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沈周的花鸟画艺术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17 浏览:114
  • 举报

      明之前也有水墨写意花鸟,但主流仍是以勾染为主的,而且宋院体花鸟在元代仍保持着很大的影响力。包括钱选、王渊的花鸟画还是保留着院体的体制,只是变色为墨,变富丽为淡雅,变拘谨为灵动罢了,只有到了沈周,花鸟画才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写意花鸟代替勾染一派真正成为花鸟画坛的主流,明代的画家大都受过沈周的影响。沈周的花鸟画开创了文人水墨写意花鸟画的先河,扩大了水墨写意花鸟画的题材,他独特的绘画思想和表现手法影响了整个明清画坛直至近代现代而不衰。

      沈周在绘画史上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他被誉为吴门画派之祖,他在山水画方面的成就和贡献广为人知,但是他在花鸟画方面的成就及影响却很少有人提及。沈周作为“吴门画派”的创始人,他继承元人,并加以创新,形成了自己的绘画特色,影响深远。本文通过对沈周当时社会环境,结合对其作品的分析,来研究其不同时期的绘画风格,再把他与同时代的花鸟画家相比较,来进一步研究,最终得出沈周花鸟画的艺术特色,及其成就和影响。

      


      明·沈周 雪树双鸦图轴

      纸本水墨 纵132.6 厘米 横36.2 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一. 沈周所处时代背景

      每一位艺术大师的成长都与其生长的时代息息相关。沈周所处的时代正是南宋与元代画风交错抗争的时代。南宋画风就是以南宋李唐、马远、刘松年、夏圭等人为代表,其画线条刚硬,效法浓烈,水墨苍劲,偏于格法。然而元代画者多为文人,中国的文人受儒、道、释的影响最大。他们大多主张高雅、柔静、中庸,反对低俗、激烈、刚强。画家受到政治的约束较少,他们各抒胸臆,以赵孟頫为首,形成了元代枯寒空灵、清高绝俗的画风。

      明代中期,明朝与元朝的敌对情绪基本消除。由于政治中心北迁,统治者对南方画家的束缚大大减少。明初,苏州画坛大批画家被杀,但是苏州画坛所具有的深厚的元画传统并没有随之消亡。其中出现了一批杰出的文人画家杜琼、谢晋、沈贞、沈恒等尤为突出。他们对元明的画风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同时他们也是吴门画派的先驱,他们对于“吴门画派”的兴起可谓功不可没。

      沈周被誉为吴门画派之领袖,他在山水画方面的成就非常大,可谓古代山水画名家。沈周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是因为他有良好的家传,他师古人与师自然相结合,融汇贯通,最终形成自己在山水方面独特的艺术面貌。

      


      双鸟在树图轴

      纸本墨笔 纵140 厘米 横52.2 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二. 沈周作品分析

      沈周在山水画方面的成就和贡献广为人知,但是他在花鸟画方面的成就及影响却很少有人提及,下文将结合他的作品进行分析得出其花鸟画绘画的真谛。

      《仿王渊花鸟图轴》这是沈周早期的一副作品,几乎是现在所能见到的最早花鸟画作品。该画是沈周四十二岁时的作品,纸本淡墨,该作品所画内容是黄菊、丹桂、芙蓉、竹石。构图较为得当。如:双鸟的互应,黄菊与山石的虚实关系,桂树在出枝与点叶上的疏密关系等方面表现得非常恰当。在技法方面,勾染被点运用恰到好处。如:沈周在画中对石头的处理则借鉴其山水画法,使他的作品呈现多种面貌,更具意韵。仔细分析出这幅作品清晰淡雅的绘画特色,这也是沈周花鸟画作品早期的主要特色。

      


      明·沈周 花鸟册之四

      纵30.3 厘米 横52.4 厘米

      苏州博物馆藏

      《松下芙蓉图》是沈周六十三岁所作,该画所绘的主要内容就是松树与芙蓉以红色信笔点出,复以白粉勾丝,叶则用淡青色没骨法点出,松树用浓墨勾写,整幅画面浓淡、干湿,运用得当,墨色淋漓,兼工带写。画面给人一种挥洒自如,潇洒肆意的感觉。可见沈周的花鸟画已从早期以清新淡雅为主转向以潇洒肆意为主。

      


      明·沈周 蔬笋写生图轴

      纸本墨笔 纵56.7厘米 横30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蔬笋写生图》是沈周六十三时的作品,该画的主要内容是萝卜和竹笋。构图简练,画中没有设色,只是用墨。别有一番意味。萝卜叶用浓墨和淡墨信笔点出,墨色变化跃然纸上,萝卜的形则用虚虚实实的现勾擦出来,墨色较淡,使它与后面用浓墨画出的竹笋形成鲜明的对比,又相互映衬。整个画面虽未设色,但墨分五色的效果表现的淋漓尽致。画面给人一种轻松自如的感觉。同时也表明此时沈周花鸟画潇洒肆意的主要面貌。

      


      沈周《菊花文禽图》1509年

      纸本水墨 纵104厘米,横29.3厘米

      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

      《菊花文禽图》是沈周八十三岁的作品,画中主要描绘了菊花、朱枝、公鸡、蝴蝶,从画面内容不难看出这是一副田园气息很浓的花鸟画。菊花有四朵,形态各不相同,菊花在竹枝的支撑下显的生机盎然,菊花下面有一只大公鸡,被两只舞动着的蝴蝶所吸引,正注视着他们。菊花花瓣用线勾出,花朵的浓淡变化区分明显,菊叶则用墨笔顺势点出,显的极为自然生动。菊杆采用中锋用笔,运笔之间尽显浓淡关系,苍劲有力。菊花、竹枝与公鸡、蝴蝶显出静与动之美,鸡与蝴蝶的处理都很精妙,形神兼备。整个画面表现出生气盎然的田园情趣,具有返璞归真的意境,用笔娴熟老到。从中可以感受到沈周晚期苍厚沉静的绘画特色。


      三. 与同时代的花鸟画家对比

      通过对沈周的代表性作品的分析,将其绘画特色分为早、中、晚三个不同的时期,这种比较使其不同时期绘画特色较为清晰地展现在大家面前。下面将把明朝花鸟画的发展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从中分别选出不同时期具有代表性的画家,用他们的绘画特色与沈周的绘画特色相比较,从而,进一步研究沈周绘画的真谛。

      


      明 林良 画鷹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代早期写意一派的画家最具代表性的为林良,林良写意花鸟造型准确,笔法遒劲,墨色酣畅,打破了宋代以来工整艳丽的艺术形式,林良善长水墨,从其代表作品《双鹰图》,可以看出,他用水墨作画,构图完整巧妙,用笔娴熟,但与沈周相比,还有差距。林良用笔繁琐有余,简练不足,沈周以其纵逸疑练的笔墨运用来表现其“雅人深致”,这是林良所不能及的。虽然林良在明代早期能运用水墨来进行花鸟画的创作,其成就是不容忽视的,但他与沈周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的绘画始终没有脱离院体花鸟画的规范。二者作品的意境相比,沈周显得更加逸放。

      


      明·沈周 枯木鸲鹆图轴

      纸本墨笔 纵155 厘米 横28.5 厘米

      明代末期的具有代表性的花鸟画家除了沈周之外,还有一位就是陈淳。明晚期则是大写意的泰斗一徐渭,把陈淳与徐渭放到一起同沈周进行比较,是因为在很多著录及相关资料中,都表现出他们之间的密切联系,画史通常以白阳、青藤并称。陈淳早年学画得元人法,受水墨写意的影响较深,后向文征明学画,陈淳早年师法元人,这与沈周有相近之处,而文征明是沈周的学生,所以陈淳的绘画受沈周影响就不得而知了。

      


      明 陈淳 《花卉图卷》局部

      徐渭号青藤,浙江山阴(今绍兴)人。他因开创了大写意花鸟的画风而闻名。徐渭以“无法中有法”,“乱而不乱”的画法,以及奔放自由的个性,开创水墨大写意的画风,然而这也正是在沈周与陈淳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陈淳、徐渭在中国绘画史上享有“白阳、青藤”之美誉,与沈周的奠基之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徐渭 黄甲图 纸本墨笔

      114.6×29.7cm 故宫博物院藏

      综上所述,林良虽用水墨作画,但仍未脱离院体花鸟画的规范,还不能属于文人画范畴,这点与沈周有明显的不同。然而同属于文人水墨写意花鸟画家的沈周、陈淳、徐渭,又有何不同呢?三者的画风都有“放”的特点,而沈周是逸放,陈淳也属逸放一派,由沈周而来,徐渭则属狂放,这点与沈周、陈淳都不同。然而沈周、陈淳虽同属“逸放”,但也有区别:沈周的“逸放”具有蕴蓄之意,而陈淳的“逸放”则显闲适、生动。

      


      明·沈周 郭索图轴

      纸本墨笔 纵49.4 厘米 横31 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以上通过对沈周所处时代背景,沈周作品的分析及他与其他花鸟画家的比较,可以得出沈周花鸟画艺术特色,从中不难看出沈周改变了院体花鸟,开启了文人水墨写意花鸟画风,意义重大,他的开创之功不容忽视。从沈周开始,中国的花鸟画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