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山水画的独特性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5-08 浏览:57
  • 举报


      齐白石 松山闲居

      在世纪大变局之中,齐白石一生都与官场和政治保持距离,既是受陶渊明的文人隐逸思想影响,也是秉持一个普通民众对于清平安定生活的向往。齐白石的山水画受到保守派的攻击的同时,得到陈师曾、徐悲鸿和一些知己的赞誉,法国画家克罗多、捷克画家齐蒂尔、日本外交家须磨弥吉郎都认为齐白石的绘画具有现代性,甚至将他誉为“东方的塞尚”。那么,齐白石山水画的独特性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齐白石 送学图

      1.深耻临摹,画吾自画

      齐白石早年学画的条件并不好,是《芥子园画传》带领他进入中国画的殿堂,早年在家乡湘潭所见也仅是“四王”传派的作品,缺乏名作时时揣摩临习,这反而使他受传统的束缚较少,不拘泥模仿前人的笔墨程式。对于古代画家,齐白石欣赏那些有独创性的画家,他不是学习这些画家具体的技法和笔墨,而是革新精神与奇趣。

      1903年,齐白石第一次远游到西安、北京之时,便对金农,特别是石涛、八大的山水画产生了兴趣,认识到其独创性并开始学习。他常在日记里流露对石涛的崇敬之情,金农画佛、画竹的赝本、伪本,他却认为“格局用笔无妙不臻殊”,而对于“四王”,他几乎都没有正面的评价,其深层原因,就是因为他“生平作画耻摹仿”。他晚年曾对学生李可染说:“我乡居数十年,又五次出游,胸中要画的东西很多,但这次看到吴(昌硕)的画册,却受到了约束。”他要表现的不是古人的图式和程式,而是自己对于自然山河的热爱,画吾自画。仅这一点,齐白石就超越了他身处的时代。

      


      齐白石 疏林远岫

      2.天趣胜人,巧思奇趣

      齐白石中年的“五出五归”深刻地影响了他的山水画创作,这种影响至老不衰。尽管除了1936年的蜀游,老年的齐白石不再作远游,但早年的游历得来的画稿和印象不时萦绕在他心中,他将远游的画稿和对家乡的思念融入画中,即使到了暮年,他的山水画仍不是脱留自然的程式化的笔墨表现,而是富有生活情趣和自然美感的诗意画卷。

      


      齐白石 看山寻句图

      从来没有一个画家像齐白石那样对于季节、时间和地理特征如此敏感,在他的作品中,自然丰富而多彩,日出的朝霞满天、黄昏的一抹夕阳,月夜的静谧、雪景的晦暗、秋树的灿烂、江上的帆阵波光、山间的云气雾霭……他用画笔表现时光的流转、季节的变化。一犁春雨,一树桃花,风拂杨柳,万顷翠竹,池塘中的游鸭、江畔的鱼鹰、树梢的归鸦、田间的耕牛、溪涧的蝌蚪、山间嬉戏的孩童……都是对家乡的怀念,对儿时玩伴的回忆,有着田园牧歌似的诗意。他将一腔赤子之心,倾注在笔端,书写着对自然的热爱和礼赞。

      齐白石的山水画布局立意,总是反复构思,不愿落入窠臼,他曾说:“山水要无人所想得到处,故章法位置总要灵气往来,非前清名人苦心造作。”又说:“山水笔要巧拙互用,巧则灵变,拙则浑古。合乎天天之造物,自轻佻溷浊之病。”齐白石的山水画在构图上受其花鸟画的影响,大多十分独特,充满巧思。他的立轴大多采用狭长的画幅,这种画面很难安排景物,但齐白石往往能出人意料,运奇造险,奇趣横生。

      


      白石老屋图

      3.用笔拙朴,赋色丰富

      齐白石的山水画早年学习《芥子园画传》并受湖湘一带流行的“四王”末流山水画影响,用笔细弱。“五出五归”之后,他的《借山图》用笔开始持重工稳,概括简练。“衰年变法”后,受吴昌硕为代表的海派大写意花鸟画影响,其山水画用笔也趋于拙朴厚重,痛快淋漓,富有金石气,转向粗笔山水。1922年,齐白石在一首题画诗中写道:“曾经阳羡好山无,峦倒峯斜势欲扶。一笑前朝诸巨手,平铺细抹苦工夫。”对于前朝那些被奉为正宗的山水画大师,齐白石却认为他们那种细致的用笔只是“平铺细抹”的“苦功夫”。

      


      齐白石 古树归鸦

      中国传统文人山水画大多以水墨为主,偶有浅绛或小青绿山水,但设色多简淡雅致。齐白石的山水画大多数却是明丽鲜艳的,从《石门二十四景》到《借山图》,再到山水十二条屏,一反传统文人山水画淡墨轻烟,冷寂萧瑟。他会直接用红色渲染整个天空,表现落日的辉煌和朝霞的灿烂,用一片金黄点厾出“红于二月花”的霜叶,用深浅不一的粉红点厾出连绵数里桃花,更不要说以青黛或花青绘成馒头状的远山。即使是画雪景,他也不忘在一片冷寂中加上一点温暖的红色……齐白石用单纯而丰富的色彩表现自然的美丽,毫不吝惜运用一切能使用的色彩。但他的色彩表现又是不同于西方的,齐白石遵照表现物体固有色的中国传统,充分发挥纸张和石色、水色的特性,因此,他笔下的色彩又是明净清透的。

      日本外交家须磨弥吉郎曾评价齐白石的山水画道:“他的山水画,在运用接近原色色彩的这一点上,具有印象派的作风,但骨子里却未舍弃宋元画风,是如假包换的中国作品,被外国人赞誉为东方塞尚。”

      


      齐白石  写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