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危冰丨谷雨随想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4-21 浏览:124
  • 举报



    谷雨随想


    ——写在2022年4月小区管控期间

    陈危冰/图/文


      转眼又到谷雨时,南方气温开始提升,雨水增多,江南一带渐有明显的炙热。谷雨是廿四节气中春季最后的一个节气,谷雨后就是立夏。每到此时,苏州坊间、书画界把玩各种折扇的喜好便嫣红姹紫,格外引人注目。

    春花


      苏扇虽小,却有许多讲究。扇骨有玉竹、湘妃、漆骨、红木、象牙(现在禁售)、檀香之分;扇面亦有白面、黑面、撒金、泥金之别,撒金又有分粗金、细金、夹金之不同,而夹金又分二夹金、三夹金等多种,花样百出,不一而足。


    池塘荣枯事


    《花开花落总不知



      对于书画家来说,在扇面上挥毫作画是一件极具雅趣的消谴,更是一种文化艺术修养不经意间的流露。咫尺之间,正反二面,亦书亦画,自作诗文,长短由己,各抒胸臆。记得多年前在北京国家博物馆专设馆藏明清书画扇面展,集先贤名家书画之大成。最能记住的是江浙一带的书画家:沈周、文徵明、祝允明、王宠,还有董其昌、蓝瑛、陈洪绶、四王、四僧、恽南田等。这说明成扇书画的创作和雅玩大部分都在南方,或者说集中在江浙一带,而苏扇以最能代表这门艺术而蔚为大观。苏州的各博物馆时常会举办各种专题扇展:"状元扇特展"、"怀袖雅物-苏州博物馆馆藏扇面展"、"清风雅韵-晋祠博物馆藏折扇扇面展""吴门名家扇面展"等。苏州甚至专门有一家苏扇博物馆深藏于小巷深处。


    《倚石听流泉》


    《经雨南园》



      折扇的使用具有明显的季节特征,而折扇的雅玩对于书画家而言却有着无限的乐趣,是专属于他们的一处艺术新天地,可以不分四季、不辨昼夜创造多彩世界。


    《观察》


    《别调写阳春》


      行文至此,突然忆及2007年在澳门办画展时漫步街区偶遇一家画店,其内有各色书画成扇,走近观看还是苏杭名家,制作精良乃出苏城,可见苏扇影响力之广。


    《柳色更带春烟》


    《春色正中分》


      苏扇,我们通常指纸面折扇,书画家所用之扇面都是宣纸加工而成,书画创作时跟在生宣纸面挥毫显然是不同的。制作扇面的工艺很重要,我们时常会碰到毛笔在纸面上打滑,画不上,或颜色渗透至背面,还有的干脆不发墨,怎么画都是灰暗无光泽,选料是其中的一个因素,制作的工艺确实存在技术的高低。这些年接触了不同扇庄制作的扇面,遇到了各种质量的差异,起先很无奈,但画得多了,经验也丰富了,办法总比困难多。譬如遇上不发墨的扇面,直接改用淡墨处理,强调水的运用,变短处为长处。


    《十里蛙声》
    《岁寒三友》


      今年春节以来,特别是疫情来袭,居家时间都在弄书画折扇,把多年前积累的各式扇面拿出来总动员,借此机会拓展新的题材和手法。从泥金画到撒金,变白面至格金,水墨画到青绿,田园画到花卉,其乐无穷,兴趣满满,为今后的创作开启了另一方领域。



    《太湖岸边是我家》

    《孟夏草木长》


    《放鸭东湖上》


    《碧嶂尽晴空》


    《春长好》


      "一弯谁翦剡溪笺,雪色照人鲜,湘筠削骨劳工制,最堪怜、舒卷轻便,动处清风披拂,展时明月团圆,流金烁石势如然 …"现在人们防暑降温已经有足够的办法,而今纸扇轻摇,更多的是一种文化的象征,跟季节的实用已经很少关联。而一柄用料讲究、名家制作、大师书画的苏式成扇,早已成为藏家的追捧之物。反观折扇流传至今,所谓怀袖雅物,更多承载着工匠、艺术家、士人和藏家的文化传承,是另一种艺术的脉络。作为书画家,更可以于方寸之间,妙用苏扇的材质和调性,构思出无尽的可能,挥洒出这个季节的另一抹春色。



        陈危冰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会员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事

        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

        李可染画院研究员

        苏州市政协书画室副主任

        苏州美术院院长

        苏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

        一级美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