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作画时须凭一股气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3-31 浏览:88
  • 举报

      


      吴昌硕 富贵坚固

      吴昌硕是我国近代有名的,集诗书画印于一身的艺术大师。不管是他的书画印章,还是诗歌文集,皆透出一股苍劲郁勃之气。其以金石入画,纵横驰骋,大气磅礴。

      


      吴昌硕 牡丹水仙

      吴昌硕的书法绘画极力主张气势,他常说:“作画时须凭一股气。”为诺上人画荷赋句:“墨池点破秋冥冥,苦铁画气不画形。”在他的画语和题跋中经常提到关于"气"的内容,如"梦痕诗人养浩气,道我笔气齐幽燕",等等。

      


      吴昌硕 风竹

      


      吴昌硕 风竹

      吴昌硕画竹是久负盛名的。在他的笔下,画谱中竹叶的“个字”“介字”等程式化表现手法难得一见,他画竹枝干以纵向取势,竹叶则横向取势,满纸生风,凛凛 袭人,具有动人心魄的气势。他自谓生平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诸如“离奇作画偏爱我,谓是篆籀非丹青”、“画与篆法可合并,深思力索一意唯孤行”之类夫子自道时有所见。

      


      吴昌硕 金错刀

      《宣和画谱·李煜》记载:“李氏能文,善书画,书作颤笔樛曲之状,遒劲如寒松霜竹,谓之金错刀。”吴昌硕画竹曾题“金错刀”,笔下墨浓如漆,劲笔横扫,重叠飞白,无所顾忌,正如他论画所讲的“作画时须凭一股气”、“苦铁画气不画形”。

      


      《梅石图》 吴昌硕 作于1926年

      他将画梅称为“扫梅”,与米芾的“刷字”可谓异曲同工。吴昌硕的笔墨功夫曾得到任伯年的称许,但吴昌硕没有以笔墨自矜其能固步自封。既有书法、篆刻及诗文等多方面的修养,又踏踏实实地学习绘画,使他成为名副其实的画家,而不是一般满足于逸笔草草的票友,这是吴昌硕的高明处,也是学吴昌硕的不易处。

      


      苔石花卉图 吴昌硕 立轴 纸本设色 作于1916年

      70岁以后是吴昌硕绘画的巅峰时期。这一时期,吴昌硕的绘画真正将诗、书、画、印融为一体,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晚年的吴昌硕,创作了以“重、拙、大”的金石笔法入画的大量花卉作品,把金冬心、吴让之、赵之谦以来融金石书法于绘画的潮流推向新的阶段,成为“金石大写意”画的最高成就者。

      


      吴昌硕 兰香四时

      吴昌硕晚年除了因卧病,万不得已偶尔搁笔以外,每天写字作画,从不间断。直到逝世前三天,他还画了一幅兰花,照样气势宏阔,毫无衰颓之气。冯君木曾在这幅画上作了这样的题记:“缶庐(吴昌硕)先生以丁卯十一月六日卒。是帧其三日前所画,翌日即中风不能语,盖最后绝笔也。苍劲郁律,意气横溢,将非庄周所谓神全者耶?”

      


      吴昌硕 依样

      


      吴昌硕 富贵牡丹图

      


      吴昌硕 岁朝大喜图

      


      吴昌硕 云影珠光图 纵152厘米 横83厘米

      


      吴昌硕 遐龄多子图

      


      吴昌硕 竹下小犬

      


      吴昌硕 傲霜

      


      吴昌硕 牡丹水仙花卉图

      


      吴昌硕 秋日芙蕖图

      


      吴昌硕 天竺顽石

      


      吴昌硕 真龙

      


      吴昌硕 泰岱片云

      


      吴昌硕 荷池秋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