意译外国名家小说见称於时。复肆力於画。山水初灵秀似文徵明,继而浓厚近戴熙。偶涉石涛,故其浑厚之中颇有淋漓之趣。其题画诗云:“平生不入三王派,家法微微出苦瓜,我意独饶山水味,何须攻苦学名家?”花鸟得其师陈文台之传,淡墨薄色,神致生动。

  绘画对于林纾来说也是营造其精神家园的一种重要方式。他晚年闭门谢客,“专意绘画,不恒译书”,在自己的书斋画室里,构建属于自己的“世外桃源”。年近七十还每天六七个小时站在画桌前作画,其晚年山水画境界造诣大增。郑逸梅在《林琴南卖画》一文中说“小说泰斗林琴南兼擅丹青,山水得宋元人遗意。

  


  (一)夹岸桃花似渥丹,渔郎清晓犯春寒。仙源不画非无忘,正面文章着笔难。林纾写意。辛酉嘉平。

  


  (二)道人耐得一秋闲,镇日无人款竹関。漉起半缸新熟酒,登楼来看雨余山。余在雨中有此状况。比来长安,宁夏得此,然仰梦,无时不在苍霞湖上也。林纾记。

  


  (三)细泉幽咽杂轻冰,雪岭何人犯雪登。梁格庄西山不断,记曾冒冻谒崇陵。纾识。

  


  (四)昆明湖水罢宸游,今日湖心许荡舟。哽咽岂堪识艮岳,一分柳色一分愁。辛酉冬,林纾写于烟云楼。

  


  (五)绕屋松篁山气寒,道人长日据床看。昔年屡有征书及,颇自回翔惜羽翰。辛酉冬,雪后作,林纾写。

  


  (六)龙山祠圮断碑荒,今日谁谈武当王。藩镇收场类如此,空留江水咽钱塘。畏庐并识。

  


  (七)渐近南漳景渐奇,垂垂弱柳含芦漪。秋风徐动秋衫薄,忍着新凉听画眉。余在杭州,每逢秋中必至西溪之苇荡,即南漳湖。土人称芦花为罗蓬蓬。余辄停舟其间,日暮始反。畏庐并识。

  


  (八)飞阁凌虚绝点埃,清溪如拭放舟来。是间仿佛桐江水,我欲吹箫过钓台。辛酉冬,畏庐老人林纾写。

  


  (九)新词我笑张春水,欲识花香作么生。争抵道人空色相,倚松静听出山声。林纾识。

  


  (十)琼岛春阴柳万丝,感春却值我来时。无情烟日萧寥地,自拨长条读御碑。辛酉冬,林纾谨识。

  


  (十一)暮雨南陵水寺钟,乡心入夜起重重。怪他酒味年来薄,大半乡心较酒浓。辛酉冬,林纾识。

  


  (十二)小溪流水漾轻沙,烟际山居三两家。认是兰亭旧游地,冬青不见见梅花。辛酉冬,林纾识。敬恒仁兄大人雅属。林纾补题。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