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少其:想当年黄宾虹的画没人看得上,都说画“脏”!

来源: 互联网收集【声明】 编辑:小木 发布时间:2022-09-30 82 阅读
  • 举报

    我认识黄宾虹先生是在解放以后。1954年,我去上海华东行政委员会文化局工作。当时,要筹备华东文联,后来又成立华东美术工作者协会。开筹备会时,到会人很多,有傅抱石、潘天寿、唐云等,到会的人一致选举了黄宾虹为华东文联会长和华东美协主席。

    下面我谈谈黄宾虹先生给我的印象:

    黄宾虹很多地方我佩服他。黄宾虹一辈子开过两次展览会,第一次展览,我没有见过,那时还在打仗,没有机会去;第二次画展在上海华东俱乐部,是我给他主办的。展出地点很豪华,过去是外国人的舞厅,画展请了许多知名人士来参观,观众很踊跃,改变了那时大家对黄宾虹画的某些看法,那时,有的人不认识黄宾虹的画,对黄宾虹先生不够尊敬,说黄宾虹的画脏,没人要等等。其实,黄宾虹的艺术是高深的。他的胸襟,非常宽阔。他拿来一万张(包括手稿)作品,叫我挑选。老实说,当时我也不懂。我挑的好不好,对不对,他都不介意。展览会开过后,黄宾虹把全部展品,共110件,都捐献给了国家。

    那次画展后,对他有影响。他对我说:“我还要开一个花卉画展,再开一个人物画展。”他的主张是有道理的。这道理现在我还没有把它说明,他说:“学画先学人物,为什么呢?人物画要求准确。一个鼻子,画长了就变成洋鬼子,就不像中国人。画棵树,长短点问题不大。练准确,最好的办法就是学画人;其次是学花卉,花卉是有颜色的,最漂亮;第三才好学山水。”黄宾虹要求画准确,不能随便想就随便画,要长就长,要短就短,这太自由了,太自由就不自由。那末,黄宾虹的画是不是就很准确呢?我有一个体会,一个感觉:黄宾虹画的房子都是歪的,画不直。是不是不准确?一次,我乘汽车上黄山,车行在很陡的斜坡上,回头一看,啊!果然房子是歪的,显得山更高,不歪山就不显得高,这是他的观察体会,这就是他在绘画中要求的准确。

    黄宾虹先生对共产党、新中国一片赤忱。解放后一段时间,眼睛白内障,失明,看不到东西,但他那时却写了一张 尺长的画论横幅——《画学篇》,从盘古开天地,羲皇结绳绘事,论述国画艺术流派的优缺点,一直说到明清和近代,是一篇精炼的画史画论总结,横幅后附有几行小字,说明他眼睛看不到,是摸着写的。看不着还要写,这是为什么呢?他说:“我没有看到共产党会这样地好!” 这幅《画学篇》是送给我的。他还送给我两件东西,一件是“音石”这块石头是他心爱的,他每天作画都要观赏一下,以小见大,他要求画石头时,要做到丑、透、漏、瘦四个字。将来,我把这块“音石”送给纪念馆保存,让更多的人能观赏到黄先生的珍贵的文物。还有一件东西,是一个写生盒。黄宾虹先生出外写生都带着它。盒子红色,后面有“敬垒”两个字。这个盒子,已转送给我的一个好友了,他现在把大部分家藏文物都捐献给了国家,唯独这只盒子珍藏在身边。

    黄先生把这两件心爱的东西赠送给我,心意是很显明的,对党、新中国、新社会一片赤忱,我算什么呢?不过那时负责这方面的工作罢了。

    有一件事,我一直感触很深:黄宾虹那时已经九十多岁,杭州到上海,又从上海回到杭州,他都不坐快车,要坐慢车,这个我做不到,打死我也做不到。从上海到杭州要坐一天。他为什么要坐慢车呢?他每到一个车站,都要下来写生。这太累!这种精神真了不起,我们在座的人都要好好向他学习。

    黄宾虹深入生活,到各地写生,一生都没有停止过。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有许多好的写生方法。他送我《雁荡山写生》卷子,一共32张,他的写生,主要是钩山的轮廓。那笔墨线条真好!勾山的轮廓,回来再加工,添树,加房子……不是一次画成,但是这画稿是写生的。黄先生也画香港。他画香港,不画洋房,他画没有洋房的地方。这也是黄先生的一种表现手法。但是,有一点同别的画不同,他用青绿。黄先生年纪大了,阅历不同,可以看出,他仍在寻求新的表现方法。我相信黄宾虹先生如果活到现在,他也要变。他既然热爱我们的祖国,祖国面貌起了变化,他的画能不变化吗?我相信黄宾虹先生也会画洋房,画一切新的景物的。

    黄宾虹先生的治学精神我们要认真学习:坚持既师古人又师造化。学习古人同时要学习自然,就是师造化,这两方面不可偏废。只师古人,容易走斜路,这是有教训的。清朝的“四王”,就是只师古人不师造化,他们的画苍白无力,毫无生气。现在,如果哪一个只师黄宾虹,不师造化,他肯定也要走斜路,越学得“像”越坏。现在有这种风气,要注意。

    黄宾虹在学习古人上做了大量艰深的研究工作:他把中国所有关于美术的理论,都搜集起来,编成《美术丛书》、20函,等于《鲁迅全集》,这个功夫是了不起的。这同他的画,有没有关系?我认为有密切的关系。另外,还有读画,就是看画、鉴别、评判,黄先生在北平故宫艺术鉴定委员会多年,故宫的画,大部分他都认真看过,评定过,而且许多画还认真临摹过,可以说,只有看过,临过那些画,评判优劣,吸取精华,去其糟粕,而后才有黄宾虹自己的画。

    黄宾虹还重视书法,搞金石篆刻研究,他曾说渐江的画为什么好?就是书法好,渐江画黄山的松树,画卧龙松并不像,但是书法太好了,笔法是书法,画得不像也好。黄宾虹先生的书法是学古人的,金文、石鼓、篆籀都写他的线条那么有力,就是得之于金石古文,叫人百看不厌。

    黄宾虹的学问极为渊博、丰富,值得我们学习的很多,一时也讲不完。我再讲一点,就是要学习他刻苦奋斗、自强不息,几乎是用毕生的精力,敢于超越古人,攀登国画艺术高峰的雄心壮志,学画是个难度很大的工程,要博览群书,走万里路……,得身体好,得长寿,黄宾虹说学山水画,要学会舞剑。黄宾虹年轻时会骑马,年纪大了又会舞剑,所以身体好,六十九岁高龄还爬四川峨眉山,一生画了那么多的画,取得辉煌的成就,成为中国画的一代宗师,我们要学习他,也要有这种雄心壮志才好!